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论一个婢女的野心
    另一个婢女就没有她这么会伪装了,下巴都快抬到天上去了,任谁都能看出她的骄傲和不屑。

    水忆初躺在床上,自下而上能看到她那硕大的鼻孔,瞬间觉得有些恶心,就把头偏了过来:“这是哪里?你们又是谁?”

    “这里是初月殿,我叫嫣红,她是碧柳。我们都是初月殿当中的婢女。”

    “我刚刚好像听到你们提到什么殿主,他又是谁?”水忆初撑着身体坐起来。

    两个婢女面面相觑,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姑娘不认识我家殿主?”

    这话问得水忆初愣了一下,她刚刚说初月殿,初,月,难道是小月?

    “你们殿主难道是……银倾月?”

    “大胆,你不过是个来路不明的野女人,怎敢直呼殿主姓名?”那个叫碧柳的立刻出声,呵斥道,那义愤填膺的样子仿佛她才是这初月殿的女主人一般

    这自作多情的让水忆初有些尴尬,她也不想接她的话茬:“那你们殿主现在在哪?我想见他。”

    “哼,你以为你是谁?我们殿主日理万机,还能什么阿猫阿狗都见吗?”碧柳又一次抢先开口。“好了,箅了,别闹了。”嫣红开口装起了老好人,温柔地劝道,“这位姑娘真是不好意思,碧柳她向来心直口快,不过说的确实是实话,我们初月殿可是这云中天三大势力之一,每天都有无数的事务需要处

    理,殿主的确是忙得无暇分身,所以才命我二人好好照顾姑娘。”

    “喂,你这女人真是奇怪,居然连我们初月殿都不知道,根本就是装的吧?”碧柳天生样貌普通,最是讨厌看到这些长相美貌的女子,说起话来就跟带了火药一般。

    “既然如此,你们都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水忆初淡然地吩咐道。

    “是那姑娘好生休息,若有需要再叫我们。”嫣红说着,拽着碧柳就出去了。

    水忆初看着那合上的大门,不屑地笑了一下。哪家婢女说话是自称我我的,还装得跟朵小白花似的,当别人都瞎呀!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除了那日爆发之后有些消耗之外,并没有任何内外伤。下界所说的无上尊者级别,在这云中天这叫尊者,尊者之上还有云尊,星尊,月尊和阳尊。若是突破阳尊,便可与这天

    地之间的天道齐平。

    与天道齐平啊……想想都觉得很是遥远。想当年她还是阿初的时候,实力到达最顶峰,也不过才月尊巅峰。想要突破月尊达到阳尊,再突破阳尊,达到与天道平齐的水平,那该是多么艰难的事情啊!

    难道天道真的不可违抗吗?

    “哎,对了嫣红,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你说咱们要不要去给那什么姑娘送点儿吃的啥呀?她已经醒了,万一要是殿主想起她,过来看看,见她还饿着,岂不又得怪罪咱们?”

    “你傻呀,她又没说他要吃,你又不是没听到,她这一醒过来就把咱们赶出来了,就算是殿主问起来,也是这个理儿,又不是咱们的责任,怕什么?”嫣红冷哼了一声。

    碧柳只觉得有些诧异,这样的嫣红与平常似乎不太一样,让她感觉心里毛毛的。

    此时嫣红的心里也是波涛汹涌。她自认相貌不差天赋也不错。可惜初月殿高手如云,这么多年她在初月殿也只能混到一个婢女的水平,如何能甘心?

    可是见到今日这女子,她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别的想法。这女人不过空有相貌罢了,实力那么弱,才只到尊者高阶,别说在初月殿里,就是在整片云中天也是垫底的存在。

    偏就是这样一个像花瓶一样的女人,却是被殿主亲自带回来的。若不是因为最近与黑暗神殿摩擦甚多,许多事务都得由殿主亲自处理,只怕这会儿殿主还赖在屋里不走呢!

    不过是长了一张漂亮的脸罢了,她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若是殿主能看上我,那我何必再做这种下人的事情?

    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嫣红的心中滋长。不过不急,别说这个小贱人,前面不还有一个叶浅曦挡着路呢吗?只要有这两个人在,她就什么机会都没有,那为何不想个点子,让她们两个自相残杀呢?

    想着她就扭头对碧柳说道:“碧柳,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些事情要做,你先去忙吧,我就不陪你了。”

    说完她就匆匆忙忙地离开,去往了叶浅曦所住的地方。

    “小姐,有个婢女求见。”

    “婢女,什么婢女?”正在梳头的叶浅曦愣了一下。

    “她说殿主带回来了一个女人,她现在就是负责伺候那个女人的。”

    “你说什么,月他带回来了一个女人?”

    “她是这样说的。”

    “你让她进来。”

    “奴婢殷红见过,叶小姐。”

    “嫣红是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叶浅曦假装不知。“启禀叶小姐,昨日午时,殿主带回来一个昏迷的女子,亲自看守了她一下午,若不是因为事务繁忙,怕是要守到她醒来为止。临走时还嘱咐奴婢,要好生照顾那位姑娘。就在刚刚,那位姑娘已经醒来。只是她似乎脾气不太好,性子十分清冷,不喜多谈,直接将奴婢二人赶了出来。奴婢想着叶小姐在初月殿这么久,在大家眼中叶小姐才是与殿主天造地设的一双,怎么可以任由他人横插一脚,所以奴婢思来

    想去,还是觉得要来告诉叶小姐一下。”

    “竟然有这种事情?你有心了。来人,将我首饰盒里那只白玉簪子拿过来。你刚刚说,那女子已经醒来,是不是?”叶浅曦从下人手中拿过了那支白玉簪子塞到她手里。

    “没错,刚刚才醒。”

    “既然如此,你不介意为我带个路,让我去探望一下那位妹妹吧?”

    “自然不介意,奴婢这就为叶小姐引路。”说着,嫣红就起身,带着叶浅曦和她的贴身婢女寒叶往水忆初住的房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