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你以为是光明神啊
    ..殿主的绝世宠妃

    “喂,差不多得了,装什么死呢!没看你爷爷都要哭了嘛!”贺袅袅见他的血已经流得满地都是,心也跟着一揪一揪的疼。

    水耀希立刻睁眼,一脸幽怨的看着她:“袅袅,我的血都流了一地了,你不觉得我现在看起来很虚弱吗?”

    “虚弱个屁,我还不知道你!你就是一身血流干了也不见得的会有什么事儿。”

    “可是这些流着也不好看呀!袅袅,先给我治伤吧?”

    “干嘛治伤啊?不是逞威风吗?那你多撑一会儿啊!看你把大家吓得,多有意思呀!”

    “好袅袅,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随便伤害自己,让你心疼了!”

    “做梦吧你!心疼你?我吃饱了撑的啊!”贺袅袅嘴上不饶人,但手上已经开始飞快的动作了起来。繁复的手印,从她手中一个一个的结出,她的脚下和水耀希的身下出现了相同的法阵,冰蓝色的灵力在两人之间流转。最后全都源源不断的从贺袅袅这边,传输到了水耀希的四肢之上,没两下就见那形状

    诡异的四肢,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法阵消散后,水耀希已经站了起来,再一次恢复了,活蹦乱跳的状态。

    水老爷子已经看呆了,众人也皆看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水老爷子喃喃地问道。

    “哎呀三少爷,你的手脚是好了,修为还在吗?”一个长老突然问道。

    “在啊,没有任何影响。”

    “那太好了,贺姑娘,既然你有如此高超的医术,那不妨也给二公主治一下吧!二公主当年伤了经脉,至今不能修炼,若是您能将她治好,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我治不了。”贺袅袅仍旧是是一脸清冷模样。

    众人一下子就炸了锅:“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你既然有这么通天的本领,给谁治不是痣治啊?”

    “就是啊!你横刀夺爱就算了,人家二公主也没说你啥。如今你既然有这个本事,还去刁难人家二公主,太过分了!”

    “就是,不想治就不想治呗,说什么治不了,这是虚伪透顶!”

    水耀希见大家炮轰贺袅袅,顿时脸色就沉了下去,正要开口解释,只听见清越的女声传来。

    “她确实治不了,不过我能治。”

    众人突然安静下来,皆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袭蓝裙,袅袅婷婷地走来。

    “这是……”

    “这不是……”

    “这是少主吗?”

    “这不是少主嘛!”

    水忆初一路走来,最终停在了龙锦的身边。从储物戒当中取出了两个药瓶放到她的手心里。水忆初温和地说道:“小瓶子里装着八品的疗伤丹,可以帮助你恢复修为。大瓶子里装的是,帮助修炼的丹药,算是这些年对你的补偿。水家不是忘恩负义之

    人,但二公主若是要以恩情来压人的话,水家也不怕人说。”

    “初初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太喜欢你三哥……”

    “二公主请吧,这两瓶药算是还了我三哥欠你的恩情,往后我水家与你再无瓜葛。”

    主人家已经赶人了,又有这么多人围观着,龙锦纵使脸皮再厚也呆不下去,况且白赚了这么多丹药,回头恢复了修为还愁找不到夫家吗?便顺坡而下,捏着药瓶哭着离开了。

    待水忆初转过身来,一句话还未说出,便被贺袅袅一拂袖给冻了起来。

    “袅袅,你这是……”水耀希有些头疼,话说这相爱相杀的画风是怎么回事啊?自家媳妇和自家妹子应该帮谁呢?

    “你这个疯女人怎么回事儿啊?我家少主得罪你了吗?凭什么要对我们家少主出手啊!”一个长老带头喊道。

    底下众人,皆忍不住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少主可是他们的精神领袖,其是他人可以亵渎的?

    水无涯也一脸阴沉,这女娃娃好生嚣张,之前种种风言风语他只当是别人添油加醋了,并未多做评论。可今日他宝贝孙女才刚刚回来,居然就当着他的面对他孙女动手,简直太过分了!

    水无涯出手,就想将困住水忆初的冰块击碎,却被水耀希拦了下来。

    “希小子,你如今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连是非都不分了吗?”水老爷子气得一巴掌呼他头上,大声吼道,“她如今对你妹妹下手了,你还要护着她吗?”

    老爷子刚吼完,那冰块就动了动,无数裂缝出现在冰面之上,只一个呼吸之间,冰块便碎裂成渣,消散在了空气中。

    水忆初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笑吟吟的看着贺袅袅。贺袅袅却是偏过头,冷艳地来了个哼。

    “袅袅,谢谢你。”若不是你在我抓住冰魂珠的那一刻,往我身上打了一道冰灵力帮助我领悟冰系,只怕没这么快出来。

    “谢我,你脑子被门夹了吧?你以为我跟水耀希到这儿来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等你杀你的!”贺袅袅故作凶悍。

    水忆初却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走到她跟前,伸手揉揉她的头发。

    贺袅袅一愣,顿时脸上绯红,一巴掌拍开她的手:“你干什么?谁叫你动我头发?”

    “真是的,长大了这么傲娇,一点都没有小时候可爱。”水忆初摇了摇头。

    “清清可爱,你怎么不找她去啊!”贺袅袅不知为何突然大吼了一声,吼完又觉得自己这飞醋吃得毫无道理,瞬间羞窘。“你是你,清清是清清,你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在我心里,你们的地位是一样的,我并没有偏爱她多过于你。”水忆初叹了口气,拉着她的手,“当年是我不好,没能理解你的一番苦心,还那样伤害你,

    将你封印,都是我的错。袅袅,请你原谅我!”

    “什么就是你的错啊,我杀了墨是事实啊!你这人总是这样,明明不是你的责任,却总要往自己身上揽。最烦你这点了,你以为你是光明神啊!”“袅袅,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也知道你其实受了很多的委屈。你是个好孩子,你值得被疼爱。曾经我没有机会,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放在你身上,是我不好。如今,有人知冷知热地陪着你,我便放心了。”水忆初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水耀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