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2 元家妖孽
    四年后,南府郡。

    下人莲心不觉回禀:“回夫人,二小姐如今身子好了些,话儿也说得有条理了。瞧着,似乎当真是大好了。”

    莲心还有些话儿,到了唇边,却也是生生咽下去。

    半年前二小姐元月砂落水受惊,从此便是神志不清,宛如疯癫。

    近日神医薛氏女可巧来到了此处,巧施医术,妙手回春,居然是将元月砂给医好了。

    莲心轻拢眉头,她不由得觉得,清醒后的二小姐,似乎是跟从前有些不大一样了。

    怎么样子不对劲,她也是说不上来,总之是不对。

    从前二小姐很大方的,莲心嘴甜,总能讨到一些赏赐。有一次,还得了一枚金瓜子。

    可是如今,任她说得口干,那少女一双眸子总是冷冷幽幽,竟不见有半点波动。

    莲心瞧着,也是觉得心里瘆得慌。

    婧氏听了,一阵子烦躁,面上却仍然是一派和顺之色。她打起了精神,做出欣悦姿态:“可怜的孩子,如今可算是好了。瞧着她那个样子,我心里也好生难受。她亲娘死得好,倘若一直不见好,别人还以为我这个做填房的苛待了她。只是,当真见好了?”

    婧氏说到了此处,蓦然搅紧了手帕。

    之前还明明是个疯了的,脑子坏了,满身污秽,吃个饭也是弄得到处都是。

    原本以为此女已除,婧氏也松了口气,怎么能好了呢?

    莲心身子微微一缩:“奴婢也不知详情,离去时候,见着,见着二小姐在喝粥。”

    婧氏听着扎心,元家三女儿元攸怜却顿时抢嘴:“当真好了?听说那肥鬼如今还瘦了,也不疯癫了?可是真的?”

    她,面容艳媚,巴掌大的小脸,细眉秀眼,泼辣之中带着几分楚楚之色。

    原本也是个极美的人儿,说话却也是如此尖酸刻薄。

    婧氏皱眉,自是不喜。这样子说话,授人以柄。

    可不待婧氏呵斥,一旁一道温润剔透的女子嗓音却也是响起:“三妹妹,瞧你说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你二姐醒了,也该替她欢喜才是。如今你这般样儿,倘若传出去,岂不是名声有损?”

    说话的正是元家的长女元明华,她身姿窈窕却气度高华,盼顾之间却也是明眸生辉。而那一张脸蛋,更美艳之中不失沉稳大气。

    元攸怜原本想要还嘴,却想到自己名声受损会殃及以后婚事,故而只能生生咽下。

    元明华拿捏她不过小事一桩,更不觉柔柔低语:“况且,二妹妹原本不胖的。小时候,那身子未发胖时候,也是个小美人儿。那眉宇五官,比我还秀丽几分呢。”

    母女两人对视,都读出了对方心思。

    婧氏感慨,还是这个大女儿聪明乖巧,更聪慧。

    两个女儿虽都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可小的那个却刻薄到了明处,这能成什么事情?

    也怪自个儿,谁让当时生的是一对儿龙凤胎。正因为这个样子,婧氏不免将自己心思尽数放在儿子上,对幺女教导未免有些疏忽。

    想到那丫头的亲娘韩氏,婧氏便平添恨意。

    元家官宦之家,前后两任妻子。

    论出身,韩氏不过是一介商贾女流,因手中财帛丰富,故而打动了元家。

    婧氏出身也是清贵,论文采风流,韩氏哪里比得上她。

    然而婧家没有钱,空有清贵,没有财帛,解不了元家的燃眉之急。

    可婧氏贴不了银子,可以贴身子。她家族清贵,嫡出的女儿原本不容做妾,然而婧氏宁可与家里面断了关系,也要做这个妾。

    元明华就是那时候生的,那时候婧氏还只是妾,元明华还只是抢在嫡女前头生出来的庶女。

    及韩氏染病,撒手没了。于是那俊俏的夫君,大笔的嫁妆,还有那不懂事的女儿都是落在了婧氏的手里了。

    这女儿,当然是让填房教导。

    婧氏对元月砂好,也不敢对她不好,不然外面传出的话不好听。

    她对元月砂可谓百依百顺。

    小孩子不喜欢读书,她怜元月砂累了,绝不勉强。

    元明华练字练得手酸时候,学规矩学得身上青紫时候,元月砂却在玩耍。

    吃的穿的,她样样挑好的给元月砂。

    小孩子喜欢吃甜食,婧氏不给她忌嘴儿,让她吃个够。好好一个小美女,硬生生养成了肥猪。

    就连元月砂瞧上了寄食于元家的穷酸,她不也睁只眼,闭只眼。

    唐文藻样子好又如何?还不是家道中落,空有好皮囊罢了。

    元月砂虽蠢钝粗鄙了一些,好歹也是官宦之女,原不必将就此等白丁。

    可要是元月砂自己乐意倒贴,又怨怪得了谁呢。

    她的亲女儿,才配嫁入高门,一生荣华。

    至于元月砂这个赔钱货,只配嫁给唐文藻这个穷酸书生。

    半年前,元月砂池塘落水,从此疯疯癫癫的。

    怎么就好了?怎么能好了?

    婧氏秀眉轻拢。

    元明华沉声说道:“母亲,如今最要紧的,是要查清楚,二妹妹这疯病,可当真是好了?”

    元攸怜小嘴一翘:“早说了将她送去疯人塔。”

    婧氏微顿,她这不是爱惜脸面吗?

    元明华握住了婧氏的手:“母亲,倘若二妹妹这疯病一直没好。就算心中不忍,也要忍痛割爱啊。”

    元明华不喜欢元月砂,正因为这个二妹妹的存在,别人都好奇为何填房的嫡女比原配的女儿大。弄得她不嫡不庶的,十分尴尬。

    更重要的是,如今她的婚事,到了一个要紧的关头,元明华并不想节外生枝。

    她温厚悲悯的面颊隐隐透出一缕恶毒,元月砂怎么不去死了好了。

    元府雪砂院中。

    天青色的帐子里面,却也是蜷缩一道纤弱秀润的身影。

    一片白玉似乎的手掌轻轻的撩开了青纱帷幕,少女另外一只手轻拢膝头,似笑非笑。

    那乌黑的发丝轻掩住脸颊,依稀可辨秀美绝伦的容颜,肌肤却是出奇的苍白,宛如冰雪一般。

    “元月砂?”少女舌尖缓缓的吐出了这个名字。

    从今往后,这就是她的新名字了。

    她不觉轻轻扬起头,任由那黑发轻盈的滑过了她的面颊。

    南府郡和京城离得太遥远,元家与宣王府也如隔云端。

    可那又怎么样,她会一步步的,攀上高峰,爬到宣王府跟前。

    想到了此处,少女却也是不觉冷冷微笑。

    正在此刻,丫鬟通禀,唐家的姑娘唐络芙来了。

    少女雪净脸蛋上一双漆黑的眸子流转了一缕光彩,有意思,来的既不是好姐姐,也不是好娘亲。

    而是原主心上的亲妹妹唐络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