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8 杀人灭口
    凌麟容色阴沉,面色却变幻不定。他想到了苏颖,若自己娶了她,对前程大有裨益。这女人虽然并不如何安分,可是自己一定能驯服她。

    他无视苏颖的狠辣,不单单是苏颖的绝色,还因为苏颖在苏家的身份地位。

    当然,若苏颖是苏家嫡女,凌麟也绝不敢奢想。

    可苏颖是苏家的养女,名头虽盛,却并非高不可攀。

    只要,自己彻底跟海陵郡那些逆贼划清界限。

    凌麟心中百感交织,心中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愫撞击。

    他心情激动,忽而狠狠的按住了胸口,竟似觉得眼前微微发黑。

    凌麟暗自警惕,他知晓自己一旦过于紧张,就容易发病。

    他缓缓的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无视那一张张惊讶错愕的面孔。

    此刻,元月砂仍未解下眼睛蒙的丝带,这些人影都是模模糊糊的。

    湘染在元月砂耳边低语:“他去的那一边,有四个人,三男一女。风徽征、百里策、苏暖、苏颖。”

    元月砂微笑:“瞧来指使凌麟杀我的,必定是这其中之一。”

    凌麟并没有认出他,受人指使来杀人。

    他是个倨傲的人,能使唤得动他的也不多,必定是人中龙凤。

    既然如此,凌麟动了出卖自己的心,一定会下意识去找这个人。

    那又会是哪一个呢。

    就在这个时候,凌麟停住了脚步,忽而转头看着元月砂。

    湘染慢慢的捏紧了元月砂的手掌,手心满是汗水。

    若揭露了元月砂逆贼的身份,她们会死在这儿的。

    元月砂颤抖着摸索湘染手掌,另一只手叠上,却笑眯眯的:“我感觉到有人看着我,是不是阿麟,是不是他,他是什么眼神?”

    湘染悲愤:“他好像生怕我们走了,没有一点愧疚和迟疑。他瞧咱们,是担心我们要跑了。”

    元月砂眼睛被银色带子蒙住,却对凌麟微微一笑。

    凌麟忽而升起了一股子的厌恶之情,他忽而拿起了香囊,狠狠的在鼻端嗅了几口。

    这是凌麟一个习惯,要做一个重要决定时候,他都会这样子。

    他猛然转身,看着苏颖绝世的容貌,凌麟眼睛一亮。

    苏颖这样子绝世美人,才是他人生之中的光。

    可方才萦绕在胸口的郁闷沉重却并未消失,反而越发严重。

    凌麟隐隐觉得不妙。

    咚!咚!好像有人重锤敲打他的胸口。

    众目睽睽之下,在场之人忽而听着咚的一声,却也是凌麟眼睛瞪得大大的,栽倒在地。

    他的手,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咽喉。

    此时此刻,他已然是咽喉肿胀,一句话儿都说不出来。

    不止如此,凌麟甚至不能呼吸,脸颊渐渐涨得紫红。

    是了,若让花粉吸入了咽喉,就会如此。

    可是这里似乎并没有花粉?

    凌麟实在不知晓哪里出了问题。

    那揉得稀烂的香囊却静悄悄的落在了地上。

    凌麟啊啊的叫了两声,咳出了鲜血。

    他喉头肿胀,什么话儿都是说不出来。

    而凌麟这个样子,更是吓坏了众人了。

    别人不知晓发生何事,只觉得他样儿十分可怖。

    也是不敢向前。

    就算痴心凌麟的蓝家姑娘也不敢。

    混乱之中有人叫嚷着酒中有毒,更是人心惶惶。

    凌麟一双眸子,凶狠的在人群之中寻找元月砂。

    他果真没猜错,果真没猜错!

    这个女人一定是先动了杀机!

    这个贱人!

    好在,他目光逡巡,终于寻觅到了元月砂。

    凌麟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双眼里都是血丝。

    他吃力的伸出手,指向了元月砂。

    元月砂走动,他的手指头也是随之移动。

    元月砂停下,他手指头也是顿住了。

    凌麟指着元月砂,一双眸子里充满了凶狠之意。

    不少人,顺着凌麟指着的方向望过去。

    此时此刻,元月砂站在了苏颖身后,一派惊惶之色。

    当然没有人留意元月砂,所有的人都盯着苏颖。

    和苏颖这样子的大美人一比,元月砂顿时黯然失色。

    元月砂悄然一笑,她早就说了,在黑夜之中宛如明珠一般的美貌,未必是什么好事。那样子的光彩,掩得别人宛若微尘,出尽风头。可是也正因为这样子,这样子的美丽宛如靶子。

    蓝斐棠又嫉又恨:“苏颖,是不是你对凌大人做了什么。”

    凌麟惊愕,怎是苏颖?蓝家这个蠢物究竟在说些个什么?

