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3 旧疾发作
    百里策虽说的是苏颖,可是却也是暗示元月砂。

    不错,元月砂应该跟苏颖一样,只不过是待价而沽。

    他对这样子的女人一点兴致都没有!

    然而看到了元月砂雪白的耳垂,他却也是不觉意乱神迷。

    这一刻他甚至有一种冲动,咬住了这雪白耳垂,压住了这纤弱的身躯,狠狠的摘采。

    可百里策没有,他决不能在这狡黠无比的女人面前失态,那就是认输!

    元月砂的手掌按在了膝头,慢慢的,慢慢的抓紧了膝头的衣衫。

    对方的呼吸扑到了自己的耳垂,让元月砂恶心阵阵。

    太肮脏了。

    她却嫣然一笑,宛如阳光下明媚的朱砂。

    “世子爷放心,我自然会好好的照顾、爱惜自己。月砂能够短短一个月时间成为县主,以后,一定会爬得更高。”

    百里策不信,这一次不过是元月砂运气好。

    他不信当真一切在元月砂算计之中。

    元月砂抬头,瞧着明明的阳光,却蓦然闭上了眸子。

    她身躯轻轻的颤抖,眼睛却也是不肯睁开。

    百里策也是发觉了元月砂的异样,不觉好奇。

    这女子似有些异样,莫非做戏?瞧着也不像。

    元月砂颤抖着,扶着桌子:“世子爷,唤我丫鬟过来。我身子不好,阳光一照,眼睛就不对劲。如今,也有些看不清东西了,眼睛痛得厉害。”

    百里策有些惊讶,当真会有这样子的毛病?

    他余光流转,蓦然看到了元月砂手掌之上的伤痕。

    分明是指甲掐出来的。

    百里策蓦然有些好笑,这小妮子看着镇定自若,可是却也是如此紧张怯弱。

    瞧来方才在自己面前,她也是颇为忐忑的。

    元月砂手掌在桌面之上摸索,一扫方才的镇定自若,嗓音反而隐隐有些尖锐:“世子爷,快让湘染过来。”

    瞧元月砂这个样儿,百里策也并不留难。

    这院子瞧上去静悄悄的,若百里策与人行风月之事,榻上之欢,自然也是无人打搅。

    可若百里策需要使唤奴仆时候,自然是随传随到。

    他们隐于暗处,其实什么都能瞧到。然而对于百里策这样子的高门子弟,却也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这些人在百里策眼里,不过是一件件的家具,算不得活生生的人。而他位高权重,树敌众多,也绝不会因为一时欢愉,就流露些许破绽给人以可趁之机。

    百里策原本想调笑元月砂,瞧着元月砂闭着眼睛的奇异神态,到了唇边的话儿都是生生压下去。

    元月砂好似努力压抑忍耐什么,眼睛闭得死死的,额头上也是渗透了颗颗的汗水珠子。

    这个元家二小姐身上,似乎有一股子淡淡的神秘。

    元二小姐的出身,他早命人查过了。

    除了早死的韩氏,似乎也是没什么特别。那个韩氏,也不过是个贩卖私盐的盐枭,借着和官宦人家结亲洗白。

    湘染已然到了院子里面。

    她眼见元月砂这个样儿,面露忧切之色。

    湘染取出了银色的带子,轻轻的为元月砂系上,蒙住了元月砂的双眼。

    旋即湘染奉上了茶水,让元月砂喝了一口。

    百里策看着用那银色缎带蒙眼的元月砂,却也是分明有一种残缺的美感。

    这样子的元月砂,更有一种让人凌虐的冲动。

    他眼见元月砂受创,并不是什么怜惜,反而觉得极为有趣。

    说到底,元月砂在百里策眼里,是一件足堪把玩的玩意儿。

    足够有趣,也是足够的有意思。

    元月砂脸蛋蒙住了,只露出了下半张脸蛋。

    越发衬托下颚细细,唇瓣无色。

    蒙眼抬头的样子,更增了几分无辜之意,更散发出一股子莫名的禁欲气息。

    “你家小姐,眼珠子染了什么病?”

