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8 声名大噪
    元月砂轻叹:“父亲,其实,其实女儿是真心捐出这些身外之物。”

    元原朗顿时皱眉,眉宇间流转冷怒暴躁之意:“月砂,怎么这样子不听话。”

    三个女儿,就元月砂不听话。

    瞧元攸怜,平时刁钻,让她跪就跪了。

    婧氏拭泪:“老爷还是保重身子,不必为这个逆女动怒。妾身待她,已经是恨不得将自个儿的心肝给挖出来。可人家眼里,挖出来的心肝也还是臭的。”

    她的话,元原朗是赞同的,果真养不熟。

    这元月砂生在就是有反骨。

    婧氏慢慢的捏紧了拭泪的手帕,眼睛里面却也是不觉流转了几许的恶毒。

    “不过老爷,月砂年纪还小——”

    元原朗不耐:“也不小了,会惹事了。”

    伶牙俐齿,忤逆不孝!

    婧氏贤惠,都这个时候了,还为这个忤逆女开脱。

    婧氏冷笑:“妾身的意思是,月砂既然年纪还小,那么她说的话儿,必定是不作数。她小孩子做错事呆在家里,咱们大人替她说,说她后悔了。将那份元家的嫁妆给要回来。”

    说到了这儿,婧氏还悲天悯人的叹了口气:“可惜,可惜她脸皮薄,都是不乐意出来见人了。”

    元原朗不觉眼神一亮,不错,他当爹的在,哪里轮得到女儿说话。

    婧氏暗自窃喜,如此一来,嫁妆拿回来,而元月砂声名尽毁。

    她这样子才是个好嫡母。

    芷心听得脸蛋都白了,这可是将自家小姐往死里逼啊。

    元月砂微笑:“父亲是决意软禁我一辈子?”

    元原朗不答。

    却不由觉得,若是元月砂疯病没好,倒是好了。

    “且不说父亲未必能拘住女儿,元家人多口杂,总是会流出几许闲言碎语,污了父亲名声。”

    如此算计女儿,这自然是一桩丢人之事。

    元原朗冷哼,心忖果真逆女。

    元月砂一双眸子清辉涟涟:“父亲必定是觉得,这些流言蜚语,不足为虑。若是往常,一定是会如此。可是如今因为江南水患,咱们隔壁郡县可是来了位了不得的人物。女儿深闺之中,也是听闻过风徽征风大人的名声。他乃检察院左都御史,这一次因为江南水患到了这儿,故而兼任江南道巡查御史。他手执御赐的金牌,可以先斩后奏,专治此次水患之中贪墨的官员。”

    元原朗听到了风徽征三个字,顿时身躯一震,寒毛倒竖。

    这位风大人可是举国闻名的狠角色!

    据说他性格古怪,又聪慧绝伦,让他出名的则是这美颜御史的心狠手辣。

    本朝太祖定下了铁律,贪墨四十两白银就剥皮塞草。

    太祖皇帝铁血,那时候还无人轻犯。

    可日子一久,换了几个皇帝,渐渐便是轻慢律令了。

    直到出来一个风徽征。

    百年未见的酷刑又在这妖孽酷吏手中重现。

    据说那贪官剥皮时候,风徽征还亲自到现场指点欣赏。

    由此可见他办案之狠辣。

    只提及此人名字,已然是吓得元原朗一身冷汗。

    耳边,还听到元月砂幽幽说道:“如今整个朝廷都为赈灾银子的事情发愁,倘若捐赠给灾区的银子,出现了什么丑闻,女儿也担心风大人会关注一二啊。”

    元原朗知晓元月砂的意思,却已然知晓自己不敢了。他瞧着自己女儿,眼睛里面恨意无限。

    元月砂回望他,一双眸子却也是明润无辜。

    元原朗恼恨:“我怎么生了个你这样子的女儿?”

    他不会原谅元月砂,永远不会。

    芷心听得心堵,从前的小姐,是极在意元原朗的。

    想不到老爷这样子偏心。

    元月砂却不在意,福了福:“是女儿不孝。”

    婧氏想到那些个嫁妆,心口滴血,瞧着温驯面颊也是不觉微微有些扭曲:“从今往后,家里便是断了你的月钱。”

    元月砂笑笑:“女儿也是不敢跟母亲相争,那些嫁妆没了,匣子里还有几件首饰。待女儿当了,还能支持一段时日。”

    说罢,她轻轻福了福,转身离开。

    婧氏可谓是恨极了,旋即又极可怜的看着元原朗:“老爷!”

