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2 风头无二
    不安什么,难道元月砂还不会给自己银子不成?

    想到了这儿,唐络芙都觉得有些可笑了。

    元月砂不给?这绝无可能。

    就好似今日自己这一身华贵的衣衫,还不是元月砂贴着送上来的。

    只要自个儿轻轻一张口,要什么东西,这傻子还不是赶着送上来?

    那婢女已然是在卷册之上提了唐络芙的捐赠数额,唐络芙也没犹豫,将自己名字端端正正的写了上去。

    元月砂面纱后的脸蛋,却不觉绽放了一缕悄无声息的笑容。

    碟子里的酥酪樱桃也只剩下了一点点了,用勺子也是不好刮起来。

    元月砂伸出了手指头,轻轻一擦,粉嫩的舌尖儿舔过了自己的手指。

    那双美眸之中却也是流转了一丝凉丝丝的味道。

    她吸允手指上甜点的样子,宛如猫儿一般慵懒而天真。明明旁人这样子做定会显得不雅,可元月砂做出来却也是那般的随性天然。

    唯独那一双深邃的瞳孔,却好似掠过了一缕冰冷的嘲讽。

    这样子的小小动作,可巧便是入了策公子的眼。

    他盯着元月砂粉嫩的红尘,只觉得宛如一股子电流涌过!

    明明对方是个怯弱不堪的小女孩儿,却仿佛拥有了妖孽一般的摄魂吸引力。

    好似他这般阅尽春色的男子,竟也为之蛊惑。

    不,他被蛊惑也不仅仅是因为今日的元月砂。

    恍惚间,策公子的脑海之中又涌起了那道惊鸿一瞥的雪中身影。

    那是去年的冬日,他在冰湖之上瞧见的场景。

    西月湖名字虽然是极为动听悦耳,可那冬日的湖面却是无比危险的所在。

    只需稍稍不慎,就会落入了轻雪所掩的冰缝之中。

    然而就在这极为险恶的所在,却也是偏偏有那么一道婀娜的倩影,一身雪衣,却翩然起舞。她整个在雪花之中,是那样子的美丽,那样子的圣洁。阳光照在了那个女子身上,好似给她的身上染上了一层明润的光彩。

    他瞧得目瞪口呆,却又偏偏不好近前。

    直到现在,策公子都是不知晓自己看到的是否是幻象。

    对方也不知道是神仙还是山妖,却也是美得不可思议。

    事后策公子也是不觉告诫自己,也许不过是个美得出奇又功夫极好的姑娘在跳舞。

    可世上当真会有这样子的人?

    想不到,自己在南府郡,居然是遇到了元月砂。

    从他瞧见这个元家疯癫的二小姐的第一眼,他仿佛就看到了魂牵梦萦的身影。

    那女子那时候戴着面纱,而元月砂的脸蛋也是轻掩在了轻纱之后。

    绚丽冰凉之中,却也是蕴含了一股子说不出神秘味道。

    便是那第一美人儿苏颖,也是不觉让策公子忽略。

    苏颖亦然留意到了这一点,心中含酸。

    她知晓策公子的身份,因为某种原因,策公子并非她的目标。

    可饶是如此,苏颖也不喜欢自己被忽略。

    她虽不见得要让这世间男子都爱上了她,却希望自己永远是众人焦点。

    纵然是有人将她比下去,却决不可是眼前这个傻子。

    而苏颖面上,却也是一派宽和大度,温厚善良的样儿。

    此刻,婢女也是到了苏颖身前。

    苏颖轻轻垂头,解下了颈项间的明珠。

    “将这珠子卖了,折换银两,给那些个灾区百姓。此外,我再添一千两银子。”

    她如此大方,让在场的人也顿时吃了一惊。

    苏颖人美,颈项前的珠子也美,那珠子衬托得人更美。

    任谁都瞧得出来,苏颖脖子上那珠子明润无比,是珍贵的物件儿,有钱也是未必能买得到。那些个珠子不仅颗颗浑圆,而且一般大小,也是不知晓多少心血才能攒齐。

    苏暖顿时大惊:“颖儿,这可是你的心爱之物,你向来喜爱明珠,好不容易攒了这么一串儿大小差不多的,也是不知晓废了多少心血。这串珠子,你也是极为喜爱。若放在市面上去卖,怕少不了两万两银子。你,你也是不必如此。便是心存仁善,哥哥也是会为你想法子,何苦委屈了自个儿?”

    他心疼苏颖,疼到了骨子里去了。

    自己这个妹妹,就是如此的美貌、纯善。

    苏颖却含笑摇头:“大哥也是不必说了,你知晓我性子倔,决定了的事情,便是不会更改。更何况,我一想到那些受灾百姓的惨样儿,又如何有心情带着什么珠玉宝贝?”

    苏暖也是无话,任由妹妹放下了那串明珠了。

    一时之间,苏颖的风头无二,她的纯善、美貌、大方,压得在场女眷都是透不过气来,却让那些男子人人倾慕。

    就连那策公子,也是不觉抬头,将苏颖给瞧了瞧。

    那些女郎里面,也是有些个心中不平,含酸生嫉的,可是也自认没有两万两银子的珠串来争风头。

    纵然是不平,那又如何?

    只能是生生将一口气咽到了肚子里面去,恨得咬碎了银牙。

    而苏颖之后,那些个剩下的贵女也就捐赠个几两银子。这数目虽然没什么不对,可挨着苏颖后面开这个口,有些姑娘面颊之上也是有些个羞愧局促之色。

    元明华也是瞧在了眼里,暗忖这个苏小姐果真是个爱争风头的。

    不但爱争风头,还不理睬别人会不会尴尬。

    而且,自己也还没开口。

    这不是落了脸面吗?

    便是之前开口的,苏颖捐这么多,不是也不自在?

    元明华也不觉瞧瞧元月砂,暗忖这傻子也不能捐多了。

    不然自己要是少了,岂不是丢人现眼。

    那婢女到了两个人的席位跟前,元明华想了想,还是让元月砂先开口。

    否则,若这小蹄子故意说高些,岂不是做了她踏脚石。

    元月砂却也是不觉轻轻的叹了口气,是那样子的天真和悲悯:“是啊,那些受灾的百姓好可怜的。我捐,捐两百万两。”

    那婢女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只道这元二小姐说是两百两。

    “元二小姐,方才你说捐赠的数额是——”

    纵然之前没人留意元月砂,没听到元月砂说捐赠两百万两。

    可是这婢女如此失态,又再次追问,所有的人注意力也是被吸引过来。

    在所有的人眸光凝视之下,元月砂的样儿还是如此的认真和直接:“我说,要捐两百万两。”

    她嗓音还是这样子的柔柔的,可是所有的人都被怔住了。

    苏颖方才的高贵自矜之色顿时绷不住了,锐利的目光顿时向着元月砂扫了过去!

    四周很安静,便是落根针,也是能听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