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有些事情细思极恐
    银倾月走以后,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三个人,水忆初,白衣,和丫鬟嫣红。

    这是白衣第一次见到水忆初,场面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还是水忆初率先打破了沉寂。

    “属下叫白衣,之前跟在爷身边的那个叫黑衣。”

    “你俩就没有……换过别的衣服吗?”

    “嗯。”白衣尴尬地挠了挠头,“之前也有换过的,只是换过之后爷总叫错我们的名字,所以干脆就不换了。”

    “是吗?按说小月记性挺好的,一般不会犯这种错误呀!”

    呵呵,哪是记不住,是根本就没记过好吗?但是这话白衣可不敢说出来,万一主母心情一好告诉了主子,他不就遭殃了嘛!

    “刚刚那个娃娃脸说,你们已经跟了小月很久了。可是据我所知,小月的这一世,是绮蓝大陆云家的孩子,那初月殿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建立的?”

    “嗯……很早了,大概是那一场大战之后不久吧。只不过那时候我和黑衣还非常小,尚且不记事。我们的父亲那时候都跟在爷的手下,到后来父亲去世以后,我们就接管了初月殿,便一直陪着主子到现在。”

    “那他不在的时候就是你们俩管事的?”“是啊,他不在的时候就是我们两个在主事。主子行事很神秘的,一年当中有绝大部分时间都不在殿中。就连我和黑衣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在二十几年前他突然回来跟我们说,他要去轮回,让我们好

    生守着初月殿,等他回来。”

    “二十几年前?”水忆初没想通二十几年前有什么关键的时间点,“他有说为什么吗?”

    “没有,主子只说,他要去寻找他等待那个姑娘。”白衣想了想,补充道,“哦,主子还说了什么……时机已经成熟,该来的都要来了。”

    “时机已经成熟,该来的都要来了……”水忆初反复默念了几遍这句话,心中隐隐有了些猜想。

    小月他是言灵师,能够通晓过去和未来,他一定是算出,在那个时间点,我们这些在当年失去的人,都会一个一个慢慢的回来。

    只是,他为什么要去轮回呢?天道之子不是不能进入红尘的吗?他为什么可以顺利的轮回?难道天道不管吗?

    越想水忆初越糊涂,那一日她与苏吟雪在冰原战斗之时,苏吟雪的力量明明已经超出了绮蓝大陆所承受的范围,可天道丝毫动静都没有,仿佛根本不曾见到一样,这种态度就很是奇怪了。

    再加上今日听到了这一番说词,水忆初不禁怀疑天道真的是公正的吗?

    若是不公,天道为何不公呢?天道又不是人,怎么会有情绪化,让规则只针对谁不针对谁呢?

    不对……不对!

    天道不会说话,也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公平的,这个观念一直都是大家默认而已,可从来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

    若说这个想法只是大家一厢情愿的想法,那么是不是说天道极有可能就是一个类似于人的生物,在根据他的喜好来控制着这个世界的一切……

    有些问题真的细思极恐,这一个念头一经产生,就是洪水一般刹不住车了。水忆初想着想着就起了一身冷汗。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空间。对于阴阳镯空间来说,她就是那个类似于天道的人,在掌控着空间当中的一切,根据她的心情对空间之中的一切进行改造。甚至在她实力越变

    越强以后,还能够控制空间当中的天气变化。

    会不会……他们所认为的这个世界,其实只是一个私人空间,而那个所谓的天道,其实就是这个空间的主人!

    只是这个主人从来不曾露面,没有人知道,他们所生活的世界其实是一个空间罢了……

    水忆初越想越觉得可能,心中的绝望感又加了好几层。

    对于主人来说,只要他一个念头,空间就可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身在这空间当中的他们,就像蝼蚁一般,又有什么资格去反抗呢?

    想到自己只是一个被天道操控在手中的棋子,水忆初就是一阵气闷。

    哎,那小月是谁?小月是天道之子,如果天道是一个实际存在的人的话,那小月是谁?

    小月真的是那个天道的儿子,还是只是他创造出来的一个人?

    水忆初越想越乱,开始懊恼地捶自己的脑袋。

    白衣看得心惊肉跳,心想他也没说什么呀,怎么就让水忆初陷入了长时间的深思?以至于自己喊了他十几遍都没有听见。

    “那什么,夫人,你没事吧?”白衣赶紧抓住她的手,不让她敲自己,担忧地问道。

    水忆初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神游了半天,有些尴尬。将手抽回来,水忆初摇了摇头:“我没事儿,只是刚才想到了一些事情,一时走神罢了,不好意思啊。”

    白衣虽然听到了她的解释,但心中仍然惴惴不安,心想着等会儿还是报告一下主子也比较好,给她找个炼丹师来看一看。

    万一有个什么后遗症啥的,他没能及时报告导致了病情延误,主子还不得劈了他?

    站在一边的嫣红,半天都没有人搭理,心中甚是不快。看着实力比自己低,相貌也就比自己好那么一点点的水忆初被这么殷勤地关照着,嫣红心中十分不是滋味。

    这个女人明明也就不怎么样嘛,凭什么殿主对她念念不忘?跟个男人聊天就能想入非非,什么正经女人能干出这事儿啊!不行,她一定得告诉殿主,不能让殿主被骗了!

    原本还想着让叶浅曦跟她狗咬狗一嘴毛。哪知道那个叶浅曦根本不成气候,还没说上两句话就落荒而逃,真是丢人。

    看来,往后还得靠她自己想办法了。水忆初是吧,咱们走着瞧,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我就不信你能一直有那么好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