    元原朗一阵子烦躁,冷冷道:“待策公子离去后再说。”

    婧氏眸光一亮,到时候将元月砂捉去卖了。

    旋即,婧氏内心之中却也是流转了几许的担切:“老爷,妾身也不知那策公子是何等贵人。月砂自然不配嫁给他,可若策公子纳她为妾——”

    元原朗不动声色:“以他身份,那逆女还不配做妾。”

    婧氏倒吸一口凉气,这策公子究竟是何身份?竟如此高不可攀?

    元原朗却并未解释。

    接下来几日,淫雨霏霏。

    坊间多议论,说只怕江南府的水患也是越发难以收拾。

    庭院之中,雨水轻轻的打在了芭蕉叶上,又一缕缕的流在了地上。

    芷心替元月砂掩上了窗户,生恐潮润的水汽透入了房间之中。

    几上铺着雪白的宣纸,元月砂正认真的写着字。

    芷心感慨小姐似乎是变了许多了,从前她不喜欢读书,也嫌写字手酸。

    可是现在,她整日腻味在了书纸之间。

    那日得罪老爷,小姐能全身而退,芷心仍然觉得好似做梦一样。

    却又担切,这一时安宁又能持续多久。

    她知晓,无论是老爷还是夫人,都是恨透了小姐了。

    然而这几日,元月砂捐尽嫁妆的事情,却也是传遍了整个南府郡。

    何止南府郡,恐怕整个江南都在议论元月砂。

    一个女子,能为了灾民,倾尽自己的所有,这样子的善行自然是为之歌颂。

    元家二小姐的纯善之名,顿时也是传得沸沸扬扬的。

    这样子的结果,也是芷心没想到的。

    她听到了那些称赞元月砂的话儿,也是不自禁的自豪起来了。

    有了元月砂开头,据说江南仁善的富商们也是受了鼓舞,纷纷慷慨解囊。

    一时之间,民间也是筹集了大笔善款,以供资助那水患灾民。

    而关于这位元二小姐的种种故事,也是在坊间描述得绘声绘色。

    说她母亲是商女,是盐贩,资助了元家,却被夫君所鄙弃,死得不明不白。

    而元月砂这一次捐助嫁妆,做出如此善行,更是被元家所针对欺辱。

    有些好事的人,趁着这些事儿议论的火热,居然将这些故事编成话本,戏曲弹唱,又让说书人说书。他们还给这个话本取了个好听的名儿,叫作雪月记。顾名思义,意思就是指元月砂清如冰雪,皎洁如朗月。

    短短时间内,元月砂居然拥有如此盛名,这是很多人都没想到的。

    芷心不觉心忖,小姐有了名声,老爷也不敢对她过于苛刻吧。

    耳边,却也是听着元月砂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写字手生,字总是写得歪歪扭扭的。”

    芷心看着宣纸之上的字迹,果真是如此。

    她不觉出语宽慰:“在芷心瞧来,小姐已经是十分厉害了。毕竟,小姐从前很少读书的。”

    元月砂沉默的想,其实从前,她读过很多书的。她只是字不好,因为她觉得不必在练字上花费过多的功夫。那时候,总有人很温柔的为自己念书,解释那书本里的意思。

    后来,后来又有另外一个人那么做——

    她忽而打断了自己的念头,元月砂不想想起后来那个人,一点儿都不想。

    如今元月砂雪白的宣纸之上,歪歪扭扭的写着三个字。

    风徽征!

    传说中面美心狠的铁血御史。

    她之所以写上了风徽征的名字,并不是因为如何怀春倾慕,而是因为她将风徽征看成自己的一枚棋子。

    自己的计划已经开始,她不但要布局,还需要借力。

    倘若有人知晓元月砂的想法,必定会骇然无比,并且笑她不自量力。

    谁不知晓风徽征不但铁血狠辣,而且聪慧绝伦,是个绝顶聪明的人。

    想要杀风徽征的人可以从京城拍到南府郡,可那些人统统没有成功,反而成为风徽征的剑下鬼。

    元月砂皱眉,瞧着自己丑得要死的字。

    “芷心,换宣纸。”

    她俏丽的脸颊上一双眸子灼灼生辉,却也是决意要继续练下去。

    元月砂不信自己练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