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4 真实身份
    待凌麟离去,苏颖蓦然狠狠的擦拭了唇瓣,面颊之上恨意浓浓。

    凌麟不过是粗俗的蛮子,可是自己呢,却是要放下身段儿,曲意奉承,虚以委蛇。

    好在现在,一切都是结束了。

    让凌麟去除掉元月砂,一石二鸟。如此一来,自己既可以除掉那个可恨的丫头,也能为长留王弄死凌麟这个眼中钉。当然,凌麟这个色胚,也是极为可恨的,她如是想。

    凌麟是个聪明人,可聪明人也是会犯糊涂不是。也许凌麟觉得,自己和他是共谋,自然不会供出这杀人之事。

    可是今日,凌麟当众羞辱了自己。就算自己算计了凌麟,让凌麟以杀人入罪。可是没有会相信自己和凌麟是一伙的?他们只会觉得凌麟跟自己有仇,所有的话都是污蔑之词。

    想到了这儿,苏颖的红唇却也是流转了一缕**的微笑。

    这一切,是如此的顺意。

    凌麟离开了苏颖的院落,他打听到了元月砂的所在,不觉悄悄的潜入。

    久未的兴奋涌上了凌麟的身躯,让凌麟热血沸腾。

    也许他并非为了苏颖,而是自己追去这杀人的快感。

    自从成为了朝廷的官员,就已然是少了几分猎人敌人的乐趣。

    他甚至觉得,青麟虽然可恨,可是跟这嗜血魔头一块儿阴谋算计屠杀敌人也是一桩快事。

    这位元二小姐虽然号称是县主,却是说不出的寒酸。

    丫鬟统共只有一个,一点都不体面。

    凌麟悄悄的潜入了,听到了两个人说话儿。

    “那个云氏,之前还对小姐十分殷切,如今却不理不睬,反而对元明华十分热络,奴婢可是想不过。”

    湘染为了元月砂愤愤不平。

    元月砂叹了口气:“也怪不得人家,今日我不得不出出风头,可是将人家吓坏了。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咱们还有别的攀附去京城的机会。我瞧世子看我,眼神可是有些不一样了。”

    凌麟不觉暗暗骂了一声不要脸。

    对付这样子柔弱的女孩子,那也是一刀的事。

    他慢慢的将手伸出怀中,狠狠的捏紧了匕首。

    而元月砂却是吃吃一笑,她摸出了一枚盒子,里面有一枚精致发钗,宛如凤羽。

    她捏着这枚发钗,轻轻的擦在了自己的发间。

    凌麟蓦然口干舌燥,如遭重击。

    那枚发钗实在是太眼熟了,遥想当年,海陵郡的小萱郡主就戴着这枚发钗,走过了海陵郡的每一个地方。

    “凌大人,出来吧,鬼鬼祟祟的。”

    凌麟现身,心中暗惊。

    他自认自己隐匿的功夫不错,却没想到这怯弱弱的女子居然能知晓自己的存在。

    这个女郎身上似蒙上了一沉淡淡的烟雾,蕴含了说不出的神秘。

    凌麟一笑,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眼底却也是不觉狠意浓浓:“你究竟是谁,为何当年小萱郡主的发钗,居然是落在了你的手中。”

    那股子奇异的,熟悉的感觉,就这样子的又涌了上来。

    他忽而抽出了雪刃,对着怯弱弱的元月砂:“你以为区区发钗,就能动摇我的心神?究竟是谁指使你来的。”

    元月砂轻笑了一声,她轻轻的伸出手,支住了自个儿的下颚,不觉俏生生的说道:“你大可以解开眼前的面纱,瞧清楚我的样子。看一看,如今在你面前的究竟是谁,瞧清楚我的样子。”

