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无痕发飙城主休妻
    “你就没有别的话要说了吗?若是没有,那就听我来说。”墨无痕往前走了两步,靠她近了几分,“我尚在娘胎之时,你把别家姑娘当成假想敌,争风吃醋落了水,导致我早产体弱。我刚出世那会儿,你一口奶水都没喂过我,我所有的衣食住行都是奶娘和小厮在打理。一直到我长大三岁的时候,你才第一次伸手抱我。那时我胆小,有些怕生,只不过瑟缩了一下,你就狠狠打了我一个耳光,怪我不认亲娘。可

    你这个一个月只能见到一两次的亲娘,又为我做过些什么?而后我大病一场,烧的糊里糊涂,日日惦念亲娘的时候你在哪?最后药石无医绝望等死的时候你又在哪?那时每天忙成狗一样的父亲还来看过我几次,可你呢?每次都只是例行公事一样地过来询问一番,

    连房门都不进一下。我病好以后,开始有了修炼天赋,你倒是重视起来。也不过是虚情假意地问候几句,还假惺惺地为我做过两次饭。我不知道哪家亲娘会对自己的孩子这么陌生,连他海鲜过敏都不知道,还傻乎乎地一个劲

    的往他碗里夹。亲娘,你算哪门子亲娘?更别提今日,你还伤了我,最爱的人。我与清繁相识多年,一直恩爱如初。当初那般艰苦,她依旧无怨无悔地为我生下了玖儿,这份恩情我一直铭记于心,要用一生来偿还。她是

    我捧在心尖的人,我连句重话都不舍得对她说,你又凭什么把她折磨成这个样子?

    还有玖儿,玖儿才多大?他今年才九岁,你竟然派人去追杀他!现在到算账的时候,你再来跟我打感情牌,不觉得有些太可笑了吗?”“不是的,儿子,你听我说,娘没有派人追杀他,娘只是觉得那个贱人她配不上你,想让她知难而退罢了。娘从没想过伤害玖儿,他也是我的孙子啊!”上官怜心哭得好不伤心,乍一看,还颇有几分让人同

    情的样子,就是这话说的有些刺耳,贱不贱人什么的,她怎么好意思说别人?“我不想听这种虚伪的辩解,没有意义。”墨无痕丝毫不买账,“有些事你没做就是没做,做过就是做过,弥补不了也抹灭不掉。之前我念着你于我还有一份生恩,一直没有与你翻脸。可如今,是你逼我的。

    从现在开始,我与你断绝关系,再不相干!”

    “不!你是我的儿子,你怎么能与你的亲娘断绝关系呢?你这是大不孝啊!”

    “母慈才能子孝,你还没这个资格。父亲,我不求别的,她在清繁身上留下的伤痕,我要她一道不多一道不少地还来,您可有意见?”

    “这……”独孤连为难地看了上官怜心一眼,心中哀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无痕,她到底是你娘亲,你也已经与她断绝了关系,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独孤城主的意思是,我嫂子的伤就白受了?”水忆初也冷了脸。

    “唉……水小姐,她再怎么说也是上官家主的妹妹,你们若真是动了她,就是在打上官家的脸,上官家……又岂会善罢甘休呢!”独孤连一脸无奈。“区区一个上官家罢了,我还不放在眼里。”水忆初冷哼道,“清繁是我的好姐妹,也是我唯一认定的嫂子,她如今受此大难,不给她讨个公道我绝不会罢休。别说一个上官家,就是隐世四家联手,我也不怕

    !”

    “小贱人口气倒是不小!你当上官家是什么三流的小家族吗?我告诉你,你若是敢动本夫人一根毫毛,上官家不会放过你的!”见在场的人没一个向着自己,上官怜心索性不装了,恶狠狠地瞪向了水忆初。

    “好啊,我倒是想看看,上官家怎么不放过我。”水忆初往前一步,水链从掌心发出将她捆了个结实,“哥,她毕竟是你的生母,这脏活还是妹妹替你代劳吧。”

    “嗯。”墨无痕点点头,她便拽着上官怜心往牢房去了。待到上官怜心的一路咒骂远去,独孤连才叹了口气:“唉……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是爹对你的关怀不够。一直觉得对你严厉一些才能让你成材,你受苦了,爹虽然心疼,可也想磨砺你,始终没有出手帮你,却没想到反倒是让你心里落下了疙瘩。罢了罢了,你已经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想法,爹也只能支持你了。我会给她一封休书,加上那些伤,就算是她最大的惩罚了。往后你也别一直记恨着她,让心

    魔缠了身,得不偿失。”

    “父亲心里一直有孩儿,孩儿明白的。”

    “那水小姐怎么叫你哥哥?是你在外认的妹妹吗?”

    “她往后都是我的亲妹妹。”墨无痕也不想跟他解释,上辈子的苦痛回忆在他心里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一道伤疤,他不想再提及。

    “水小姐说,她此番要接你们去云中天,你有什么想法?”

    “她去,孩儿和清繁必定会跟去。至于玖儿,我想将他留在这里,毕竟他年纪太小,实力也不高,在云中天那种高手云集的地方必定寸步难行。”墨无痕道。

    “好,你放心吧。爹一定会好好照顾玖儿,等你们回来的。”墨无痕想了想,还是沉了沉声道:“爹,此去孩儿也不知道还回不回得来,若是十年以后,孩儿还未归来。那您就当孩儿死在云中天了吧。若真是到了那一天,请替我转告玖儿,我和他娘都希望他能够平安

    幸福,不想他为我们报仇。同时,爹你也要好好督促他修炼,如若我们都死在云中天,那许琅一定会派人来找玖儿的。若是他实力不济,只怕性命难保。”

    “许琅是谁?”独孤连皱起了眉头。

    “他……就是上次将儿子打伤的人。”

    “你是说,那个在澜城逼得你动用秘术,差点送命的人?”“是他。他具体是什么身份,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似乎认识我,而且与我有很深的仇怨。爹,请您务必要守住玖儿,他是我和清繁唯一的血脉,也是独孤家这一代唯一的血脉。孩儿不孝不能服侍您终老

    ,就让玖儿替我陪在您身边吧。”

    “就不能不去吗?”

    “不能。就算我们不去,他们也会下来的。若是我们一直龟缩在此,等到他们找到了能够自由进出这大陆而丝毫不受影响的办法时,整个大陆就完了。”“唉……”独孤连长长地叹了口气,感觉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