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浅曦小月皆来探望
    ,精彩小说免费!

    在两个婢女走后,水忆初就开始静坐修炼了起来。云中天的灵气浓度比绮蓝大陆高得多,她怎么可以浪费这时间。

    脚步声到门外的时候水忆初就听见了,收了功,又躺回到床上去。

    “寒叶,去敲门。”叶浅曦柔声道。

    “是。”寒叶领命,就要上前去。

    “没关系的,她醒来时脸色不起很好看,想必这会又睡了,敲门她也不一定听得见,还不如直接进去。”嫣红笑吟吟的,却伸手推开了门。

    床帐是放下来的,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里面有个卧着的人影。

    嫣红走向床边,一边走一边道:“姑娘,叶小姐来看你了!”

    她说着就掀开了床幔。本以为她还在睡着,却不想一拉开床幔,就对上了一双幽深的眼眸,顿时不寒而栗。

    现在后面的叶浅曦看到床上侧卧着的人儿,瞳孔微微放大。果然是她!她就知道,月能亲自往回带的女人,除了水忆初还能有谁?

    苏吟雪那个蠢货,果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白瞎了那么高的实力,连天道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她下杀手了,她居然还跟只是神皇的水忆初打成了平手。怎么没蠢死她算了!

    “初初,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叶浅曦饶是心中在骂,脸上依旧保持得体的微笑。

    不知为何,这一张温柔浅笑的脸庞水忆初已经看过了很多遍,可从没有哪一次像这今天这样,觉得虚伪无比。

    可是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破绽,水忆初只觉得这感觉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依旧留了个心眼。

    “好久不见。”水忆初浅浅一笑,笑意不达眼底。

    “听说你是千陌带回来的,之前一直在昏迷,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叶浅曦走到床边,满含忧虑地问道。

    “刚刚飞升,空间通道不是很稳定,才晕了一会,没什么事。”水忆初轻轻摇头。

    “太好了,这样我就放心了。”叶浅曦笑着说道,又拉着她闲聊了几句,语气熟稔得很,让水忆初微微有些不习惯。水忆初面上不显,但心里却有些别扭,她与叶浅曦从来都算不上朋友。上一次在精灵族她们虽然聊过几句,但也只是表面能交情,并算不上有多熟。怎么这一回刚见面,她就拉着她聊得这么自然,好像她

    们两个是多年的好朋友一样,这态度着实有些诡异。想起刚醒来的时候两个婢女说的话,再看看这叶浅曦一副热情好客的女主人的模样,水忆初眸光闪了闪,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只是她怎么会住在小月这里?上一次在精灵族,她说往后都不会再纠缠小月

    ,难道只是缓兵之计?“忆初,你刚醒来,身子还虚着,一定要多养几天。若是缺什么,就同我说。千陌他太忙了,顾不上这些生活琐事,但我好歹在这初月殿住了些时日,虽然比不上千陌他令行禁止,但是些许小事,这殿中的

    大部分人都会卖我几分面子的。”叶浅曦温柔浅笑道。

    水忆初听着就想翻白眼,在小月的地方,她还需要别人关照?这招绵里藏针未免有些可笑了,若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这点刺激可是不够的。

    不过她才刚来,还是不要太过锋芒毕露了,先观察清楚情况再说。

    看着叶浅曦笑吟吟的脸,水忆初清淡地笑了笑,正要说话,就听到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我的女人我自会照顾,还不需要不相干的人来越俎代庖!”银倾月大步走进来,后面跟着白衣和黑衣。

    黑衣一张娃娃脸看到水忆初就沉了下去,一双眼中满是轻蔑之色,就算是白衣偷偷掐了他好几下,他也不肯收敛。

    叶浅曦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略带委屈地看向银倾月:“千陌,你来了。我还以为你忙,怕忆初刚来不适应,才这么说的,确实有些失礼了。”

    银倾月看得都懒得看她一眼,径直走到床边,见叶浅曦还坐着不动,一点眼力见都没有,顿时就沉了脸,冷冷道:“让开。”

    叶浅曦顿时难堪,若是起了,岂不是显出她太没有傲气,这种颐指气使的话她都能接受。可若是不起,银倾月必定会生气,他们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尴尬,若是因此再僵些,岂不是得不偿失?就在她坐着不动两难之间,银倾月已经失去了耐心,冷冷地扭头斥责道:“光明圣主已经在此借住许久了,这于礼不合。本殿主忙于公务没有理会这等小事,你们也都不懂规矩吗?圣主尚且单身,若是因此

    被人误会,毁了女子清誉你们负责吗?”

    叶浅曦一听,这是要赶她走的节奏啊!这怎么可以!之前水忆初不在,她走也就走了,无伤大雅,可偏偏现在水忆初来了,她若是在这个当口走了,岂不是成全了这两人?“千陌你这么严肃做什么,我们是好朋友,我来你这里玩一阵子谁会多嘴,干嘛这么认真啊!我们都是修炼之人,清誉什么的都不甚讲究的。之前在云城的时候,我们不也经常一起吃饭一起逛街吗,也没有

    人说什么。怎么这会忆初一来,你就这么严肃?你这样,不知道的人会误会忆初的!”叶浅曦说着,顺势站了起来,将床边的位置让了出来。“圣主说笑了,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一起逛街和吃饭也不是为了陪你,而是陪我娘。况且当年在云城,因为你总往我家跑,弄得满城人都误会我与你有什么,那风言风语让我很是苦恼。若不是我家初初大

    度,只怕我这追了半辈子的媳妇就要跑了。”银倾月冷漠地从她身边走过,坐到床边。

    他的目光一对上水忆初,就瞬间柔和成了一汪水,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他温言软语道:“什么时候醒的?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水忆初摇了摇头,笑意温软:“没事,睡了一觉,精神好多了。”最主要的是,见到他心里就踏实了。本来还在担心会不会一睁眼就看到许琅,现在好了,不用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