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家主气晕青阳被关
    水青阳痛得大叫,可心里更疼,没有了实力,他拿什么飞升,怎么再回绮蓝大陆找素昔?

    水无涯虽然气恼水青阳多年不归家,却从没想过真的责怪他,冷不丁地见到孙女下此狠手,吓得魂不附体,忙跑过去把儿子揽在怀里:“初初,你这是做什么?”

    “啊!贱人,你毁了我,你毁了我!”水青阳嘶吼着,“我跟你拼了!”

    “青阳,青阳,你冷静一点!”水无涯死死地抱着他,不让他伤害水忆初。

    水忆初一个水球扔过去,浇得他浑身湿透,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疯够了没有?”水忆初冷冷道,“水青阳,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一条疯狗有什么区别?这么多年了,你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自私自利得还不够吗?你看看爷爷,一大把岁数了,还要为你操心。你怎

    么好意思?”

    “逆女,早知道你如此吃里扒外,当初我就该早早掐死你。”水青阳终是冷静了下来,颓然道。

    “青阳,你说什么浑话,她可是你女儿啊!”

    “我没有这样认贼作父的女儿。”水青阳冷笑道。“我也没有你这种自私自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父亲。废你修为,是报你当初在万灵宫对我的招待。水青阳,你受了伤,实力无法再精进,自知无法找慕容叔抢回娘亲,就把主意打在我身上。把我扔进幽冥谷,每每我九死一生的时候你在哪里?捧杀我,让我变成众矢之的,好孤立我,让我只能倚仗你,好为你掌控。你这算盘打得可真美啊!怕我跑了,给我下毒药,让我与整个万灵宫的弟子对抗,好让

    我尽快提升。水青阳,你一直在利用我,真当我那么好欺负吗?”

    “我是你爹,我如何对你都是天经地义的!”“哪来这么大脸?”水忆初气乐了,“那我被两大神殿联手通缉的时候你在哪里?娘亲这些年身体极差,还屡遭暗算的时候你在哪里?你明明就在暗处,你明明就知道一切,但是你从来都没有出手相助过一次

    !水青阳,你其实根本就不爱娘亲,不过是占有欲在作祟,你觉得她是你的妻子,但是却爱着别人是在打你的脸,所以你要去把她抢回来。但其实你根本就不爱她,你爱的永远都只有你自己!”

    “闭嘴,你胡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娘!”

    “那她被黑暗神殿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你怎么不出现?然后等到我实力大涨,纵横大陆的时候,再跑到我跟前来假装深情,你恶心不恶心?”

    “恶心?你身上还流着我的血,说我恶心,那你自己呢?”水青阳冷笑道。“我不想与你做什么口舌之争,浪费时间。爷爷,你儿子我给你带回来了,我答应你的做到了,往后他是生是死,都与我无关。他不是我父亲,我也不是他女儿。这笔糊涂账到此为止,我再不想提起,您看

    着处置吧。”

    水无涯早听得麻木了,他从没想过自己好好一个儿子,为什么会长成这个样子,究竟是什么让他连做人原则都没有了?连亲生女儿都可以设计利用,这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水忆初走后,贺袅袅和水耀希也跟着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水无涯父子两人。

    “青阳,初初说的是真的吗?”水无涯颤声问道。

    “是真的。她太不听话了,不用些手段怎么教育得了?”水青阳冷漠道。

    “啪!”响亮的耳光扇在他的脸上,水无涯的手在剧烈得颤抖,看着这已经完全陌生的儿子,心中在滴血:“畜生!不要侮辱教育二字,你还不配!初初自出生起,你就没管过她一天!设计她?利用她?你还大言不

    惭?谁给你的脸?你给我滚,我没你这种儿子!”

    “哟,当初我还是大陆第一天才的时候,你忙不迭地捧着我。现在我修为被那个小贱人给废了,你就迫不及待地要跟我撇清关系了?生怕我丢了你水家的脸是吗?”

    “你!”水无涯气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只觉得心口一阵闷痛。

    水青阳站起来拍了拍衣服:“我的实力被你那个孙女废了,那这个责任就得你来承担。我往后疗伤和修炼的资源都得由你来提供。”

    “你……”水老爷子又被气了一遍。

    “我先回院子了,我作为你们水家的代表和支柱,才走了十几年,不会连院子都没留下的,对吧?”水青阳说完,转身就走了。

    水无涯看着他,只觉得心口剧痛,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爷爷!”

    这一天,水家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所有的人都感到云里雾里恍若隔世。先是三少爷不是人,是傀儡,带回来的贺姑娘是他的主人然后是离家多年的少主回来了再是当年的水家天才水青阳水二爷回归,却被少主废了实力最后是水二爷气晕了家主,被少主一气之下关进了

    水家最偏僻的小院之中,并被宣布踢出族谱,永不为水家人!

    水青阳的所作所为在回家的各弟子的宣传之下弄得水家上下人尽皆知,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唏嘘感叹,痛骂自己瞎了眼,错把狗屎当偶像。

    萧玉宸将水轻羽安顿好以后,就回了萧家。水忆初也去了京都的水云阁总部查看情况。宫里龙泽已经听说了她回来,一个人在寝宫里关了一天。

    “福公公,本宫给皇上炖了汤补身子,麻烦公公去通报一声吧。”贵妃寝宫外对公公道。

    “贵妃娘娘还是请回吧,皇上今日不见任何人。”

    “为何?可是朝堂之上有什么烦心事了?”

    “皇上的心思,奴才怎敢妄加猜测,贵妃娘娘还是请回吧。”

    “哟,丁贵妃啊,你不知道今日水少主回京吗?皇上这会哪有心思理会咱们呀?你这殷勤献得太不是时候了。”另一个贵妃款款走来。

    她平日里最看不惯丁贵妃,明明是个平民丫头,却因为她哥哥的缘故一路坐上了贵妃的位置,真是气死人了!

    丁贵妃脸一白,水少主?那个害死了她哥哥丁毅的水少主?门突然打开,龙泽阴着脸站在门口,冷冷道:“柔儿进来,你可以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