    百里策手指头轻擦那玉石扳指,不动声色的说道。

    湘染不动声色:“小姐半年前染病,总是在暗室里养病,少见阳光。故而只要那阳光稍稍的强烈几许,眼睛便是会十分的疼痛。然后,便是什么都见不到了。”

    这桩事情,百里策也是听说过了。

    正因为这个样子,元月砂方才总是轻纱覆面。

    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想到方才元月砂的牙尖嘴利,展露出的惊人的智慧,百里策竟不由得觉得她这个样子更加美妙。

    他盯着元月砂,要是这双眼睛当真坏掉了也就好了。

    如此禁欲的样儿,一直都是这样子倒也不错。

    更何况,倘若这县主之位当真是元月砂所谋取,那么这个女子就是一条万分狠辣的毒蛇。

    这条美女蛇还是瞎了眼珠子才好些。

    这般想着,百里策却也是送上一盒药膏。

    “元二小姐自己说了,要爱惜自己的身躯,怎么如今这具身躯居然是如此多灾多难。这盒药膏涂抹在了手上,能滋润生肌,很快就会伤势痊愈。这雪白的肌肤,也是绝不会留下半点瑕疵。”

    那娇嫩如白雪一般手掌,若有那么一点伤痕瑕疵,岂不是令人觉得十分可惜。

    那盒子十分精致,瞧着就知晓是名贵之物。

    既然是如此,这药膏里面的药膏,自然也是好物。

    百里策微笑:“只有那些可笑的去学男人习武的女人,方才该手掌心上留伤。”

    说到了这儿,百里策不知想到了什么,那俊朗无比的面颊之上流转了几许厌恶之色。

    恍惚间却好似又想起当年那个艳色衣衫,秀美英气,会骑马射箭的海陵的萱华小郡主。

    元月砂缓缓说道:“多些世子爷恩赐。”

    纵然阳光温暖,元月砂嗓音却好似冷得跟冰一样,冷冷清清的。

    如此疏离姿态更让百里策眯起了眼珠。

    赵霖眼见元月砂被湘染扶着离开竹园,他面上流转了几许的讶然之色。

    他背后伤痕犹自有几分痛楚,却不免幸灾乐祸。

    莫非有病,侍候不了世子爷?

    要知晓,世子可是个爱喜新厌旧的,未必会继续在元月砂身上用心。

    此刻,耳边却听到了百里策嗓音低沉:“赵霖,送元二小姐离去。”

    赵霖面上一愕,想不到百里策倒是对元月砂颇为上心。

    让自己送,就是说这场游戏还没有结束了?

    一时间,赵霖一双眸子眼中神色却也是复杂难掩。

    待元月砂离去之后,百里策眉头轻皱,不觉陷入了沉沉的思索之中。

    忽而却也是抬头:“出来吧。”

    一名秀雅的文士缓缓从暗处现身,不觉微笑:“当真抱歉,还以为能见到一场香艳好戏,没想到世子居然挑中了这么一个伶牙俐齿的女谋士。”

    “谋士?区区女人而已。”

    百里策不以为意:“莫浮南身为豫王跟前第一谋士,纡尊降贵随我来到江南道,实在是委屈了。就是不知晓莫先生觉得此女如何。”

    莫浮南微笑:“世子爷真是谬赞了,有那位风御史在江南,我如米粒之珠,他若当空皓月。我算得了什么呢?如今这位二小姐,更是深不可测。”

    他面颊之上轻盖面纱,依稀可辨容貌俊雅,脸颊却有一道伤痕。

    因为面纱遮了遮,瞧着也并不是那么吓人了。

    “先生何必妄自菲薄,你出身墨夷剑宗,背后势力不容小觑。便是历代皇族,也去墨夷剑宗学武。先生更是墨夷七秀之一,武功深不可测,若非你保护本世子,我这江南之行必定是危机重重。”

    百里策说得颇为真挚。

    莫浮南不觉心忖,可就算是这个样子,百里策危机重重之极,若有机会仍然是有心猎艳。

    豫王给予百里策重任,百里策是个人才,可好色却是致命之处。

    “那位元二小姐冷若冰霜,实则一直心绪不宁。尤其是她眼疾发作时候,我更感觉她心跳的极快。世子爷,那一刻我甚至以为她是刺客。然而看她举手投足,不似会武功的样儿。这一点,我绝不会看错。可她,却予我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倘若元月砂是刺客,莫浮南早就取了她性命了。

    百里策不以为意:“不过是个女人,又不是老虎。莫先生,你若不放心,下一次便亲手相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