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7 惊马
    江南水患初平,而蓝布政使家中举行的宴会,更是让这些江南的贵族们都松了一口气。

    在他们为了江南的水患而绷紧了神经时候,如今正需要闲适的宴会纾解这份紧张。

    元明华认定云氏会因为这次宴会,挑出做填房的人选,故而也是费尽心思。

    她一番打扮,本来就是个美人胚子,如今更是华彩照人。

    便是她身边婢女也是嘴甜,可劲儿称赞:“大小姐这样子一打扮,真是俏丽无比。”

    元明华也是自矜一笑,论容貌,她还是有些自信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元明华不觉想到了元月砂,那端庄秀丽的容貌竟也是生生浮起了一缕裂痕。

    那双眸子里面,顿时生生的流转了一缕恨意。

    这个傻子,是不配成为自己的拦路石的。

    胆敢拦在自己跟前,她要将元月砂生生撕碎。

    元明华一双眸子之中,恨意浓浓。

    她笑着,笑容之中竟不觉有些狠意。

    到了侧门,元明华也见到了打扮妥当的元月砂。

    一袭轻纱,掩不住她通身的清灵妩媚。

    便是恨极,元明华却也是不得不承认元月砂别具风姿。

    元月砂盈盈一福:“大姐姐。”

    而元明华却是不理不睬,径自上了马车。

    那辆马车滚滚而去,居然并没有等元月砂。

    元月砂却似脾气好得很,微笑道:“陈嬷嬷,母亲不会还生我这个不孝女的气,不肯让我去赴宴吧。”

    陈嬷嬷却也是皮笑肉不笑:“二小姐说哪里话,夫人一向宽容大方,又岂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她怕你们姐妹两个生份了,各自相见也是不悦,故而也是为你备了马车。”

    元月砂叹了口气,一脸依赖敬重之色:“女儿这般忤逆,想不到母亲不但不加以责备,居然还呵护有加,果真是个贤惠人。”

    一番话却也是说得陈嬷嬷面色铁青,竟似无言以对。

    元月砂却也是带着湘染,盈盈上了马车。

    她忽而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香囊,一枚药丸。

    瞧着这精致的香囊,元月砂微微有些恍惚。

    旋即,元月砂一双眸子之中,渐渐浮起了坚决之色,将这两件东西给收好。

    马车里面只有元月砂一位小姐,自然也是显得格外宽敞。

    元月砂却似心思重重,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阵子,外头的车夫却也是说道:“二小姐,已经到了蓝家了。”

    元月砂不觉轻轻的嗯了一声。

    然而就在此刻,马车却也是不觉开始颠簸。

    湘染赶紧扶住了元月砂,眸光微冷:“元家的人算计?”

    元月砂身子虽然晃动,面颊却平静无波,那双眸子之中,甚至是有些漠然。

    雕虫小技。

    蓝家今日宴请宾客,也是中门大开。

    元明华早到了一步,殷切和云氏说话儿。

    然而正在此刻,前头却也是一阵喧哗。

    喜嬷嬷更抬头,面色震惊:“谁家小姐的马车受惊了。”

    那匹疯马,拖着马车,横冲直撞。

    元明华面上一片惶恐之色,内心却也是一阵子的快意。

    摔死了元月砂才好。

    她眸光潋滟,竟不觉恨意浓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朗的嗓音传来:“赵霖,还不快些将那马儿给拦住。”

    那侍卫领命,一道身影顿时也是掠了出去,身法极快。

    赵霖伸手一抓,拽住了缰绳,身子也是被轻轻带得一歪。

    饶是如此,那奔行的烈马身子却也是顿时生生顿住。

    只是这畜生也是不知晓受了什么刺激,纵然是被人拉住了缰绳,却也仍然是拼命的折腾。

    赵霖眼中,却也是顿时流转了几许恼恨之意。

    他跟随百里策良久,也绝不是那等心慈手软之人。

    当下,却也是再无丝毫客气。

    赵霖一挥手,袖中一枚玉锥顿时缓缓探出。

    狠狠一刺,那马颈项之间顿时也是喷出一股股的鲜血。

    如此可怖的一幕,让那些未及回避的贵女们个个花容失色,吓得可谓是脸色苍白。

    而赵霖却是冷漠无比,并不在乎的样儿。

    畜生就是畜生,若不能驾驭,死了活该。

    百里策身为赵霖的主子,如今面上也是并无任何异样之色。

    赵霖的所做所为,他自也是赞同的。

    区区畜生,不听使唤,吓坏了娇客。

    合该被处置!

    元明华瞧在了眼里,眼底忽而流转了一缕煞气。

    元月砂这小贱人运气还真好,居然又被这策公子给救了。

    想到了这儿,元明华不觉含酸柔柔道:“想不到二妹妹,居然这般得这策公子看重。”

    云氏和喜嬷嬷的面色却也是顿时不觉微变。

    她们可是知晓策公子身份,也知晓策公子的秉性。

    倘若策公子瞧中了元月砂,那元家将元月砂送去做填房,岂不是得罪人家了?

    想到了这儿,云氏也是不觉有些不悦。

    京城元家瞧中了元月砂,这已然是天大的福分,想不到这女子居然是不知晓惜福,还有别的心思。

    云氏的心里面不免有些不舒服。

    她对元月砂自然也是有一种高高在上,给予恩赐的优越感。一旦发觉对方还有别的选择,自然是有些不痛快。

    元明华悄悄的打量云氏的脸色,瞧出云氏是有些生气了。

    她顿时暗笑,暗自得计。

    好个二妹妹,左右逢源,并且连疯马都是弄不死她。

    可是却当心两头不落好,什么都是得不到。

    百里策一双眸子流转了几许贪婪迫切,不觉盯着马车的车帘。

    他人生之中,很少有什么女子能给予他如此深刻的印象,元月砂是少数之一。

    这段日子,他没有去寻元月砂,是因为自矜身份,是因为那几许傲气,并非代表不想念。

    百里策心忖,如今自己又救了元月砂一次了。

    他很满意,唇角浮起了浅浅的笑容。

    百里策不觉开口:“元二小姐,可是受惊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变故忽生。

    那原本遇刺倒地的马儿,却也是忽而惊起!

    它努力挣扎,仿佛要迸发生命之中最后一缕活力。

    变故突生,谁也是没想到,就算是一旁的赵霖也是措手不及。

    原本已经静止下来的马车被扯动,一道娇柔的身躯更一下被抛出了马车。

    元明华抬头,又惊又喜,满怀期待。

    二妹妹娇滴滴一块肉,摔死了才好。

    百里策离得远,已然是来不及,不自觉眉头一皱。

    电光火石间,却也是有人接住了元月砂。

    元月砂睁开了眸子,她一双眸子黑白分明,却又好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因此而朦朦胧胧的。

    阳光下,因为逆光,那人容貌也是微微有些模糊。

    入目的,却也是一双细长妖异的凤眸,流转了如寒水一般铁血神采。

    宛如山岳沉稳,却又蕴含了杀意煞煞,更令人为之而心悸。

    元月砂并不认识这个人,甚至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可内心却也是顿时浮起了三个字。

    风徽征!

    除了风徽征,天底下绝不会有第二个人有如此风华,这般神采。

    眼前这一幕,让所有的人都怔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