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2 巧妙解围
    苏颖顿时面色一变,她花朵儿一般的人物,向来被追捧。

    想不到,今日却被唐络芙这样子的女子生生辱骂了去。

    更要紧的是,居然是无人维护。

    苏暖唇瓣动动,他被凌麟给骇住了,一时间竟也是说不出话儿来。

    苏颖虽然气恼这些男人没有用,可一时也是想不出如何的解局。她自负聪慧,一时居然是怔住了。

    这个凌麟,当真可恨。

    苏颖芳心如鹿撞,蓦然雪白的贝齿咬住了红润的唇瓣。

    百里策眉头一皱,他想起了苏叶萱。本来区区反画,是沾染不到他的身上的。可谁让自己糊涂,曾经有过一个海陵郡的妻子?别人都说,飞将军青麟之所以会反叛,是因为百里策虐死了苏叶萱。而百里策甚至忍不住怀疑,凌麟是否为了苏叶萱出气,让自己也沾染了一些脏水。

    这些海陵郡的蛮子,总是出奇的令人讨厌的。

    想到了这儿,百里策不觉望向了风徽征。

    他内心之中纵然不乐意承认,风徽征却也是比他要聪明些。

    百里策目光落在了风徽征的身上,却也是不觉微微一怔。

    如今参与宴会之人,人人自危,可是风徽征那双眸子却是沉稳若水,点尘不沾。

    这并不是故作镇定,而是风徽征当真未曾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纵然嫉妒,纵然知晓风徽征过于狠辣暴戾,然而风徽征确实是有国士之才。

    风徽征正欲开口,而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清润的嗓音却也是先一步响起:“其实这幅画,并不是什么反画。”

    那女子的嗓音并不是很大,可是在众人绷紧了神经时候开口,却也是惹得众人纷纷侧目。

    说话的,赫然正是元月砂。

    风徽征顿时闭嘴。

    如今这位元二小姐也不像过去那样子默默无名了。

    当她捐尽了家财,成为了朝廷县主。纵然这个县主,是虚得不能再虚,可是暗中留意她的人却也是多了不少。

    想不到啊,元月砂居然在人人自危时候开口。

    凌麟最初一怒,当他瞧见说话的是这样子一个怯弱弱的女孩子时候,那饱含怒意的眸子却化作讽刺。

    “原来是个小丫头,你懂什么,莫不是也逆贼之后。”

    婧氏听得一惊,蓦然呵斥:“月砂,胡说什么。”

    元月砂却并不理睬,她轻盈的离开了自己的位置,手掌轻轻的抚过了画卷,唇角流转了一缕浅浅的笑容。而那双秀润的眸子,眼波流转间,却也是顿时平添了几许的清润俏丽。

    她宛若雪白葱根一般的手指头却也是忽而轻轻的拂过了画卷,最后落在了落款之上。

    “这画上落款,景仁十四年,正好四年前。月砂并不怎么知晓海陵之事,不过那飞将军青麟,四年前已然是有二十岁了吧。这画中的男子,却不过是少年身形,其实,并非是飞将军青麟。”

    如此提点,众人方才是反应过来。

    不错,正是如此。

    画中背影,介意男孩儿和男人之间,应当是个十三四岁的俊逸少年。

    蓝玉竹脱口而出:“不错,这并不是什么反画。这画中之人,只是个莫名的少年,本不是飞将军青麟。”

    元月砂微笑,轻轻的福了福:“是苏大美人弄错了。小女子也不敢居功,本来在座各位也瞧出来,画中人根本不是逆贼青麟,可是却存了怜香惜玉之心,并没有说出来。唯独凌大人,却是有所误会,一心一意,为陛下担心反贼啊。”

    她的样儿看上去,是那样子的天真无邪,一双眸子却蕴含了缕缕光彩。

    “蓝公子,想来你也是早瞧出来,这画中之人并不是青麟,是苏姐姐弄错了吧。”

    蓝玉竹略略犹豫,这可是有损苏颖这个绝色美人的颜面啊。

    可是比起反画谋逆,这小小的倾慕之心就不算什么了。

    他毫不犹豫说道:“这画中本不是青麟,是苏小姐瞧错了。”

    蓝斐棠更是尖锐的说道:“原来苏大美人这个才女,也并不怎么样,徒有其表!只不过大家看着她那张漂亮脸蛋,不肯拆穿她而已。”

    苏颖倾国之姿,几时受过这样子的羞辱,唇瓣不觉轻轻的颤抖。

    元月砂,她竟然说自己是个无学无术的假才女。

    可偏生苏颖竟不能反驳。

    她漂亮的眸子流转了几许冷锐之色,好个元月砂,居然是假意柔弱。

    这个女人应该知晓,自己虽受辱一时,可得罪她这个苏家的凤凰蛋,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可偏生元月砂却也是分明不知晓收敛的。

    “凌大人可是不信?不若,让月砂为你问一问。”

    她已经是问过蓝玉竹了,旋即又挑中了一位公子哥儿。

    “李公子,你可是早知晓苏小姐看错了,让着美人儿?”

    这位李公子是南府郡长史之子,自从苏颖这位绝色佳人到了南府郡,他便是痴迷上了这位京城来的美人儿。闻言他也是微微有些尴尬,可是他的答案也是与蓝玉竹差不多。

    元月砂一个个问过去,都是年轻的公子,一个个都是苏颖的倾慕者。

    而他们的回答,就好像是一记记的耳光,打在了苏颖的脸上。

    这些男子,平时对苏颖千般顺从,万般倾慕。可是他们如今,却纷纷践踏苏颖的才名,污蔑苏颖是个空有其表的才女。而他们不过是对女人有些风度,所以才没有拆穿苏颖的错处。

    如今苏颖的脸色很是苍白,那些男人也觉得苏颖很可怜,却没有人来帮这个才女。

    谁让这个大美人说话如此不小心呢,祸从口出。

    而那些妙龄少女也是瞧出元月砂是故意的,可饶是如此,她们瞧着也是说不出的解气。苏颖风头太盛,夺走了所有男人的目光,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已经不打算和这些江南女郎交好了。

    许多道目光落在了元月砂身上,饱含了浓浓的复杂味道。

    今日之事,原是一场席卷江南的浩劫,可是没想到却让这个昭华县主三言两语化解。

    虽然,似乎是待苏颖苛刻了些。

    苏暖却忽而大声说道:“元二小姐,这副画中之人当然并不是那反贼青麟。阿颖不过是有意试探,瞧瞧有没有谁能直言她的错处。想不到,却没有人肯这般直爽。”

    一番话,却是有意将自家妹子从这桩事情里面摘出来。

    然而事到如今,却并不能挽回苏颖的颜面。

    苏暖向来对女孩子很是客气温柔,可是如今,元月砂触及他逆鳞,伤了他最爱惜的心肝宝贝。想到了这儿,苏暖眼底顿时流转了几许恨意。

    元月砂却仿佛一点儿都没有察觉:“既然如此,不如让月砂画上题字,免得有人误会了去。”

    下人取了笔墨纸砚,不少人好笑的瞧着元月砂。

    谁不知晓元家二小姐无学无术,连大字都不识得几个。

    可今日的元月砂,却又好似有一种奇异的魔力,吸引住别人的注意力,让人想要继续看下去。

    也许,这位元二小姐其实才华出众,一直扮猪吃老虎呢。

    而苏家此刻,自然是不能拒绝了,纵然这副画是苏颖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