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要他给出一个交代
    ,精彩小说免费!

    许是墨无痕身上的杀意太过明显,又或者是他脸上的表情太过肃杀,王大师狠狠的打了个冷颤,只觉得心肝脾肺肾几乎都要皱一块儿了,连连点头。

    墨无痕狠狠瞪了他一眼,丢下一句:“玖儿,再有人来打扰你娘治伤,杀无赦!”

    “是。”独孤玖一脸严肃地应着,又像门神一样往大门口一拦。

    这下王大师也不敢再闹了,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管家连忙去送。独孤连此刻倒是没有心思去追那王大师,但留在门口也不敢随便说话。

    这儿子,自从年少时性格大变以后,就变得沉默寡言,多数时候都只是冷怒,他还从没见他发过如此大的火。

    待到水忆初从宋清繁的房中出来,天已经全黑了。水忆初无比庆幸自己当初跟着宋清繁在一块厮混的时候,还学了几手外科的东西,不至于完全陌生。否则她如今的伤势,自己只能干瞪眼了。

    可她到底没有宋清繁在外科上的造诣那么深,只能勉强的接上骨头,想活动自如基本是不可能了,除非有奇迹发生。

    “姑姑,我娘怎么样了?”见她出来,小九儿立刻跑去询问情况。

    “你娘没有生命危险,四肢断裂的经脉我已经帮她接上了,修为也不会有影响。只是,我不像你娘那般精通外科,勉强给她接上了骨头,但是往后她双手怕是没办法再那么灵活了。”

    “哦,那还好,人没事就好。娘亲向来大大咧咧,什么细致的活她也不会做手指,笨拙一些也没关系。”小九儿大大地松了口气,连连说道。但是他眼中闪烁的泪花,还是出卖了他此时波动的心情。

    水忆初揉了揉他的头发,想安慰他两句,可到底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因为她自己心中也十分难受。

    独孤连就站在一边想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他其实心中有万千疑问,只是不知该怎么开口去问。

    “独孤城主,事情的经过你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请问,您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水忆初突然转头对独孤连问道。

    她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不过就是想让独孤连拿出一个态度来,给他们一个交代。

    “这个……水小姐,是这样的,嗯……我夫人她虽然行差踏错,但她终究是无痕的母亲,她……”独孤连还在斟酌着用词,却已经被水忆初打断了。

    “独孤城主,恕我直言,您在意的到底是她是我哥的生母,还是她是上官家的大小姐?”水忆初丝毫面子也没有给他。

    “我管他什么上官家不上官家的,她把我娘害成这个样子,我要她百倍偿还!”小九儿激动地喊道。

    “小野种,你在说什么?我是你奶奶,你就这么对我说话吗?你娘自己没教养,但是你爹有呀,怎么还能把你教成这个样子?”一直躲在院外偷听的上官怜心此时憋不住冲了出来。

    “抱歉啊,我爹也没教养。”小九儿冷笑道,“我爹自小是奶娘和小厮带大的,他的亲娘都不曾陪伴过他一天,也没人教过他任何东西,一帮下人又能教他些什么呢?”“小野种,你给我闭嘴!不管我有没有教过他,他都是我儿子,是从我肚里爬出来的我亲生的儿子!你爹都没资格对我指手画脚,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上官怜心说着,气呼呼地想甩他耳

    光。

    水忆初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只听到咔嚓一声,上官怜心的右手就生生被她掰断了。

    “啊!”

    “呀,夫人!夫人,您怎么样了?夫人!快来人呐,快去叫大夫!”丫鬟绿荷赶紧过来扶她。

    “一个大家闺秀,说话还要动手动脚,你上官家的教养也不怎么样嘛!”

    “小贱人,这里也轮不到你来说话!这怎么样也是我独孤家的家事,你算什么东西?”“独孤家?哼,老娘可没兴趣管你们家的破事,但你们打着我哥的名义,害了我嫂子,那就跟我有关系!实话告诉你们,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接我哥和嫂子一起去云中天的,眼下因为你行程又要耽误,这笔账

    ,也得记在你的头上!”

    “姑姑,咱别跟他废话,我现在一秒钟都不想忍,我要废了她!就像她怎么废了我娘一样,十倍的还给她!”

    “哎,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别动手呀!”独孤怜简直要为难死了,他虽然不喜欢这夫人,可到底是与他同床共枕了几十年的女人,就是出于责任,他也不能够置之不理。

    可一边又是他亲生的孙子。儿子没表态,孙子也如此偏激,偏偏自己的夫人理亏嘴上还不饶人,这笔烂账到底要怎么结算,他也很头疼。

    “吱呀……”房门慢慢的打开,墨无痕从里面走进来,冷着脸,在院中扫了一圈,顿时什么声音都没了。

    他轻手轻脚的关上门,走到院子当中。

    “玖儿,留下照顾你娘。”墨无痕淡淡道。

    “可是……”小九儿还想争辩,可他爹一个冷眼扫过,就噤了声。

    “你们跟我来。”墨无痕说着,率先朝外走去。

    独孤连夫妇和水忆初跟着他一直来到了议事厅。上官怜心只觉得心脏在怦怦直跳,好像有什么大事会发生一样。

    她很害怕,也很惊慌,但是一方面也在不停的安慰自己:“没事的,他是我亲生的儿子,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对我怎样的。更不要提是为了一个出身下贱的女人。他一定不会拿我怎样的……”

    “上官怜心,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墨无痕冷冰冰地看着上官怜心问道。

    “麒儿,我是你亲娘,你怎敢直呼我姓名?简直大逆不道!是那个女人教你的吗?你离家才几年,就已经不知礼数到了这种程度吗?”

    “礼数?礼貌是做给懂礼貌的人看的。你又不懂,何必跟你讲礼数!”“你……”上官怜心气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