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她只是梦你是归宿
    丁贵妃随着龙泽进了寝宫,大门又关了起来。另一个贵妃气得脸都青了。

    “皇上,臣妾给您煲了汤,您要不要尝尝?”丁贵妃轻声问道,但是脸上的郁色过于明显,是个人都知道她有心事。

    “柔儿,你可曾怪我?”龙泽坐在桌边,脸上满是疲倦,连“朕”都不说了,直接自称我。

    “皇上何处此言?若不是皇上,臣妾岂有今日的地位,又如何敢责怪皇上?”

    “你哥哥以前最喜欢挂在嘴边的就是你,那时候你还小,他每次出任务之前都要跟我说,若是他回不来,就请我好好照顾你。”

    丁贵妃听着眼圈就红了:“哥哥与臣妾自幼相依为命,最是疼宠臣妾。”

    “他是为了我才会送命的。”

    “哥哥对皇上忠心耿耿,能为皇上尽忠到最后,是他的福分。”

    “别说这些场面话了,我从没拿他当下人,他是我兄弟。母妃走后,他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任何人在我心中都抵不过他重要。可惜,他却为了我一个小小的心愿赔上了自己的性命。不值得,不值得……”

    “能看到皇上幸福,才是哥哥最大的心愿。”丁贵妃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掉。

    龙泽伸手为她擦去泪水,将她抱进怀里:“柔儿,往后,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你不能再离开我了。”

    “臣妾自然不会,臣妾会一直陪着皇上,直到永远。”

    “那水家少主,是我曾经的一个梦,梦碎了,也就过去了。今日听闻她归来,让我不禁想起了你哥哥还在的时候,一时心绪难平,才想一个人静一静。”

    丁柔一愣,他这是……在同她解释吗?

    “皇上做事自有皇上的道理,臣妾懂的。”“柔儿你向来心思重,有些事情,你想不明白的就直接来问我,别一个人憋着胡思乱想。她是我的梦,但你才是我的归宿,这皇宫虽大,女人虽多,但只有你是真心待我的,也只有你是我真正想珍惜的。是

    出于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总归你与我是这世上最亲的人了。所以日后,不要自卑,也不要活得这么战战兢兢的。你不比那些女人差,若是再被为难,你只管来找我。”

    “是……”丁柔哭了,久违的幸福感在她心里久久不能散去。

    水忆初在家中住了一个月,才启程回绮蓝大陆。她将拥有水家血脉的弟子尽数带上,一起放到了云城之中。只有水青阳一人,被她留在了幻蓝水家。

    此次去云中天,她就只打算带上洛云凡、贺袅袅和她的一众契约兽。

    “我也要去!”水耀希拽着贺袅袅就不撒手。

    “你去拖后腿吗?”贺袅袅冷冷道,直接甩手。

    “起码遇到危险的时候,还能多个垫背的争取时间。”水耀希死活不放手。

    “我命令你留下!”贺袅袅直接动用了傀儡术契约。

    “我不……”水耀希脑中命令一响,他就控制不住自己要放手,可是理智告诉他,如果他放了手,也许他就永远都见不到贺袅袅了。

    他在挣扎,拼命地去对抗契约之力,两种意识在他的身体里作用,几乎要把他的识海给震碎。随着他的反抗,已经开始七窍流血。

    “你疯啦?”贺袅袅大惊,赶紧撤回契约之力。

    “我没疯,袅袅,我不会放手的,我永远都不会放开你的。你别想丢下我一个人走!生死我都要跟着你,你别想甩掉我!”

    贺袅袅被气得没办法,也不敢再动用契约之力,怕真的把他弄成了傻子。

    “有病!这么上赶着找死,那随你好了!”

    水耀希闻言,憨憨地笑了。

    “初初,这一次你走了,啥时候回来啊?”水老爷子很是不舍。

    “我也不知道,但是爷爷,我会尽快回来的。”水忆初自己心里也没底。

    水无涯摸了摸她的头发,见她个子已经长得很高了,一时间感慨万分。这孙女自小就没在他身边待过几天,他知道自己留不住她,也不能困住她。

    “去吧,别怕,爷爷就在这里,随时欢迎你回家。”

    水忆初鼻子酸酸的,伸手抱了抱老爷子。

    “还有希小子,一定要好好照顾妹妹听到没有?”

    “是,爷爷。”

    “你自己也多保重,遇到危险别硬拼,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知道了,爷爷,放心吧。”

    “三哥小妹,我也等你们回来,一定要保重啊!”水轻羽哭得眼泪汪汪的,手里还攥着水忆初找人给她新锻造的重剑。

    “放心吧四姐,等我回来的时候,你跟萧哥哥也要好好的哦!”

    依依不舍地道过别,水忆初几人才启程去无相城。

    无相城是联通绮蓝大陆和云中天的通道入口所在。那日水忆初在领悟冰元素时,墨无痕被无相城召了回去,在水忆初回家的时候,宋清繁就过去找他了。

    这一趟,正好过去接上两人,一起去云中天。

    地牢之中,血腥味有些浓重,鲜艳的绣花鞋踩在地面上,轻巧得没有一丝声响。

    大大的十字架上绑着的女子,一身黑裙已经破破烂烂,低垂着头,看不清面容。但是萎靡的气息告诉众人,她的情况非常得不好。

    “把她泼醒。”来人优雅地吩咐道。

    立刻有粗壮的婆子前去提辣椒水,粗暴地往十字架上一泼。

    “嗯……”被捆在十字架上的女人一声闷哼,慢慢地醒转过来。痛,浑身上下皆是剧痛无比,伤口沾了辣椒水,更是火烧火燎地疼。

    好多年不曾如此痛过,她一下子倒有些不能适应。慢慢地睁开眼睛。她看向正站在她面前的女人。她四十岁上下的样子,保养得十分得当,一身紫红色的长裙典雅端庄。

    那日,大街之上,她笑吟吟地说她是无痕的母亲,拉着她去了酒楼,要请她吃饭。她试过了饭菜和酒水,没有药,可偏偏疏忽了这女人的身上……自此至今,已经三天有余了,她一直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被不断地折磨再折磨。玖儿也不知被她带去了何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