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孩子孩子抓不到!
    ,精彩小说免费!

    “哎,老爷,这不妥吧?”上官怜心心中顿感不妙,那孩子死精死精的,若是见到了独孤连,把之前她算计他们母子的事情都抖出来,该怎么办?

    “没什么不妥的。你也跟着一起来吧。”独孤连看向她,语气变冷淡了几分,站起来率先走出去。

    刚一靠近偏厅,就听到里面传出了大吵大闹的声音,伴随着乒乒乓乓砸东西的声音显得十分嘈杂。

    “老爷,您可来了!”守在门口的小厮,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松了口气。

    “里面什么情况?”

    “回老爷,那小公子一直在撒泼,死活闹着要离开。两位长老看着他,不让他走,三人便交起手来,这偏厅里的东西已经被砸得差不多了。”

    正说着,一只精美的花瓶从屋里飞了出来,差一点砸到了独孤连的头上。

    “两个长老,连一个小孩子都看不住吗?竟让他闹成这副样子,成何体统?”独孤连有些生气。

    “不知贵府的供奉长老实力如何呀?”水忆初饶有兴致的问了一句。

    “皆在神君高阶。”小厮不明所以,但还是老实回答了。

    “难怪,玖儿如今是神君前期,难怪打得如此火热。”水忆初微微一笑。

    “什么,神君前期?”独孤连瞪大了双眼,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去,不由得看向了一边的管家。

    管家脸上挂着苦笑,见城主的目光投到他身上,不由得点了点头。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能相信,这才几岁的娃娃,竟然已经到了神君级别。这让他们修炼了大半辈子,还未能突破神君级别的人如何自处啊?

    “城主难道要一直站在外面吗?”水忆初笑眯眯地建议道。

    独孤连这才反应过来,迈开大步就往偏殿里面走去。

    “你们这些坏人,抓了小爷的娘亲,还想抓小爷!真是心肝都黑透了!”

    “小少爷,我们没想伤害你,你消停一会儿吧!”

    “放屁,小爷信了你的邪!赶紧给小爷滚开,要不然打得你满地找牙!”

    一进偏殿,就听到小九儿呼呼喝喝的声音。水忆初一眼就看见了那穿着宝蓝色小袍子的男孩。

    “小九儿!”水忆初喊了一声。

    还在奋战之中的独孤玖听到熟悉的声音,扭头看过来,一见是水忆初,火箭一样的冲了过来,就往她身上一挂。

    “呜呜,姑姑,你可来了,他们都欺负我,还有娘亲,他们把娘亲也抓走了,呜呜呜……”

    小九儿哭得不能自已,看着水忆初一阵心疼。

    “好了好了,你先别哭,到底怎么回事仔细说清楚。”

    小九儿抽抽噎噎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那一天,宋清繁带着他来到无相城,准备找墨无痕,还没到城主府,在路上的时候就遇到了正在逛街的上官怜心。

    上官怜心见小九儿相貌与墨无痕有几分相似,心中便隐隐有猜测。怕两人去城主府攀亲戚,就将两人诓骗到了酒馆之中,套出了两人的实话之后,便用藏在只戒指里的迷药将两人迷晕。

    原本上官怜心想将小九儿藏一阵子,再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待到独孤连面前,可谁知,这小东西对迷药的抗药性比她想象的要高得多,一醒过来便趁着守卫尚且松懈跑了!

    接连两天两夜,因为上官怜心对小九儿的实力没有一个确切的估计,她派去的都是实力低级的侍卫,才让他一路走一路杀,躲躲藏藏地才度过了这两天。

    但小九儿中记挂着宋清繁,便在城主府附近徘徊,找机会向潜入寻找宋清繁。这不,刚一潜进来,就被管家发现,领到了这偏殿来。

    水忆初听着,脸色一寸寸的寒凉下来,眼神像刀子一样落在了上官怜心的身上。

    同样脸色阴沉的还有独孤连。他扭头看向上官怜心,严厉地斥责道:“你还不说实话!”上官怜心见瞒不过,扑通一下跪下来:“老爷,都是妾身糊涂!那日妾身在街上遇到这孩子,觉得他跟无痕有几分相似,才出言试探,可是那女人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丝毫家世,又粗鲁无礼,怎么配得

    上我们的儿子?所以,所以我才……”

    “没有家世?”水忆初危险地眯起了眼。

    “粗鲁无礼?”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皆看向此时走进偏殿中的来者。

    一双玄色衣袍,双眸锐利,如山一般沉稳如铁,一般冷酷,不是墨无痕又是谁?

    “爹爹,爹爹,你总算出现了!快去救娘亲!”小九儿在水忆初的怀里扑腾道,激动地大喊道。

    “他在哪里?”墨无痕阴沉着脸,死死地瞪着上官怜心。

    “嘿,你这个死小子,我是你娘,怎么跟我说话呢?”

    “我问你,她在哪儿?”猝不及防的,墨无痕一声怒吼。

    从来没有发现,儿子有这么暴怒的时候,上官怜心整个人都傻了。

    “发什么愣,儿子问你呢,人在哪?”看儿子又要发飙,独孤连赶紧提醒道。

    “在,在地牢……”上官怜心下意识地回答道,可刚说完,就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一个嘴巴。

    那女人已经让她折磨成那个样子,若是此时被儿子看到,那后果……

    “哎,不是,不是地牢,我记错了!”上官怜心想补救一下,可是,墨无痕已经甩手走出去了。

    水忆初抱着小九儿紧跟其后,独孤连也跟了上去。

    “夫人,您怎么说实话了呀?那女人已经那个样子了,若是一会少城主发起飙来可怎么办?”上官兰心的贴身婢女绿荷担忧地说道。

    上官怜心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她的脸上:“你这不是废话吗?还不赶紧给我想想办法,若是麒儿一会发起了火,我该怎么办呀?”

    “奴婢也不知道……”绿荷捂着脸眼泪汪汪委屈巴巴地说道。结果等待她的又是一个清脆的耳光:“不知道!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孩子孩子抓不到办法,办法想不出来,要你们何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