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5 簪花宴
    芷心瞧向了大小姐。

    外头都传,元家大小姐是个贤惠人儿。

    可元明华明明听到了,却充耳不闻。

    元攸怜炫耀似的比划这发钗,漂亮的脸蛋却也是流转了恶毒:“二姐姐,这姐姐妹妹的感情好,一根发钗换着戴,不是常有的事儿?”

    芷心急切:“三小姐,你这不是欺辱我家小姐吗?”

    元攸怜面色一沉:“贱婢,多嘴多舌,本来打发去庄子上了,若不是二姐姐仁慈,哪里会招你回来,小心将你卖到窑子里面去。”

    芷心面色苍白,摇摇欲坠。

    元明华不动声色,这粗俗也有粗俗的妙处。

    元攸怜得意洋洋,正要将这发钗插到自己发间。

    一只手伸出来,捏住了她手腕。

    那女子手掌用力,却听元攸怜一声痛呼。

    那发钗,却被这婢女轻巧的夺走了,捏在了自个儿的手中。

    芷心却瞧得呆住了,这婢女是小姐清醒后新添的,叫做湘染。

    湘染平时话不多,想不到居然这样子横。

    她瞧着虽然解气,却也是不觉为湘染担心起来。

    湘染夺了钗,送到了元月砂跟前。

    元攸怜气结,她皓腕上有了嫣红的手指印,触目惊心。

    这贱婢居然真用力!

    元明华也是瞧呆住了,目光闪动。

    元攸怜指着湘染,尖声道:“贱婢,贱婢,你好大的胆子。将她拖出去给我打死,不知轻重的贱奴婢。”

    湘染却冷笑:“三小姐也不必耍横,我是二小姐的人,又没卖身,只甘愿服侍二小姐。打死我这良家子,要偿命的。”

    元明华淡淡说道:“你不是我元家奴婢,在元家做什么?元家不留这等粗鲁之人,你若不肯走,那便报官。”

    “好啊,若不怕别人知晓妹妹抢姐姐发钗,因为让我动的手,那就去报官啊。不过大小姐不怕,损及了三小姐的名声,是三小姐嫁不出去。”

    湘染也是个横的。

    元攸怜气得面颊通红,只不住尖叫:“贱人,贱人!”

    却还是心虚了。

    元明华止住元攸怜,让她消声,丢人现眼。

    “二妹妹,你怎么说?”元明华盯住了元月砂。

    元月砂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了擦发钗,又扔了手帕,再将这枚发钗稳稳当当的戴在了发间。

    她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云,竟自有些淡漠和气派。

    戴好了发钗,她才轻轻的抬头:“我身上有病气,染在了首饰上,这钗三妹妹还是不要戴了,免得过了病气给三妹妹。”

    元攸怜冷笑:“谁稀罕你的脏东西。”

    元月砂对元攸怜的话儿充耳不闻,只盯住元明华:“对了大姐,我发病时候,那些个嫁妆让母亲替我看着,让母亲劳心了。我这个女儿怎可这样子不孝,我要拿回来。”

    元明华面色一变,心忖,果真是不傻了。

    还这么贪,一个病秧子,居然还要这些个东西。

    吃了的还要婧氏吐出来不成?

    她故意柔声说道:“你身子才好,何必操心这些俗事,还是快些养好身子才是。”

    元月砂却又沉默下来,什么话儿都没有说。

    元明华觉得她不但面上有一层轻纱,整个人也似乎有淡淡的雾气笼罩,让她瞧不清楚这个二妹妹。

    可是她配跟自己斗吗?自己要让她粉身碎骨!

    元明华故意和气说道:“再过几日,南府郡的姑娘们又举办了簪花宴,你半年多没见人了,何不出去走走,散散心,好过整日闷在了屋子里面。”

    芷心唇瓣动动,想说自家小姐素来也是不喜欢那些个应酬。

    可若是小姐一直闷在屋子里,不出去走动一二,似乎也是并不如何的好。

    元月砂没说话,元明华不觉柔柔相劝:“好妹妹,姐姐也是为了你好,难道你还真跟三妹妹计较?她还是个孩子,说话不知晓分寸的。”

    她只怕元月砂不去,若是不去,她设计好的计划岂不是泡汤?

    从前这个二妹妹对她也是敬重有加,说的话儿句句都听。

    想到这儿,元明华眸子深邃,隐隐有些试探之意。

    元月砂却似什么都没察觉,只抬头瞧唐络芙:“唐姐姐去,我就去。”

    一如未疯之前对唐络芙的依赖。

    唐络芙面上泛起了纠结之色,欲言又止。

    她自然是想去,可是一身行头,怎么置办?

    元攸怜瞧着她那一身寒酸的衣衫,流露出了鄙薄之色。

    “我——”唐络芙支支吾吾的。

    元月砂有气无力的说道:“我病好了,以前的衣衫不合穿了,待会了请裁缝做衣衫。我做一套,唐姐姐也陪我做一套,衣衫首饰配起来,整整齐齐的大家一块儿去。”

    唐络芙这次却不敢拿乔了,憋了半天,也只说道:“也好。”

    元月砂又似露出了倦怠之色,让芷心扶着她去休息。

    元明华不觉心忖,原先元月砂虽然痴肥可还算精神,如今却也有些像个纸片人。

    离开了元月砂住处,元攸怜揉着发红的手腕,却不觉娇滴滴:“大姐姐怎么这么心善,让那王婆子过来,一个麻袋装了,扔去疯人塔。就说,我这位二姐姐疯了。”

    她面娇心狠,盯着自己红红手腕,面上狠色更深几许:“还有那个湘染,会些武功。王婆子不是认识一些江湖道上的人吗?叫几个男人,把那个湘染给玩残了。”

    元月砂盯着元攸怜,好歹也是个贵族小姐,这些话说出来也不嫌脏。

    便算是心肠当真那样子的黑,总是要做出高贵的样子。

    夏虫不可语冰。

    偏偏元攸怜不依不饶:“大姐姐,我就不信你喜欢这个商女生的孽种。”

    元明华淡淡说道:“人言可畏。”

    元攸怜顿时一怔。

    元明华缓缓道:“薛氏女医好了她,整个南府郡都知晓了。爹爹最重脸面,咱们也要爱惜名声。”

    谁让婧氏之前不送元月砂去疯人塔?

    之前不送,现在也不好送了。

    元攸怜迟疑:“大姐姐的意思是?”

    “若是这次簪花会,二妹妹又疯疯癫癫做出什么丑事,那么就说明薛氏女并没有将她医好。母亲心力憔悴,终于还是送她去疯人塔,这也是为了全元家的颜面。”

    元明华气定神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