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4 许你为妾
    唐络芙也没想到,她吃惊的看着元月砂,仿佛不认识元月砂。

    可她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心中却也是浮起了恼怒和恐惧之意。

    “你,你居然这样子说,我大哥绝不会喜欢你这等无耻的女人。从今往后,你休想跟我们唐家扯上任何关系。”

    她只恨不得元月砂立刻被自家大哥抛弃,尝尝伤心欲绝的滋味。

    可那五百两银子怎么办?

    只盼望元月砂听了会服软。

    元月砂却微笑脸:“好呀,我自是乐意的。对了唐姐姐,你这一身衣衫,还是我给你做的。如今要撇开关系,可要将你这一身衣衫剥下来,赤着身子回去。唐姐姐这一身皮肤极好,很多人想要瞧一瞧的。”

    唐络芙的自尊已然是被元月砂狠狠蹂躏,踩在了脚底下,她再也是按捺不住,狠狠一推。

    这贱人,这个贱人!

    而元月砂这纤弱的身子果真是娇弱好推到,被唐络芙一推,一推就倒。

    她闭上眼睛,等着今天第二次当众摔倒。

    这个时候,那些贵女大都还在琼花楼下等着乘坐马车。

    她们都会瞧见如此精彩一幕。

    唐络芙欺辱小白花。

    可这一次,元月砂并没有摔在了地上。

    她如羽毛一样轻柔的身躯,并没有摔落在地上,而是落在了一片厚实的胸膛之上。

    闭上眼,似能嗅到对方衣襟之上的熏香。耳边却也是听到了策公子有几分戏谑的声音:“元二小姐今日怎么总是被人推到?”

    元月砂不觉轻拢秀眉,她一贯不喜欢跟人如此亲近的接触。除了,一个人。

    恍惚间,却也是回忆起当年尚是孩子的飞将军偎依在萱华郡主怀中的场景。

    相贴之处传来的温热之意,让元月砂泛起了阵阵的恶心。

    她蓦然闭上了眼睛,免得让人瞧见了眼睛里面流转了厌憎之色。

    而策公子却也是伸手按住了元月砂的肩头。

    对方身躯轻轻的颤抖。

    策公子不觉流转了几许的异样,一缕怜惜之意顿时也是一闪而没。

    而此时此刻,众目睽睽,唐络芙推人之事众人皆见。

    湘染更是凄然道:“唐小姐为何咄咄逼人,二小姐并不是不乐意为你出五百两银子。只是,如今小姐捐尽了嫁妆,回去也是要受挂落。一时间,还当真是凑不齐了。”

    湘染这样子一说,别的人也顿时心生明了,为何唐络芙居然是如此羞辱元月砂。

    而唐络芙的面颊顿时不觉涨红。

    “好你个贱婢,胡说八道什么?我唐家也是官宦之后,家道中落罢了,区区五百两银子又算得了什么?”

    若不是看着湘染会些个武功,唐络芙能当众抓花她的脸。

    “元二小姐,你不就是痴恋我家大哥,眼见大哥对你冷待,你心有不甘,竟然是存心羞辱。你在外边轻浮孟浪,可别忘了你跟我大哥是有婚约在身的。”

    唐络芙眼见策公子对元月砂怜爱有加,不觉气得浑身发抖。

    却干脆扯出了元月砂与唐家定亲之事。

    谁不知晓元月砂倒贴他们唐家,很是不要脸。

    元月砂凄然:“唐姐姐,都是我不好。”

    愈发显得唐络芙欺辱她。

    马车上,元明华撩开了帘子,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她内心明了,唐络芙吃了亏。

    心里却越发暗惊,元家这个傻子,如今变聪明了。

    “大姐姐,咱们还是走了吧,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难道你还想装贤惠?说得好似别人能多看你一眼。”

    元攸怜语带讽刺。

    元明华狠狠的抓紧了车帘子,随即手指头一根根的松开。

    这一次,她并没有故作姐妹情深等她那个二妹妹,冷怒道:“走!”

    元明华还好奇,母亲的命根子,怎么就让湘染给拿出来了。

    唐络芙也是含怒离去。

    南府郡的贵女们看足了好戏,心思各异。

    策公子颇有兴致的看着眼前如雪清润,秀丽单薄的身影。

    “元二小姐如今瞧着是落了单,不若,让我送你回元家可好?”

    元月砂眼观鼻、鼻观心,垂下头柔柔轻语:“既是如此,便是有劳策公子。”

    她被人扶着,轻柔的上了那辆奢华之极的马车。

    许多艳慕的目光都是落在了元月砂身上,也是隐隐蕴含了几许的嫉妒之意。

    元月砂泰然自若,仿佛一点儿都是没察觉。

    她上了马车,不动声色打量。

    这辆马车内部宽阔,地上也是铺了地毯,踩上去松松软软的。

    元月砂纤弱的身影坐在了柔软的垫子上,宛如陷入了云端里。

    策公子亦上了马车,他不动声色的打量元月砂,那双眸子更是流转了几许的侵略味道。

    褪去了之前在琼花楼上的沉稳稳重,此刻他竟似流转了几许霸道。

    也许,这方才是这英俊男子的真面目。

    他忽而伸出手,狠狠的捏住了元月砂的下巴,缓缓的捏紧。

    轻薄的面纱轻轻的拂过了元月砂的面颊,纵然是有几分朦胧,却也是能瞧出这个女子五官格外的精致。

    此时此刻,这马车之上只有他跟元月砂两个人。

    他想对元月砂做什么都可以。

    而自己做出如此动作,元月砂一声不吭,好像哑了一样。

    冰雪而镇定。

    策公子不觉轻笑:“元二小姐今天,可很会骗人。”

    他缓缓的松开了手指,却不动声色悄然打量,眼前少女与那令人惊艳的冰面舞影可是同一个人?

    那面纱后的一双眸子却也是清如明雪,竟似能映照人的影子。

    那股子清凛的味道,竟似让策公子隐隐有些心悸。

    他是个倨傲无比的人,从来不知晓,一个女人的眼神,竟能让自己心神恍惚。

    旋即策公子内心却也是不觉哑然一笑。

    他怎么会有这样子的错觉呢,区区元家二小姐,这个小妮子并不知晓自己身份。倘若她知晓,就会知道,自己是能彻彻底底碾压她的存在。只怕到时候,她也是不会如此镇定自若了。

    策公子不动声色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不觉微笑:“唐文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听说他是你的未婚夫婿?”

    元月砂端正的坐着,慢慢的挺直了自己的背脊。

    却只简单的说道:“是呀。”

    策公子轻笑,笑得有几许的张扬,之前的稳重全无,反而有些说不尽的邪肆之意:“那就断了这门亲事,我许你妾室之位。”

    无论元月砂是否是那魂牵梦萦的雪中女子,他都已经是瞧中了。

    这天底下美好的东西,都是应当属于他,让他摘采。

    他就是这样子的霸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