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5 各怀鬼胎
    凌麟不觉一怔,他想起了四年前发狂的少年。那时候,青麟甚至已然准备舍弃官职,还提及苏叶萱会带着孩子一起回来海陵郡。可是后来呢,却传来了苏叶萱的死讯。那个少年崩溃的发疯了,甚至不顾一切的去复仇。

    可是耳边元月砂的嗓音却是冰冷若冰:“我虽没有死,可是举兵却是失败了。后来我活下来,行刺过那些仇人,可是却被墨夷七秀所阻止。阿麟,那个时候我就发觉,一个人就算有天下无敌的武功,可那也不过是匹夫之勇,是绝不会成功的。我要报复,蛮干可不成,需要想一些别的手段。”

    她唇角轻轻上扬,似笑了笑:“一个浑身疤痕,一脸杀气的将军,是动不了那些被皇权保护的人。所以首先,我要去了这些疤痕。”

    她纤弱的手腕,雪白而柔韧,皮肤细腻而光润,没有丝毫伤损。

    那些伤疤,是被药水洗下去的,如今这一身雪白的肌肤是靠吃了偌大的苦头换过来。当这些受伤疤被洗掉时候,她换掉了一盆盆的血水。仿若是褪去过去的身份,换上了崭新的名字。

    凌麟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疯了!”

    他当然记得这张脸,这张白玉般的面颊从前染满了鲜血,却流露出修罗一般的笑容。那张俊俏的脸蛋,写满了张扬和邪恶,宛如地狱之中的白莲。

    元月砂冉冉绽放一缕笑容,轻轻的侧头,轻轻眯起眼珠子时候竟不觉有几许清纯无辜:“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也是吃了无数的苦头。你可知晓我第一次穿上女孩子的罗裙时候,恨不得将裙子生生撕碎。然后,学习怎么样说话,怎么样吃饭。就算学做一个破落户的姑娘,我也是很不容易呀。”

    “我当然疯了,我让人又割破了我的皮肤,照着死去的元二小姐,将身上的痕迹一件件的做出来。这个复仇的计划,是无可挑剔的。我甚至用金针封住了武功,身子也不再长了。每当月圆之夜,我的每一块骨头,都是撕裂般的生生疼痛,它们想要生长,我却不让。只因为,元二小姐还是个身量未足的少女。这是何等痛楚!”

    她缓缓的抽出了手腕,朝着凌麟福了福。

    过去的印象和眼前秀美纤弱的少女糅合在一起,显得说不尽的奇异和古怪。

    谁又能从眼前少女纤弱身影之中瞧出那个惊才绝艳冷漠孤僻少年的身影。

    元月砂容色冷漠,缓缓的擦去了面颊之上的泪水:“不过这些痛楚,我都是甘之若饴的。这世上无敌的将军,又或者什么武林高手,这样子的力量,都是抵不过人心的算计的。既然是如此,我不动刀剑,不动兵戈,靠着谋算人心,也要为苏姐姐报仇”

    只不过,要换一种身份。

    凌麟口干舌燥:“那元月砂?”

    无论如何,原来那个元二小姐是存在的。

    “韩氏是老王爷埋伏在外边的棋子,靠着贩卖私盐来为海陵郡提供军饷。她嫁入元家,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甚至元月砂这个女儿,也不过是韩氏从外边抱来的一个孤女。后来海陵王臣服于朝廷,建立了宣慰府,老王爷也将这些暗探纷纷撤走了。韩氏倒也忠心,抛下了基业和名义上的女儿,诈死回到了海陵郡。那时候,元月砂也是有四五岁吧,瞧得出大概的样儿。她后来见着我,觉得元二小姐有些像我,和我提及了这件事情,还问我可要栽培一个替身——”

    元月砂唇角流转了冰冷的笑容,原来的元二小姐可真是可怜啊。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爱她。就连她的养母,也是将她当成棋子。

    “这个提议也是有趣,可是我一想到苏姐姐那菩萨一般的心肠,也知晓不能够这样子做。那个元二小姐,我也都忘了。”

