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2 真实身份
    策公子手掌颤抖,蓦然死死的捏紧了茶杯。

    他一双眸子之中,尽数都是不可置信。

    他一阵子口干舌燥,却蓦然抓住了元月砂的手腕,厉声说道:“你是风徽征的人?”

    是了,哪里能这么凑巧?风徽征借着此事布局。

    料想这一切都是风徽征安排,包括这个元月砂。

    这面美心狠,号称天下无双智狐的风御史,可是个精于算计心狠手辣的主。

    这妖孽一般的女子,定然是风徽征安排的。

    可怜自己居然是坠入了彀中。

    元月砂却不觉轻柔低语:“策公子,我并不是风御史的人。”

    策公子却并不如何相信,她若不是风徽征的人,怎会知晓这些?

    是否这柔软的身子,已然是被风徽征摘采?

    想到了这儿,策公子竟不觉心生嫉意和恨意。

    “风大人是个品行无暇,洁白若雪的人,他又怎么会给自己的人这样子恩泽。更何况,纵然我是他的下属,他要做什么,下属又怎么会知道。策公子身份高贵,才会知晓得这样子多。”

    策公子慢慢的,手指头一根根的松开了。

    不错,元月砂说得也是没有错。

    风徽征纵然是对他,也颇为保留,不及元月砂解释得清楚。

    谁不知晓风徽征是个疑心病很重的人。

    风徽征的道德,好似白纸一样的干净,世人在他眼里都是染了深深浅浅墨色的污秽。

    他又怎么会跟元月砂这样子的人推心置腹。

    策公子的心里面,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惊涛骇浪。

    他自负才智出众,可在风徽征跟前却也总不免有几许自叹不如。

    这固然是让策公子愤愤不平,可一想到这天底下似也没人能及得上风徽征。如此,也是让人不觉心气儿稍平。

    可是如今,那便是元月砂自己猜到了风徽征的心?

    甚至比这还要可怕,元月砂主动引导风徽征布局,她从中获利。

    这纤弱的身躯之中,竟不觉有如此绵密的心计算计?

    倘若这是真的,这怯弱弱的元二小姐那就是世间无与伦比的珍宝。

    谁要得到,无往不利。

    若不能为己所用,那就必须处之而后快。

    策公子眸光轻轻闪动,他还是难以置信。

    也许元月砂并不像今日她所吹嘘的那样子的聪慧。

    然而饶是如此,却也是足以颠覆策公子的印象了。

    他隐隐觉得这女子在布局,甚至自己也是她的一枚棋子。

    策公子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已然是恢复了平素的沉稳淡定。

    “元二小姐今日倒是当真令我惊喜涟涟。”

    他探寻的目光,在元月砂身上逡巡。

    “如此说来,江南道的百姓,可真是需要感谢元二小姐了。”

    元月砂微笑:“江南道百姓的感激,我一点也不稀罕,他们既不会给我银钱上的补偿,也不能令我当县主。却不知晓,宣王世子可是对我有所感激?”

