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8 冤魂索命
    马车轻轻的行驶而出,百里聂撩开了马车车帘,阳光轻轻的落在他脸孔之上,映衬着他姣好五官。

    只见那青青的草地之上,已经堆着了一个小小新坟。

    祁红莲收拾了李克星的尸骨,埋在了那里面了。

    她这样子怔怔的瞧着,一双美丽的眼睛里面,不自禁的蕴含了泪水。

    她心里默默的想,克星,其实你不是什么好男人,刚愎自用,又很自私。关键时候,舍弃我而去,不肯带着我。

    可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我见着你,一句真话都没有说过。我和你好,跟你亲近,说了很多甜言蜜语,可我就是利用你,知道你被利用会死。而我,也仍然这样子做了。

    你不是好男人,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可能正是如此,我反而没有多怪你。

    你死了,我不会陪着你死,可总归替你收拾了尸骨,埋在了这儿。

    也不枉费,我跟你相好一场,跟你有过一场露水情缘。

    她轻轻的哼着歌儿,是一曲胡曲小调。

    小时候,自己唱歌时候,李克星总是眼珠子都不眨,这样子怔怔的看着自己。

    仿佛,自己是甜蜜的糖,他都看得移不开眼睛。

    他说自己唱的歌儿好听,很是喜欢听。

    这样子想着,红莲轻盈的在李克星面前翩然起舞,身姿婀娜,风韵动人。

    她仿佛仍然感觉到,对方那一双火热的眸子,就这样子死死的盯着自己。

    仿佛自己仍然是那当年那个秀美却善于跳舞的女孩子,然后轻轻一转身,就已然成为了婀娜多姿的少年女郎。

    一转身,就发觉那位英气勃勃的青年将军,死死的盯着自己个儿。

    青麟盯着那道婀娜的身影,她也知道这个女子的身份,知道她在这盘棋局所起的用处。

    如今瞧来,红莲对李克星是有情的,并非一点情意皆无。

    说不准红莲一心软,就舍不得情郎去死了。

    “殿下,要是红莲不肯出卖自己的情人,要紧时候心软,你岂不是难做?”

    百里聂却回过头,对着青麟绽放了一缕温润如许的笑容。

    他容貌逆光,五官也好似有些晦暗:“阿麟,你真的是,小瞧我了。莫非你当真以为,我便只有她一枚棋子?都这么多年了,也足够我埋了许多可用之人。”

    纵然红莲会心软,可是百里聂自然会有别的手段。

    可红莲没有心软,他觉得这个女孩子,还是有些聪明和福分的。

    青麟瞧着祁红莲,忍不住想,倘若祁红莲对李克星当真一点情分都没有。

    也许,反而并不会有什么伤心。

    没有伤心,也许也会活的快乐、开心一些。

    她轻轻的对百里聂说:“你觉得,她以后,会不会开心?”

    “她当然会开心,至少我这位长留王殿下,赏罚分明,属于她的奖赏,我自然不会吝啬。而且——”

    “她是个聪明的人,聪明的人自然会过得开心些。”

    这是上天对一个聪明之人的奖励。

    百里聂这样儿想着,却也是不觉轻轻的放下了马车帘子。

    红莲也是轻盈的跳完了舞蹈。

    她瞧着李克星的墓碑,上面没有写李克星的名字。

    她想,从今以后,自己可能再也不会来这儿。

    可能,会将这里一切都忘记了。

    忘记曾经的种种,从母亲的惨死,到身份的替换,到阴谋算计之中与情郎分离。

    这一切的一切,便是这样子轻轻的离自己而去。

    伴随李玄真的死,她好似忽而就解脱起来。

    唯有从前伤害过自己的人都得到报应,也许自己一颗心,方才会轻松又自在的。

    她的手指,轻轻拂过了自己华丽的裙摆。

    青州城。

    漆黑的夜,苏定城不由得做了个梦。

    梦中,他见着明依云轻轻的走过来,她婀娜如云,娇艳如花。

    那张温润楚楚的容貌,一如从前一样的美丽可人。

    而自己内心之中,也是又惊又喜,不觉轻轻的将明依云搂入了怀中。

    “依云,依云!”

    他荡气回肠的叫着,内心想极了这个死去的小妾。

    这一刻,他的原配夫人,他的子女,似乎都很遥远。

    他虽然娶了苏夫人,可是总是聚少离多,也没多少时间和自己的儿女相处。

    虽然明依云是后来,可是相处的时间却反而是最多的。

    当初虽忍痛除去了明依云,然而自己的内心,没一刻不是后悔的。

    尤其是,明依云还怀了他的孩子。

    这都是百里聂逼迫,自己才害死了这个美丽可人的妾室。

    然而偏生在这时,他忽而觉得自己心口一疼。

    明依云那张脸是温顺柔美的,可是却手一伸,竟然硬生生的掏出了他那一颗心!

    那一颗心,还是热乎乎的,还在轻轻的跳动!

    他一垂头,就看到明依云虽然还在笑,可是眼睛和嘴角,都是流出了鲜血。

    “侯爷,是你杀了我啊,是你杀了我啊!你说你的心是我的,所以依云来取了,依云亲自来取了!”