    “半年前,我知晓她的死讯时候,就好似忽而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那时候做叛贼不成,我又做了刺客,可都没有用。偏偏这个时候元二小姐却落水而死,这岂不是上天给予我的机会。”

    落水半年,元月砂疯癫。

    这半年间,她进行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飞将军青麟从来不将自己当成女人,可是如今她要学做一个女人。

    她甚至解散了手中的残军,只留下一百死士悄悄使唤。

    元家虽然是破落户,可却是京城元家的旁支。

    元月砂算是最低等的贵族,这飞上枝头的麻雀,是绝不可能是寻常百姓之女。

    半年时间,那冷傲的俏将军如今变成了娇柔可人的元二小姐。

    褪去了一身傲然凶悍的男人骨,却化作柔弱娇嫩无学无术的元二小姐。

    那张娇嫩的容颜光彩潋滟,化作了一缕绝世光华,一转眼,元月砂面颊却也是变得楚楚可怜:“阿麟,你还是跟从前一样,不会出卖我的对不对?”

    凌麟有几分凶狠的盯住的眼前纤弱的身影,特别是听闻元月砂封住了自己的武功时候。

    可是他那一双眸子到底还是渐渐柔和了下来。

    不错,眼前女子是个疯子,可纵然有那绝世的疯狂,却也是瞧出她是何等的重情重义与孤独寂寞。

    那种血腥的孤寂,是属于海陵战士才拥有的共鸣。这些中原人,根本不能理解。

    他慢慢的收敛了自己的目光,侧过头去,不动声色:“你的事情,和我无关。”

    元月砂宛如乳燕投林,纤弱的身躯顿时扑入了凌麟的怀中。

    她抱住了凌麟,宛如一只雪白纤弱的蝴蝶。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到底是海陵郡的人,阿麟,纵然从前我们不和,可是我们到底都是海陵旧人。”

    凌麟微微一僵,那股子微妙之极的感觉又浮上了心头。

    飞将军青麟狡诈多智,让他恼恨。可当青麟变成一个女人,很多事情就有了不同的含义。对方的泪水轻轻的打湿了自己的衣襟,也是不知晓有几许真意。然而那无与伦比的悲戚,却似乎是这孤独的狼内心真实的写照。

    这甚至让凌麟内心不觉油然而生一缕别扭怜惜之意。

    曾经恣意的过去是他和元月砂共同有用的东西,这一点甚至苏颖也是不可能左右。

    略一犹豫,他伸手轻轻的抚上了元月砂的背脊,不轻不重的拍打了几下,以做安抚。

    他甚至不觉放缓了口气:“你,你也别太伤心了,自己小心一些。那些人,并不好对付。”

    这些中原的贵族个个口腹蜜剑,甚至处处陷阱设计,就算是今日也有绝色美人设计他凌麟。说到底,还不是瞧中他手中兵权!

    元月砂似有些不好意思,缓缓的推开了凌麟。

    俏丽无匹的脸颊之上沾染了晶莹的泪水,却宛如鲜花之上的露珠,煞是动人。

    她雪白贝齿轻轻一咬鲜润的唇瓣:“从前,是我不懂事,处处争强好胜,总是惹你生气。好在,你却是对我宽容大度,几番容忍。从前都是,都是我不好。”

    有了女儿温柔的元月砂,似乎也是有了一种蛊惑人心的魔力,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这两只草原上狡猾无比的恶狼,今日在南府郡的花园子里面,似乎也是寻觅到了往日的情怀,共同的悸动。

    待到凌麟离去,湘染欲言又止。

    “二小姐——”

    她是有些信不过凌麟的。

    以前的凌麟,心狠手辣,性子倨傲。

    他纵然不帮元月砂,也绝不会出卖元月砂。

    可是如今,岁月无情,过了四年,人都是会变的。

    然而当湘染眸光落在了元月砂脸颊之上时候,却也是不觉微微一怔。

    元月砂掏出了手帕,缓缓的擦干净了脸颊之上泪水,却无半点情切,反而格外的淡漠。

    湘染忽而明白了,自家主子那也是做戏。

    她根本不信凌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