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6 暗夜明珠
    元月砂忽而冷笑,手帕间多了一枚香囊。

    凌麟好好一个大男人,喜爱佩戴香囊,这并不是因为他喜爱这俗浮之气,而是因为他有病。

    春来花粉多,凌麟闻着就会打喷嚏。

    元月砂记得,有一回,凌麟因为嗅了花粉,竟掐住了脖子似喘不过气来。

    好在这病虽然没办法根治,却有应急的法子。

    那香囊之中装了舒缓的药材,若是不舒服,便是嗅一嗅香囊。

    就在刚才,元月砂抱着凌麟时候,她已经换了这枚香囊。

    元月砂一双眸子尽是盈盈的青色。

    湘染知晓,这代表元月砂内心之中充满了杀机。

    “二小姐,你也不信凌麟,觉得他方才动了感情的样子是装的。”湘染脱口而出。

    “阿染,这你可错了,他方才是真动了感情。这个坏蛋胚子心狠手辣,人也还算聪明,可是就是过不了女色那一关,尤其见不得女人落眼泪珠子。可这,不过是他一时情切。等他的一时多情被压下去,他就会变得很无情。”

    元月砂柔柔弱弱的,却点出那复杂又狠辣的人心:“你瞧,今日他不知被谁唆使了,要来取我性命。方才对奴家这般怜惜,下一时间,可却没有吐露指使的人名字。他的一时情切,根本什么都不值的。”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用一枚银色的缎带轻轻的束住了眼睛,微笑:“阿染,你扶着我,到前面去。”

    对于元月砂的嘱咐,湘染自然是无不顺从。

    如今的她,却也是宛如琉璃一般的脆弱,有着一股子孱弱易碎的美感,绝无方才半点凌厉艳丽的绝世风华。然而那银色缎带之下的青眸,却彰显了主人近乎浓烈的杀伐之意,却故意以那人畜无害的样儿示人。

    而元月砂让湘染这样子轻轻扶着走,越发显得宛如弱柳扶风,楚楚可人。

    元月砂也离开了,此时此刻,花丛之中花叶轻轻的颤抖,却跳出了一个人。

    她面白如纸,赫然是唐络芙!而方才的话儿,更尽数听到了。

    这亦将唐络芙吓得瑟瑟发抖,惧意浓浓。

    想不到元月砂并不是真的元月砂。

    而是一个,一个逆贼。

    她原本特意寻觅元月砂,不过是想借着自家哥哥,将这位二小姐压一压。毕竟如今,元月砂名声大好,身份也是水涨船高。

    何氏虽然生气,毕竟如今的唐家离不开元月砂的帮衬和扶持。

    此处院落并没有人,她悄悄的潜入进来,没想到居然是听到了这桩事情。

    这个逆贼,自然是决不能嫁给自家大哥。

    想到了元月砂给予的那些羞辱,她内心蓦然流转了一缕恨意。这个逆贼,她想要告发。

    然而一想到这逆贼同党,唐络芙便不觉有些个迟疑犹豫。

    唐络芙纠结不已,面颊之上蓦然流转了几许的恼恨之色。

    此刻天色渐晚,天地间宛如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纱。

    华灯初上,蓝家的院落朦朦胧胧的,平添了几许如梦似幻。

    蓝家今日的晚宴露天为席,以熏香去了虫蚁,就连灯罩也是上等的锦缎,很费了些心思。

    这些贵客方才虽然受了惊吓,如今却也是已然是平复了不少。

    此刻,更添了几许的兴致。

    元月砂到来,更吸引了若干眸光。短短数日,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元家二小姐却声名鹊起。

    而就在今日,她更展露了自己的聪慧伶俐。

    更不必提,今日元月砂是随京城元家的长房媳妇儿来的。

    不过短短一会儿,这些客人间都是传开了。只说这位元二小姐会被接到京城,好生教养,以后前途似锦。

    一时之间,元月砂身边也是添了不少人,带着几许的试探之意,客客气气的笼络说话儿。

    而元月砂瞧着温温柔柔的,说话儿却也是滴水不漏。

    而那些南府郡的贵妇们更是感慨,怎么元家什么时候居然出了这般斯文通透的可人儿。

    交谈之间,亦难免有人称赞元月砂方才的聪慧机智。

    而元月砂却也是谦逊谨慎,脸红红的,也只低低说自己才学不算什么,略认识几个字罢了。

    蓝斐棠在一边看了,蓦然有些不欢喜。

    若元月砂作为自己的跟班,好似猫儿狗儿一般的存在,她也是不会吝啬几许温和大方。

    可是这样子丫鬟一边的人物,实在不应该风头太过了。

    想到了这儿,蓝斐棠的眼底蓦然流转了几许的嫉妒之意。

    可就在这个时候,苏颖却也是盈盈而来。

    她方才被人羞辱,颇为失态。可是如今,苏颖容光照人,再无丝毫凄然之色。

    那朦胧的灯光轻盈的落在了苏颖身上,越发照着苏颖美得如梦似幻。

    伴随苏颖这般落落大方盈盈而来,不少人都瞧得呆住了。

    方才苏颖被人呵为灾星,才疏学浅,受尽羞辱,可那又如何?

    如今在苏颖的绝世容光之下,那些似乎都是成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根本无足轻重。

    那些贵公子,更不由自主的来到了苏颖的身边,讨好她,围着她说话儿。而他们心中非但没有对苏颖的轻视,反而对之前的言辞颇为愧疚。

    至于在场的女郎,年轻的姑娘们也许不太想跟苏颖说话,可那些年长的贵妇却并不这么想。

    苏颖是苏家的明珠,前途不可限量。

    至于元月砂,如今虽然有些名气,是否能随着回京城受教养还是未知之数。

    孰轻孰重,自然也是一目了然。

    伴随苏颖的到来,只要她出现,顿时也是成为了人前的焦点。

    甚至爱嫉妒的蓝斐棠,如今也嫉妒苏颖嫉妒得发抖,浑然忘记了元月砂了。

    苏颖透过了重重的人群,有些锋锐的盯住元月砂。

    她十分生气,凌麟只会说些大话,却不肯当真为了自己杀了这个女人。

    可旋即,苏颖内心不觉冷笑。

    元月砂靠着一些小聪明,折腾有了些许名声又如何?

    只要自己在这儿轻轻一站,就能让元月砂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成为十分可笑的笑话。

    一个足下泥土一样的东西,自己与她置气,自始至终都是有**份的。

    就算今日元月砂是聪慧绝伦的二小姐,而她是无学无术的蠢物。

    只要有苏颖这样子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在,那也是绝不会有任何男人会留意到元月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