    他害怕极了,明依云明明一向很温柔,可是这个梦里面,为什么却这样子的凶狠呢?

    可他内心又隐隐知晓的,虽然自己口口声声,说是百里聂害死了明依云。

    然而自己内心却很清楚。

    明依云之所以会死了去,其中原因,却是因为自己舍弃了她,抛弃了这个女人了!

    “爷,妾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狠呢?”

    “你瞧,我们的孩子,多可爱啊!爷,你瞧瞧,那样儿,是不是很像你呢?”

    明依云咯咯的笑着。

    他耳边传来了婴孩儿的哭声,然后一只血肉模糊的手,就这样子的伸出来了,握住了自己的裙摆!

    他啊啊的尖叫,内心充满了恐惧。

    苏定城猛然坐起来,方才发觉自己的额头之上,都满是汗水。

    就在刚刚,自己居然是做了个可怕的噩梦,并且险些被梦缠住了。

    真是可笑,他征战沙场,杀了那么多人,从来也是没有被梦这样子的缠住。

    然而现在,他偏偏居然为了个死去的妾,居然被鬼神所缠扰。

    也许,这件事情到底有些不地道。

    那个妾很温柔,又真心,自己很喜欢,而且还怀了自己的孩子。

    所以就这样死了,自己内心深处,其实是有些愧疚的。

    想到了这儿,苏定城脸上的肌肉轻轻的抖动,蓦然拿出了剑,狠狠的劈向了一边的一面桌子,生生的斩城了两半。

    死就死了,杀就杀了,还想这些做什么?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何必为了个死去的妾扭扭捏捏。

    他原本是喜爱明依云的,就算明依云死了,苏定城也是念念不忘。

    可是因为刚刚那么的一个梦,苏定城内心之中,居然对死去的爱妾,生出了一缕厌恶之情。

    他瞧向了窗户,如今的天空已经是泛起了一股子鱼肚子的白色了。

    苏定城心想,也许是因为百里聂要来了,所以自己居然是胡思乱想。

    正在这个时候,侍卫进来,禀告:“侯爷,长留王殿下,他——”

    苏定城急切的抓住了他的手臂,抓得很紧,很疼,他的面色也好似沾染了火焰:“长留王殿下来了?到哪里了?”

    百里聂,百里聂,自己已经做好了陷阱,等着百里聂,百里聂可千万不能不来啊。

    他埋伏了刀斧手,做事很隐秘,甚至很多下属都不知道。

    那些人,都以为自己是一心迎接百里聂。

    而城外,顾厉的人马也埋伏着。一旦有了消息,便是会匆匆杀入城中,将百里聂给这样儿宰掉。

    哼,如今东海的人都说,百里聂太过于机智狡诈,好似什么妖物一样。

    可是他就不相信,百里聂当真能是什么妖怪。

    “殿下披星戴月而来,此刻,已经是到了青州城。”

    苏定城唇角,却也是浮起了一股子喜悦笑意,竟不自禁的欢喜起来。

    他那一双眸子灼灼生辉,透出了明润的光亮。

    别人都说,百里聂格外厉害,可是他却也是一点儿都不觉得。

    这么个装神弄鬼的龙胤皇子,今日就让自己剥下了百里聂的画皮。

    只要百里聂一死,青州其他的苏氏族人,便也是没有了其他的选择了。

    就算原本有意首鼠两端,如今却已然不能反复。

    苏定城唇角浮起了笑容,他让婢女为自己整理了仪容,换好了衣衫。

    当阳光轻轻的落在了苏定城的身上时候,苏定城一时竟然微微有些**。

    仿佛是因为昨日的噩梦,让他有些心神不宁。

    那个梦,偏生这个时候做,似乎也不是什么很吉利的事情。

    毕竟今日,他准备做一件大事了。

    旋即,苏定城飞快的一甩头,压去了自己心口浮起了的种种异样。

    一个梦,又算得了什么?

    梦里面的明依云虽然是可怖,可是实则明依云生前也不过是个柔弱的女子。

    生前都这样儿的柔弱,死后还能作祟。

    况且,今日的阳光,居然也是特别的明润。

    苏定城领着满城的官员,列队而立,他等待着百里聂的出现。

    百里聂狡诈,也许会试探,甚至可能以别的人代替自己。他已经查过了,就好似李玄真跟前,李玄真那个土包子,根本没见过真正的百里聂。

    唯独正式现身青州大小官员之前,接收青州的全部权力时候,他定然会真身前来。

    毕竟,苏定城是认识他的。

    这样子,才显得这位龙胤皇子的诚意。

    故而动手的地方在何处,自然也是毋庸置疑。

    苏定城盯着前方,竟不觉有些紧张。

    那最狡诈的狐狸,可是会跳入陷阱之中,这是谁都不能够知道的事情。

    不知怎么,他耳边仿佛浮起了女人的轻笑声。

    那样子的笑声,是如此的不合时宜,飘逸在阳光之下,竟然让苏定城禁不住有些个毛骨悚然!

    然而当他左顾右盼,别的人却并无什么异样。

    苏定城勉力镇定着,可是耳边却是又听到了别的声音。

    那是小孩子的哭声。

    152890250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