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四家覆灭上云中天
    水忆初一身水蓝色衣裙在劲风中呼呼作响,她邪肆一笑,一个闪身将墨无痕送进了阴阳镯里,又回到原地,快得好似完全没有离开过一样,没有任何人看到她移动过。

    “it’s show time.”她嘴角勾起一抹诡谲的弧度,与此同时,劫雷下来了。

    她速度极快,魅影迷踪步变化莫测,就连劫雷都追不上。只能一道道降落在她的身后,被她步步牵引着劈死了院子的韩家、白家、上官家和姗姗来迟的于家人。

    城主府里的众人看得心惊胆战,聚在一起,小心翼翼地靠在独孤连地周围,仿佛这样才有一些安全感一般。

    这也是独孤连第一次见到水忆初动手,哦不,应该说,第一次见到水忆初借刀杀人。一道道天雷劈出一块块焦炭,连血都在瞬间被高温给蒸干,那情状比起血流成河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往后退一些,免得误伤。”独孤连招呼着身边的人,一退再退。

    院子里的四家人被清缴得干干净净,本是在空中耍威风的于家的太上长老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就跑回家去了。

    水忆初赤红色的眼眸里倒映出了他狼狈的身影,只是她不能去追,否则这跟着她的劫雷会造成太多无辜的伤亡。

    那边在搜房的白飞宇和上官辽带着人回来了。他们没有找到水忆初,却抓到了宋清繁和独孤玖,便押着到前面来,找两家大人商议。

    可谁知到了前院却看到这么一副惨绝人寰的场景,一时间众人都愣了,下意识地去找自己家的人,可是现场只有一块块面目全非的焦炭,谁也认不出谁是谁。

    就在此时,水忆初慢慢回身过来,一双妖娆的血色眸子就定格在了两家弟子身上。

    “姑姑!”独孤玖见到她极其兴奋,若不是被人拉着,他一准就飞过来了。

    水忆初一拂袖,强大的战气狠狠地打在那几个拉着宋清繁和独孤玖的人身上。明明不是利刃,可战气打上的瞬间,却像利刃一般,带着万钧之力直接从接触点开始将人撕成两半。

    鲜血洒了母子两一身,可两人都没有害怕。

    两道水之链随之而来,缠住两人的腰身,往水忆初的方向拽过来。

    一道劫雷从天而降,就要劈在两人的头上,可下一秒水忆初就一挥手将两人收进了阴阳镯空间里。

    迟迟劈不到水忆初,天道似乎怒了,劫雷的威力逐渐增强,速度也越来越快。水忆初不敢再多做停留了,否则这天雷的威力会增强到直接毁了无相城。

    往前急速一冲,下落的劫雷正好落进了弟子的队伍之中。一片紫光之中,水忆初看到白飞宇狰狞的面容和口型:“卑鄙的贱人……”

    卑鄙吗?她从没说过她是好人啊!

    接连着的两道雷将两家弟子轰了个粉粉碎,水忆初也挨了一道。

    城主府里的人看得心一揪,人还在吗?

    这么浩大的雷劫他还是第一次见,独孤俩死死地皱着眉头,祈祷着水忆初能够平安。

    一道雷劈完,紫光微微散了一点,露出当中的女子身形来。依旧是一身水蓝色长裙站在那里,清淡缥缈仿佛浩浩长空,悠远而宁静,与这一片片焦土格格不入。

    她转过头来,眼眸之中的赤色已经消退,墨黑如琉璃:“独孤城主,你儿子儿媳和孙子我就先带走了。后会有期!”

    独孤连尚且来不及反应,就见她一个用力高高跃起,直接顺着暴动的灵气流穿过天边撕裂的缝隙,离开了绮蓝大陆。

    当一切混乱结束以后,独孤连坐在门前的台阶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着院子里这些七零八落的尸体和焦炭,独孤连突然想起某一日,自己听到的传闻。那是他第一次听到水忆初的名字,在酒馆,说书先生说得绘声绘色,讲的都是她在绮蓝大陆三年多以来的各种大事。末了说书先生下了台,只听得周围的吃客都在唏嘘感叹,只道这小姑娘破坏力极强,走

    到哪拆到哪,活像拆迁办的主任,彪悍得怕是没人敢娶了。

    抚了抚胡子,小姑娘果然彪悍得厉害,愿你在云中天也能这么肆意潇洒下去。

    浑身酸疼。水忆初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可是感觉怎么都动弹不了,仿佛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一般,痛苦难耐。

    “她是不是要醒了?”有人在她耳边说话,听起来像是个年轻的女子。

    “应该是吧。真能睡,跟猪一样,也不知道殿主看上她什么了。”

    “嘘!你小点声,她都快醒了,万一听到咋办?”

    “听到就听到呗,一个来路不明的野女人,你还真以为她能翻了天去啊!就算是殿主带回来的又如何,你别忘了,殿中还住着叶小姐呢!”

    “对哦,有叶小姐珠玉在前,她应该也得宠不到哪里去。”

    吵死了,这什么地方的人啊,怎么这么八卦?还有这狗眼看人低的调调是个什么情况啊!水忆初心中烦躁,再一次用力,拼命地想动一动手指。

    仿佛冲破了一个限制,她终于将右手的食指弯了弯,接下来的各种动作都开始顺理成章了。睁开眼睛,她还有些迷茫。身体似乎没什么异样,那看来就不是被什么阴谋算计到了,应该是鬼压床了吧。“这位姑娘,你醒了?”一个粉色衣衫的婢女凑上来,温和地笑着,若不是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嫌弃,只怕水忆初还真被她善良的外表给骗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