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她和无痕的孩子?
    ,!

    “醒了怎么样?今天的感觉如何呀?”上官家的大小姐,如今的无相城主夫人上官怜心看着宋清繁微笑着说道。

    “借您吉言,还不错。”宋清繁虽然气息萎靡,但气势上依旧昂扬,不肯认输。

    “嘴还这么硬呢,看来受的苦还不够多。”上官怜心优雅地笑了笑,抬手轻轻一挥,便又有人上了拿刑具。

    “这是伺候你这纤纤玉手的。”有婢女搬来一张椅子,上官怜心坐在椅子上,一边玩弄着自己的指甲一边轻描淡写地说道,“在所有的刑具当中,这一套算是比较低级的,你不用害怕,不会有太多痛苦的。”

    “怕?老娘长这么大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呢!”宋清繁不屑的冷笑了一声,“你把我儿子带去哪了?”

    “你儿子?哼!真是好笑,那是独孤家的儿子,什么时候成你这小贱人的了?”

    宋清繁翻了个白眼,也懒得理她,反正这老女人也不会透露儿子的去向,问了也是白问。

    这一嗅儿工夫,刑具已经套好,四个婆子分别站在两边,一人拽着一根绳子。

    “小姑娘,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离开我儿子。”上官怜心懒懒地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看她。

    “离开他,凭什么?”“凭什么?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就这样无媒苟合了,你还问我凭什么?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长了一张骚狐狸的脸,又身份低贱,有什么资格入我独孤家的大门?又有什么资格做无相城的少城主夫

    人?”

    “有没有资格这种话不该由你来说,有本事让墨无痕到我面前来说。”

    “你……好你个小贱人,勾引我儿子不说,还死活不知悔改,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用刑!”

    刑具猛得收紧,宋清繁死死地咬着牙根,不肯痛呼一声,直到最后她听见了清脆的“咔嚓声”,那是她指骨断裂的声音。

    “啧啧啧,真是可怜呀,好好的一双手就这么毁了,不觉得太可惜了吗?小姑娘呀,你年轻气盛,我可以理解,做错了事也没关系。最主要的要知道悔改,回头是岸呀!”

    “我呸!”宋清繁的气息又萎糜了几分,说起话来也有气无力的,“我告诉你,老妖婆,不管怎么样?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是绝对不会离开无痕的!”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随你怎么说,不过就算你杀了我也没关系,反正无痕爱的是我,他这种人认定了便是一生,我若是死了,他就得打光棍打一辈子。你要是不信可以试试看呀!看谁能笑到最后。”

    上官怜心几乎气歪了鼻子,面对如此无赖的宋清繁,她气得狠狠甩了她几个耳光,但又没法反驳她的话。

    若是儿子那边那么好说通的话,她又何必来找这女人的麻烦。还不就是想让这女人出面,演一出变心的戏码,好让她儿子死心嘛!哪知道这女人简直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要硬,油盐不进,甚是讨厌!

    突然,上官怜心的婢女从外面走了进来,趴在她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

    上官怜心便狠狠的瞪了宋清繁一眼,就带人离开了。

    一帮人呼呼啦啦地来,又呼啦啦地走,连刑具也没给她下下来,就这么挂在她断了好几根的手指头上。

    上官怜心一边往外走,一边问她的贴身婢女:“那个小野种找到了吗?”

    “回夫人的话,还没有。”

    “废物!都是一帮废物!这么多人,连个小毛孩都找不到,你们说你们能干什么?”上官怜心气急败坏地骂道。

    “已经加派人手去找了,只是奇怪的是,派出去的人有一部分一直没有回来。也有的人,最先还回来禀报情况,后来就不见了。”

    “什么?难不成他们被杀了?可是小毛孩……怎么可能杀得了那么多高手呢?难道,他是被高人所救?”上官怜心暗自琢磨着。

    “夫人,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眼下厅里那位客人。”贴身婢女绿荷提醒道。

    “哦,也不知道那人什么来头,老爷竟然亲自前去招待!”上官怜心一边走一边嘀咕着。

    待她走入厅中,没见着什么贵客,只看见一个十七八岁模样长得极漂亮的女人坐在客位上。

    女人?还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上官怜心顿时心中警铃大作,眼光极其不善地看着水忆初。

    “老爷不知这位是……”上官怜心很好地掩饰了眼中的阴霾,走到独孤连身边,柔声问道。

    还没等独孤连说话,就见管家匆匆忙忙从外面冲了进来。

    “城主,有大消息!”管家急急忙忙地说道,三两步凑到他面前,伏在他耳边低声汇报了两句。

    “你说什么?此言可当真?”独孤连一听就瞪大了双眼,惊讶的问道。

    “千真万确,奴才亲眼所见。现在那孩子就在偏厅之中,不过他并不信任我等,一直在偏厅里闹,若不是有两个供奉长老看在哪里,只怕这会儿已经逃了。”

    上官怜心一听到孩子,心中一个咯噔,该不会是那小野种吧?

    坐在一边悠悠喝茶水忆初也愣了一下,孩子?跟无相城有关系的孩子……该不会是小九儿吧?

    “水小姐,无痕他这会儿不在府中,你看,要不我给你收拾一个院子出来,待到无痕回来,你再找他叙旧,可好?”独孤连转而对谁错说的。

    “城主既有事要忙,就不必顾及我了。不过刚刚管家口中说到的孩子,我倒是有兴趣见一见,没准我认识他也说不定呢。”

    “哦?水小姐知道那孩子是谁了?”独孤连挑了挑眉头,难不成那与无痕长相有几分相似的孩子是这女子与无痕的孩子?

    想到这里,独孤连看着水忆初的目光陡然变得慈祥起来,颇有一种打量儿媳妇的感觉,让水忆初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咳咳,城主大人不介意,我与您同行吧?”“不介意,既然如此,你就随我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