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7 逃不开的缘分
    石玄之已然陷入了战乱之中,他周围闹哄哄的,不知不觉,已然是染满了鲜血,杀伐之声也是传得震天响!

    他恼恨的盯着眼前一切,打心眼里面觉得愤怒,说不尽的愤恨。

    这些贱民,这些贱民!

    原本以为,这次的骚乱,不过是如之前几次的小范围抵抗一般,自己可以轻而易举的平定叛乱。除了让自己有借口

    然而自己似乎是错了,这一次的骚乱,似乎已然是处心积虑,令人不自禁的为止而心悸。

    最初的骚乱,居然是来自于自己的军队。

    如今他倒是清楚了,这些骚乱之辈,源于一份处心积虑,其心可诛。

    那些燕州的降卒,石玄之也不觉后悔,后悔自己个儿居然未曾将这么些个降卒统统处死。彼时自己因为屠城,已然是被石诫训斥。他为了少些麻烦,故而下手也是不敢太狠辣些了。

    如今看来,那些个龙胤之人,个个狡诈,纵然是假意归顺,可是却也是打心眼儿会算计,根本不是那等真心实意的归心。

    只恨自己心肠软,居然相信了。

    可这些燕州降兵也还罢了,却未曾想到,那么些个东海兵卒,居然也是会临阵倒戈。

    石诫在东海经营多年,费尽心思,占尽上风。

    没想到,那么些个叛徒,关键的时候,居然是会站在龙胤朝廷这一边,心肠这样子的狠。

    正因为没想到,最初变故之初,石玄之也是措手不及。

    甚至于因为内乱,他手下的兵马,还自己起了冲突。

    正因为如今才弄清楚,他已然失去了先机,只能是殊死搏斗。

    想到了石诫,石玄之内心竟忍不住升起了一股子的惊惧之意。

    石诫对他这个侄儿,固然是十分的宠爱,可是石诫本身,便是个极为心狠手辣的秉性。自己做错了事情,石诫并不见得会宽恕自己。要是丢了燕州,自己处境也是会极为不妙。

    想到了这儿,石玄之却也是狠狠的一刀,这样子斩了下去。

    他饱含了暴戾之气的面容之上,却不自禁的染上了点点的血污,宛如灼热刺目的桃花,瞧得令人心尖儿为之发悸。

    蓦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石玄之的眼眶之中,让石玄之的内心,顿时充满浓郁的怒火!

    王坎!原是燕州的副将。

    他本是任知州心腹,一向听从任知州的话。最初石玄之进攻燕州的时候,王坎也是带兵抵御。后来因内奸出卖,王坎也投靠石玄之。其实本不该信任王坎的,可这个人心肠狠,是他砍了任知州的脑袋,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石玄之还不放心,让这个王坎当众处死那任知州全家。而这王坎也是毫不犹豫,眼珠子都是不眨一下,便是顺了石玄之的心意。

    石玄之纵使多疑,到底还是放下了心。

    他觉得王坎不过是一个小人,为了荣华富贵,可是出卖任何人。

    这样子的小人,石玄之瞧得多了,并不觉得如何的了不起。

    给这么一个狗一样的人物,几块肉骨头吃,那么别的狗也是知道听话。

    更何况王坎确实也是有着几分本事,有他襄助,也能帮衬自己一臂之力。

    毕竟纵然是石家,内斗之事也是从来未曾少过。

    石玄之也需要减少自己的损失,增加自己的助力。

    饶是如此,石玄之仍然是不放心。

    至始至终,他都有小心提防,费心算计。

    燕州几次反抗骚乱,有普通百姓自发的报复,亦有石玄之刻意挑拨。

    他让王坎平乱,杀人,王坎手腕狠辣,从来没有任何的放过。

    也因为这样子,石玄之那浓重的猜疑,终究还是消去了几分。

    他以为,眼前的王坎,终究图谋的不过是荣华富贵。

    可是没想到,如今这般局势之下,王坎到底还是作乱了!

    一股子愤怒和耻辱,顿时也是涌上了石玄之的心头!

    他恨,可谓是恨透了王坎。这不单单是背叛,还羞辱了他的智商,蹂躏了他的尊严!

    一股子熊熊的杀意,顿时也是浮起在石玄之的心口!

    他提刀前去,不顾一切的涌上前,恨不得将王坎千刀万剐!

    咚,石玄之目中蕴含了暴戾之色,这样子不顾一切的狠狠斩落。

    却见那一股子巨力,这样儿的涌了过来。

    石玄之,本来就是武技超群的。

    若不是这样子,石诫也不会这般看重,甚至对石玄之委以重任!

    他那双眸子,蕴含了郁郁火焰,竟似,流转了锋锐的杀意。

    “叛徒!”石玄之厉声呵斥!