    那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了凌麟的耳边,仿佛有着一股子奇异的魔力。

    面纱后的容颜俏丽秀美,凌麟越看越眼熟,却始终想不起来她是谁。

    他宛如受了蛊惑,缓缓的伸出了手掌,拉开了面纱。

    面纱后的容貌一览无遗。

    可凌麟却好似受到了很大的惊吓,退后了一步。

    他拿刀的手,不觉软软的垂下来。

    凌麟眼底有着说不尽的惊惧。

    凌麟心狠手辣,绝不是胆小的人,可是如今他的脸蛋却也是宛如见鬼一样子的苍白。

    “不可能,你早就已经死了,绝不会活着。”

    元月砂微微一笑:“阿麟,咱们可是好久不见了。”

    凌麟面色跟见鬼了一样,忽而狠狠摇头:“你早就死了,你绝不会是女人。你,你究竟是谁假冒的。假冒这个逆贼!你怎么可能会是,会是——”

    那名字却也是无法宣之于口。

    元月砂眉头一挑:“我怎么就不会是飞将军青麟?”

    元月砂抬起了下颚,她柔弱的面颊之上蓦然流转了一缕说不出的倨傲之色。

    她当然就是海陵战神,那个本来应该死去的逆贼,那个在苏叶萱死了之后反叛作乱的飞将军青麟!

    凌麟蓦然比出了雪刃,对上了面前镇定自若的纤弱容貌。

    他眼睛里浮起了如狼一样的警惕,凶狠又锋锐。

    这也许又是什么试探,看看自己这个海陵的蛮子是否忠心耿耿,是否和那死去的逆贼有所牵连。

    可眼前少女,一颦一笑,甚至种种神态,都是那样子熟悉。

    就连今日戏弄苏颖的刻薄,也跟记忆之中一模一样。

    他蓦然撩开了少女秀发,乌黑秀发轻掩如雪的玉颈。

    上面一粒小小的红痣,却也是明润生辉煌。

    元月砂并没有阻止凌麟。

    是了,今日自己出面,并不是为了救谁,也不是为了出风头。

    那幅画虽然没画出飞将军的面容,却惟妙惟肖,点出了青麟后颈一颗血痣。

    只不过那副画卷被污,再也瞧不出来。

    而且没谁怀疑她这位元二小姐。

    凌麟却是有些恍惚了,元月砂说话的嗓音却在耳边响起。

    “那也是四年前的事情了,我要谋反,你这个小兔崽子不肯跟我一道。好在,你虽然没有跟随,却也是没有告发我。阿麟,就算你平时嫉妒我,处处跟我作对,那时候我还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感动——”

    少女红唇冉冉,娇嫩唇瓣里面吐出的嗓音却是褪去娇美,变得沙哑。她神光流转,蓦然流转了无与伦比的锋锐之气。

    那是睥睨天下,傲然群雄,不屈不挠的霸道。

    谁也是没想到,这样子的风姿居然是会在一个妙龄少女身上出现。

    看似万般违和,却也是糅合成了一抹属于她的绝世风华。

    凌麟气得身躯颤抖,蓦然一挥手,生生的削下了元月砂一缕发丝,随即咚的一下,还刃入鞘。

    眼前的少女琼鼻樱唇,褪去了人前的怯弱,一颦一笑无不是精灵灵动。

    她笑盈盈的看着自己,虽无苏颖的绝美,却也是有着另外一种令人心悸的魔力。

    那种魔力,令人内心发紧。

    凌麟蓦然捏住了元月砂纤弱的手腕,将她扯向前些。

    他的呼吸扑在了元月砂的面颊之上,恶狠狠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凌麟忽而想起一些关于青麟事情,这个兽崽子是苏叶萱在雪地里从死人堆里面扒出来的。据说是个狼奶大的孩子,天生骨子里面就有浓浓的兽性。是苏叶萱教导他穿衣,让他学认字,还让人教导他武功。

    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兽崽子居然是个女人。

    记忆之中恶劣无比,狡诈狠辣的小兽,却是眼前这个怯弱而柔软一推就倒的元家二小姐?

    元月砂忽而抬起头,泪水盈盈,清泪一颗颗的顺着她秀丽的面颊滑落。

    “苏姐姐已经死了,四年前死的。”

    她秀丽苍白的面颊分明没一丝表情,任由泪水颗颗滑落,却凑成了令人心悸的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