    他忽而明白了什么,元月砂故意的。

    凌麟恶狠狠的盯住了元月砂。

    元月砂一直一副怯弱、畏惧的样儿。

    她是体弱多病娇滴滴的元家二小姐,遇到这般莫名场景,自然也是应当流露出畏惧的样子。

    可此时此刻,蒙眼的元月砂似感觉到了什么,蓦然冉冉一笑。

    宛如异花初开,格外艳丽,又格外欢喜。

    落在了凌麟眼中,尽都是些个恶毒的嘲讽。

    他蓦然哇的吐了一口鲜血,气绝身亡。

    人群之中,传来一声骇然欲绝的尖叫,赫然正是唐络芙。她脸蛋一阵子的苍白,宛如见到了什么恶鬼,整具身躯瑟瑟发抖。

    若是往常,唐络芙此举必定是有失礼数,然而如今却无人多留意她。凌麟这个恶毒的男人居然就这样子死了,谁都畏惧无比。

    唐络芙吓得一阵子恍惚,这一刻她多么希望嘶吼出声,说出元月砂的恶毒。然而却不可遏制的升起了一股子浓浓惧意。这个妖女会不会有什么奇异的法术,当众弄死自己?

    却顿时不觉一步步的退后,只想离元月砂远些。

    元月砂似有所觉,却不动声色。

    蓝斐棠倾慕凌麟,难掩悲切,忽而面色一沉,厉声说道:“苏三小姐,凌大人虽然得罪了你,可是你也用不着对他动手吧?”

    蓝斐棠满腔悲愤,随即将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一直以来嫉妒的苏颖身上。

    恋爱中的女子总是出奇的敏锐的。

    也许别的人不能察觉凌麟和苏颖那缕暗昧,可是蓝斐棠却微妙察觉到了什么。

    而蓝斐棠这样子嚷出声,先是令人错愕,旋即不绝让人若有所思。

    是了,凌麟今日得罪的人不少,更特别针对这位苏三小姐。临死之前又伸手指认,这一切推断都是显得顺理成章。

    苏颖愕然!

    这个时候任何的解释都不那么有用,她一脸惶恐无辜,绝美的容貌之上流转了几许委屈,这绝色风华固然令人心醉,却也是难消众人心中的疑虑。

    想到了这儿,苏颖却也是不觉暗中生恨。

    自然无人留意元月砂。

    她悄然摘下了面上绷带,一双眸子又是漆黑。

    冷若冰清,润若美玉。

    从凌麟踏入南府郡,她便得了消息。

    她犹豫,凌麟熟悉自己,倘若无意间认出自己,那么所有的计划都毁了。绝对不可能让任何人毁了自己复仇,谁有阻碍,她便杀了谁。

    她知道凌麟有哮喘病,所以早准备好一个一模一样的香囊,里面添了能让凌麟去死的花粉。

    原本想伺机而动,换掉箱娘。岂料凌麟也不知被谁收买了,主动到了元月砂的跟前。在她动情扑入凌麟怀中哭泣时候,她趁机换掉了香囊。

    当真可笑,当年自己和凌麟在海陵郡明争暗斗,想不到榻上了江南的土壤,却也是同样各怀鬼胎。一个决意出卖,而另一个早就想杀人灭口呀。

    那一刻,她也是稍稍有些犹豫的。可是旋即,她告诉自己,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凌麟身上。

    香囊里面添了花粉,她熟悉凌麟,每当凌麟想要杀人时候,就会嗅一嗅香囊。

    就好像凌麟熟悉自己,她也是熟悉凌麟的怪癖。

    与其躲避凌麟,担心什么时候被他认出来,不如主动出击。

    可是她也不是没给过凌麟机会。

    元月砂慢慢的摸索出一颗药丸,是她早就准备好了的。她手指用力,将这枚药丸捏得粉碎。

    如果凌麟今日不出卖她,就算以后会有许多麻烦,担上很多风险,她也愿意舍命相信这个海陵旧人一次。

    就算是误嗅了香囊,元月砂也是准备好了药丸救命。

    就在刚才,她七分假意,可究竟还是有三份真情。

    也许,凌麟真的会替她保住这个秘密呢。

    当然这奇迹,却也是并不会出现。

    那颗药丸,已经在元月砂指尖化为粉末。

    凌麟,当年你跟我在海陵郡相争,论武功你不如我,说道心计更是逊色多多。

    今时今日,你仍然不过是,手下败将。

    如今场面闹成一团,有个蓝斐棠拈酸吃醋,和苏颖相争。

    既是如此,自也无人留意到怯弱弱的元家二小姐。

    她混迹在人群之中,很是安全。

    然而就在这时候,有人弯下腰,捡起了那枚捏得不成样子的香囊。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香囊,若有所思。

    元月砂怯弱弱的,抬头间余光轻扫。

    风徽征那锋锐凌厉的俊美容貌,却似笑非笑,眸光深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