    而王坎眼中,也是透出了浓郁的恨意:“你们这些睿王府的畜生!我隐忍至今,不过是为了对得起任知州的牺牲,不过是,为了能够对得起长留王殿下!”

    这些畜生,在燕州杀了那么多的人,可谓是心狠手辣。

    石玄之发狠似的刀刀斩下,他的刀本来就是精钢锻造,甚是锋锐。

    比起别的人兵刃,本来便是更为锋锐一下。

    王坎匆匆的抵挡,可是只闻那咚的一声,那刀刃竟似被硬生生的斩断!

    再一斩,却是斩断了王坎的盔甲,斩得血肉模糊。

    那伤痕,可谓是深可见骨。

    若无盔甲,只怕王坎手臂也是会被石玄之这样子硬生生的斩断下来。然而石玄之并无罢手之意,他眼中流转了血腥之气,趁机再一刀斩下。

    纵然不将这叛徒砍城两片,也是能一刀再斩去王坎的一条胳膊。

    然而便是在这时候,却见眼前一道赤红身影。

    伴随咚的清越声音,只见那个女子掠来,长刃一挥,一股子巨力这样子传来。

    纵然石玄之以那力大无穷而著称,这一刻却居然被震得反而退后几步,虎口微微一麻。

    他恼恨的盯着眼前的女郎,知道她就是海陵青麟。

    石玄之是个彪悍的人,此刻内心非但没有恐惧,反而焚烧起来熊熊的怒火!

    他一双眸子,流转了缕缕的恼恨之意,煞是愤怒!

    心中却恶狠狠的想,百里雪不是恨透了这个女人,只怕如今他的阿雪已经死在京城了。

    纵然是自己放弃了百里雪,送百里雪去死。

    多少还是舍不得的。

    如今杀死这个女人,正好送给阿雪赔罪。

    想来百里雪死了后,也是会原谅自己的无情。

    青麟的身影却快得跟鬼魅一下,那一刀刀的硬生生的斩下,一连串的清脆的兵刃身影可便是这样儿的响动。

    石玄之大口大口的喘气,稍得空隙,却发觉自己双掌轻轻的颤抖,掌心居然渗透出了鲜血。

    手膀子居然在这女人剑下这样子震得酥软了,他内心之中也是顿时充满了恐惧和愤怒!

    这个女人,她,她根本就跟鬼魅一样。

    是个妖孽。

    然后,他便瞧着眼前白光一闪。

    已然被生生的震软的身躯却酸麻如斯,双手也是轻轻的颤抖,已然失去了最初的悍勇。

    然后,却感觉到了喉头一凉。

    他没抵挡住青麟的快剑!

    他听着自己的一颗心,砰砰的跳动。

    咚的一下,石玄之双膝软倒在地。

    任由,那眼前血雾弥漫。

    而那血雾之中的女郎,身子婀娜,翩翩动人,却有着一股子的英姿飒爽。

    其实战场上那么的乱,至始至终,石玄之都没看清楚这个女人的脸。

    如今他瞪大了眼睛,眼珠子映着眼前的身影。

    恍惚间,他只觉得眼前的身影,却是极为熟悉的!

    是龙轻梅!

    啊,那个女人,来向自己报仇了!

    石玄之浑身上下,透出了一股子的寒意!

    是了,自己一直不喜欢那个女人。他的秉性,和石诫是最相似的,野心也是一模一样。至始至终,石玄之都相信,他们东海的铁骑,是一定会踏破了龙胤的京城,得到了该有的荣光。石家,才会是真正的龙胤皇族。

    是了,石玄之是极为迷恋,那所谓的皇族身份的。

    他喜欢百里雪,除了被百里雪美色性子所迷,更要紧的是,百里雪是一位皇族的公主。

    一个高贵美丽,带着高贵皇族印记的公主。

    这正是让人迷恋的所在。

    正因为石玄之了解石诫,故而他都瞧得出来,石诫对于那个女人,始终也是有着一股子的心软。他还找算命先生算过,说龙轻梅克人,会让他们石家,这样儿的万劫不复的。这怎么能成?石家那锦绣般的前程,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耽误?

    这个女人,根本都是所谓的祸水。

    石诫不忍心杀之,可是石玄之却已然是不能容忍了。

    故而,洛家借助他的手,送上一尊观音时候,石玄之也没有拒绝。

    那张观音像,像极了龙轻梅的生母。

    龙轻梅喜爱这尊观音像,格外的爱惜,更极为放在心上。

    她日日抚摸,更是上心。

    这一切,都是那样儿的天衣无缝。

    龙轻梅身患恶疾,之后又被送走,远远的去了京城。

    饶是如此,石玄之还是有些不放心。

    石玄之笃定命理易数,那算命先生说的话,他一直很上心。

    龙轻梅已经是走了,分明已然是被牺牲了。可只要龙轻梅没有死,一定是会祸乱他们石姓一族!

