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2 吓住元月砂
    52

    百里昕的手掌近乎痉挛似的轻轻颤抖,将衣带捏得很紧。

    他面上的戾色一闪而没,宛如天空之中的流星,一闪即逝。

    那张漂亮的脸蛋若是愿意,总是能流露出让人欢喜的神气。

    百里昕温润的说道:“那就有劳二小姐了。”

    他缓缓的褪去了衣衫,袒露自己的身躯,更袒露自己的伤痕。

    原本在王府中,也有俏婢侍候他沐浴更衣。

    可是却与在元月砂跟前袒露的感觉截然不同。

    元月砂是个过分聪慧的女子,又不是自己的人,而自己却将虚弱展露在一个全然不能掌控的女人跟前。

    可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全身发热,已经连续几日发烧。

    纵然是勉力支撑,似也到了崩溃的边沿。

    偏生接下来,他还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做,决不能没有体力。

    元月砂不动声色打量眼前的身躯。

    百里昕他常年不见阳光,微微有些苍白的背脊上,伤口瞧着是触目惊心。

    元月砂的手指按在了他的后背,伴随元月砂的动作,自然是带来了阵阵的痛楚。

    可每次痛楚之前,元月砂手指轻柔按在肌肤上时候,却又似带来了透入心底的酥麻。

    “有一桩事情,月砂实在是有些不明白。世子身上有伤,钱袋子也没了,为何衣衫还是崭新而整齐呢?”

    元月砂忽而开口,手指间动作却也是没有停顿。

    替人处理这样子的伤口,自然是有些吓人,可元月砂动作宛如行云流水,并没有什么停顿。

    百里昕唇瓣忽而冉冉绽放一缕笑容,竟似有些艳丽的味道。

    元月砂果然是个聪明人,他也是不必隐瞒。

    “来之前,我让阿木偷了店铺里的衣衫,挑了几件合适穿戴的。还特意,特意将身上打理干净。”

    元家的人只瞧见他的高贵和心计,却并不知道之前他们是何等狼狈模样。

    他们三个人一身污秽,比街道上的乞丐差不了多少,身上的脓血恶臭更是吸引来蚊虫苍蝇。

    百里昕甚至用熏香来遮掩身上的血腥味,他一时找不到好的,只能用些艳俗的次品。

    “不过二小姐鼻子灵敏,也是没有瞒过你。”

    他知晓,自己要无比高傲的来到元家的跟前,否则纵然拿出证明身份的玉佩,也会遭受羞辱和盘问。

    贵族的风仪虽然是没有用的东西,可是有时候却也是一种武器。

    百里昕因为发烧的缘故,面颊之上也是冉冉浮起了两片晕红,一双眸子更是出奇的明润。

    他让元月砂忍不住再一次感慨。

    百里昕这个年纪已然如此心计,长大了还得了。

    元月砂处理完伤口,用清水缓缓洗去手上的污秽。

    百里昕自己缓缓穿好衣衫,他烧热一时未退,不过伤口敷上了凉丝丝的药膏,倒也是舒服了不少。

    百里昕瞧着元月砂,内心浮起了浓浓的疑惑。

    无论如何,元月砂绝不是个寻常女子。

    不仅仅是元月砂的聪慧,还因为别的。

    自己解衣,让元月砂敷药。若换做别的女子,纵然不能拒绝,也会担心坏了名节,因此不免会神色恼恨或者羞涩。

    然而元月砂却也是十分坦然。

    百里昕自然有许多话儿想问元月砂,可话儿到了唇边,却也是不觉生生咽下去。

    如此局势,却也不是纠缠这些事时候。

    他没想过自己会遇见这个奇异的少女,却并不是增添一个敌人的时候。

    百里昕的问话也变成了别的:“元二小姐以前学过医术?”

    元月砂微笑:“不过是学着玩儿,也没怎么医过人。”

    百里昕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嘲讽,却故作什么都听不懂。

    阿木、阿忌回到了房中,他们眼见百里昕面色好了许多,也松了口气。

    元家让湘染送上膳食,倒也样样精致。

    百里昕喝了一口粥水,瞧了元月砂一眼,忽而不觉微笑:“如今我已经落难了,不必拘泥于礼数,大家一起用膳吧。”

    元月砂并没有客套,而阿木、阿忌也来到了桌边一起吃东西。

    瞧得出来,三人这段日子很受了些苦。

    阿忌和阿木一上桌子,吃东西都很快,可见是饿了。

    反而是百里昕,他慢慢的喝粥,他也应该很饿,却绝不会失去雍容气派。

    这种优雅纵然是一种虚伪,百里昕也是修炼到了骨子里面去。

    他漂亮的脸蛋慢慢添了一点儿活气,渐渐有了精神。

    活过来的百里昕,那漆黑的眸子里添了一层淡淡的雾气,似乎是隐藏了狡黠的邪恶,又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引诱味道。

    “元二小姐,可有害怕?”

    元月砂轻柔的说道:“若是张须眉的手下不知晓世子在这儿,咱们也会没有事的。”

    “这世上没什么秘密能守得住的。张须眉的手下善于打探消息,并不容易遮掩行踪。”

    百里昕缓缓的喝了一口粥水:“其实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以阿木的身手,盗取药材和食物,还是可以做到的。不过,我并没有让他那么做。因为,饿几天不会死,可是如果行踪暴露,就一定会死。”

    他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碗,认真的看着元月砂。

    元月砂聪明,应该知晓自己是什么意思。

    百里昕手指拂过了嫣红的衣衫:“不过如今,我让阿木偷了这一身行头。码头之上,不少人瞧见我上了元家的船。”

    这大红的衣衫,也是格外的扎眼。

    不会不被留意的。

    张须眉是雄踞江南多年的悍匪,他自然懂得要抓一个人,要分外留意水陆码头。

    阿忌和阿木都有些愕然,尤其是阿忌,吓得脸蛋都白了。

    百里昕缓缓说道:“最多一天,张须眉的匪军就会找来,也许一天都还不到。”

    百里昕全盘交代,自然是有他的计划。

    而这个计划之中,就需要吓住元月砂。

    在他看来,元月砂虽然聪明,可是如今也应该害怕了。

    可偏偏,元月砂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元月砂不动声色,慢悠悠的再吃了一块桂花糕,才开了口:“豫王世子特意挑了一件大红衣衫,是生怕别人不留意吧。既然是这样子,好似世子这样子的聪明人,自然应该有脱身之策。”

    百里昕心里浮起阵阵异样,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尤其是眼前的女子,实在是太过于镇定了。

    不过如今,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格外的重要。面对元月砂,他实在也是没有更好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