    宣王世子百里策又是一惊。

    可似乎今日吃惊之事太多了,元月砂知晓他的身份,似乎也是已经不足为怪。

    是了,他就是宣王世子百里策。

    苏叶萱曾经的夫君。

    那个生生逼死了海陵郡小萱郡主的薄情人。

    如今他所拥有的俊朗容貌在午后的竹林阳光下越发迷人。

    元月砂却也是悄悄的收紧了自己手掌,生生将自个儿的掌心扣出了鲜血。

    好痛,却也是不及心中的痛楚。

    这世上又有哪个女人,好似苏叶萱一样悲惨。

    背叛了爱情,践踏了尊严,面容被毁,肢体受伤,最后被亲生儿子狠狠践踏一脚后送了命。

    可是如今呢,说百里策真爱清夫人似乎也是抬举他了。

    他已然是儿女成群的人了,可是这个男人仍然是有心猎艳。

    靠着权势和富贵,靠着自己在女人眼里绚丽夺目的光环,继续摘采良家女子的贞操。

    是了,百里策不喜欢青楼里的女郎。

    纵然青楼有瞧着清纯的清倌人,可是百里策是不会喜欢的。这个男人,觉得青楼里再真的清倌人也是装模作样。他爱的,是良家女子,真正清白的身子清白的心。

    这一次,是百里策第一次踏足南府郡,他已经如从前一般置办自己的情人。

    实际上,在全国各处,百里策所养的外宅也是多得百里策自己都记不清了吧。

    正如侍卫赵霖说的那样子,百里策会很快对到手的女子失去了兴趣了。

    那些红颜娇娥,其中不乏才色双绝的。

    可是她们很多只是没名没分的外室,连个妾的名分都没有

    而百里策如今蕴含了浓浓兴致的眸光,却也是落在了元月砂身上:“本世子既然是心系百姓,那么元二小姐对江南百姓有如此恩德,自然也是不得不感激于你了。”

    元月砂一双眸子涟涟生辉:“如今豫王和梁王相争,宣王世子作为皇族宗亲一直都站在豫王那一边。豫王母亲刘氏是江南人氏,更出自江南大族。在这份姻亲的关系之下,江南官员之中不乏有支持豫王殿下的。江南之地气候温润,盛产粮米,并且财膏丰厚。每年江南的官员可以为豫王提供大笔的银两!可如今江山水患,灾民满地,陛下震怒,以后追究责任只恐怕会是江南官场一场巨大的动弹!豫王殿下让世子前来,是想要这灾后之事处理得漂亮一些,也好保全若干官员。世子如今,代替豫王掌控整个江南官场,也自是希望这场水患之灾能早日安定。”

    元月砂侃侃而谈,竟似对朝廷局势了如指掌。

    纵然已然知晓元月砂不俗,可是百里策仍然是难掩内心的惊讶。

    区区一个南府郡破落户的二小姐,她怎么能知晓这么多?

    想到半年前元月砂落水的传言,百里策甚至荒唐的想到了借尸还魂这个说法。

    旋即他自己却也是摇头,这怎么可能?

    然而元月砂确实也是句句都说到了锋锐之处。

    元月砂虽口口声声,自认粗鄙,可这份才学、见识却冠绝南府郡。

    百里策瞧着眼前这张纤弱秀雅的脸庞,那女子容貌轻轻的隐藏在薄纱之后,若隐若现。

    他素来多疑,好奇这张神秘纤弱的面颊之后,可是有着别人的影子?

    “元二小姐一介纤纤女流,闺中秀女,远在南府郡,却千方百计的去打听那些个朝廷之事。你知晓这样子多,究竟是想要求什么?”

    元月砂眼观鼻、鼻观心,眸光柔柔:“世子爷,并不是每个女子都甘于后宅,做个操持家事的贤内助的。为什么女人不能谋算天下,和男人一样议论朝政?”

    百里策轻轻的眯起了眸子,眼睛里面精光掠动。

    想不到元月砂居然有这样子的野心,这虽然罕见,可这样子的女子也是有的。

    他慢慢的站起来,缓缓的说道:“二小姐见过苏家那位苏颖,苏三小姐艳绝京城,美貌绝伦,更是才智出众。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是本世子从来未曾对她倾倒过。你可知晓,究竟是为了什么?”

    百里策站在了元月砂的身后,轻轻的弯下身,在她耳边说道:“这并不是因为我已经有了妻子,而是因为我根本瞧不上她。其实她只是苏家养女,身份卑贱,就算是努力学习高贵的仪态,可是我仍然能嗅到因为出身带来的一丝低贱之气。而且,在她眼里,所有为她倾倒的男人都是入彀的猎物,可利用的蠢货。其实这样子的女人并不明白,若没有男人的宠,她什么都不是。”

    百里策虽说的是苏颖,可是却也是暗示元月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