    等龙轻梅当真死在了京城,他方才打心眼儿里面松了一口气。

    这个死女人,终于还是死了。

    既然已然死去了,看她还有什么本事,来祸乱石家!

    可是如今,石玄之却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是龙轻梅!她就算是死了,也是化为了恶鬼,向自己索命了!

    石玄之的脸颊之上,不觉流转了一股子极为浓郁的惊惧之色。

    然后,他这样儿头一歪,终于咽下去了最后一口气,气绝身亡。

    咚的一下,他的身躯栽倒在地。

    青麟的容貌之上,却凝结着一股子宛如冰雪一般的漠然。那一双眸子,眸光森森,仿佛有山顶多年不化的积雪,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她长剑一挥,石玄之的头颅,却也是生生斩下来!

    这是她的战利品!

    青麟心中,却蓦然不自禁的浮起了一道身影,母亲,母亲,你的东海,我会让它再无战事的。

    他,也是这样子想的!

    青麟轻轻的抬起头,叛军军队,已然是颓势已显,胜负已分!

    今日,天气晴朗,阳光正好。

    而定州的苗族女王,此刻云彩容色震惊,纵然被酒水污了裙摆,也是浑然不觉。

    她盯着眼前这么一张幻化出动人风采的秀雅男儿,一颗心却不自禁砰砰的跳动,有着些许说不出的惊惧。

    眼前的妖孽,也不知道龙胤皇族究竟是怎么造就拿捏出来的。百里聂就好似深深的潭水,瞧不见底。

    而这淡色的唇瓣,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这么几句话儿。

    仿佛并不知晓,这样子的话语,是何等的惊世骇俗。

    如果百里聂说的是真的,那么这足以影响天下局势。

    既然是如此,百里聂又为什么能如此的淡然镇定?

    他究竟知道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说的是什么?

    一瞬间,云彩目光涟涟生辉,容色深沉。

    耳边,却听到了百里聂和煦的嗓音:“还有两日,才是约定之期。其实今日,石玄之的人头已然是被阿聂斩下。飞鸽传说,很快王上就会知晓,这个令人欣喜的好消息。”

    云彩慢慢的平复的内心的悸动了,唇角却不自禁的勾勒起了一股子锋锐的冷笑。

    那一双眸子,更是涟涟生辉。

    “看来长留王殿下,是决意做这个东海王了。也是,殿下身份尊贵,割据一方,也是名正言顺。殿下如此心机,倒是不免让我不好将桃子嫁给你了。”

    一个可以舍弃族人的龙胤殿下,就算联姻,又能让他顾忌几分?

    百里聂的唇角,本来一直浮起了漫不经心的笑容,可是如今,他的笑容却是轻轻的收敛了。

    他那一双眸子,仿若浮起了一阵子坚定的光彩。

    那双闪动光辉的眸子,这一刻忽而流转的光华,让在场之人,为之眼前一亮。

    甚至连极为厌恶百里聂的雅朱,也是不觉为之震慑。

    百里聂,一直看着仿佛脾气很好,好似一只笑眯眯的大尾巴狐狸。

    可是现在,似乎眼前这个模样,才是这位龙胤的长留王殿下真正的面目。

    “王上错了,阿聂是没有什么大志,不想开拓疆土,不想起什么兵灾战祸。可在我心中,龙胤的国土,绝对不能四分五裂的割据。绝对不能!”

    云彩不自禁为之所震慑,口气也是渐渐放软:“那殿下不担心东海逆贼,为祸江山?”

    “王上不是早就知晓,其实豫王殿下百里炎,已然是退到了后方的肃州。并且,他已然有意折回京城。正因为如此,锦州豪强方才将本王逐到定州。只因为,他们已然以为,无需让我存在,遏制豫王百里炎。”

    百里聂收敛了神光,唇角带笑。

    云彩也是微微有些尴尬,她自然是知晓的。而且百里聂的言外之意,云彩也是打心眼儿明白。若不是这样子,她这么个苗族女王,怎么敢随便说说,要百里聂的脑袋。不错,至少以之前云彩掌控消息,百里聂也不过是枚弃子罢了。

    百里聂轻轻的叹了口气:“其实,这不过是故作假象。皇兄就是这样子忠心为国,此时此刻,他已然早就离开了肃州,前去京城。如今,我豫王殿下精锐,刚好可巧,与东海睿王的叛军遇到!”

    百里炎想要将他这个皇弟,包括沿海郡县军民,都扔给叛军。而他,则心心念念赶回去,顺利登基,掌握名分。至少,能割据半壁江山。

    只不过谁让豫王殿下和睿王石诫那么有缘分,两个人都跑得那么快,却都不约而同的,在京城撞见。

    彼此,都想暂时避开对方,却是想逃都逃不掉。

    152795470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