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初初回家院中闹剧
    ..殿主的绝世宠妃

    水忆初回到京城,并没有通知任何人,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了水家的大门之外。

    本以为会给众人一个惊喜,却没想到大门紧闭,门口就是一个守门的都没有。

    “怎么回事?难道是家中出什么事了吗?”

    水忆初皱了皱眉头,自己上前开了门走进去。刚穿过一个回廊,就听见从前院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

    “三少爷,当年你说过,以后会好好照顾我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等着您归来,从未有过二心,你难道真的要抛弃我吗?”

    水忆初听着声音有些耳熟,从拐弯处伸个头出去,便看见一家子人都围在了院子里,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那当中说话的女子,一身杏色的宫装,端庄典雅,不正是当年的二公主龙锦吗?

    下人们全都缩在了各个角落里看热闹,私底下嘀嘀咕咕说着闲话。

    “哎,你说三少爷只眼睛怎么长的,放着二公主这么好的人不要,反倒找了个母夜叉!”

    “要我说啊,肯定是那个女人,给三少爷灌了什么**汤。你瞧她整天抬着下巴,好像自己多高傲似的,都看不上咱们呢!还以为自己有多高贵,一点儿都不像人家二公主没架子。”

    “就是,跟她说话从来都是爱答不理的,有什么可骄傲的,不就是仗着三少爷喜欢她吗!”

    “看好了吧!像二公主这么漂亮又温柔的人,三少爷怎么会一点儿都不心动?何况当年可是二公主救的三少爷,就算是出于报恩,三少爷也绝不会对公主置之不理的。”

    “没错没错,这一旦名分落下了,那日久天长的,谁上位谁下去还不一定呢!”“二公主,在下从未允诺过你任何有关终身的事情,今日在清风楼也同你说清楚了,你有何苦庸人自扰?当年确实答应过要照顾你不假,但这些年水家也未曾亏待过公主殿下。在下也不算辱没了当年的誓言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答应亲自照顾你,也与名分无关,我这一生,只爱一个女人,也只会跟同她在一起。公主又何必芳心错付,耽搁了自己的大好年华。”“耀希,是因为我现在不能修炼了,所以你才嫌弃我的吗?”龙锦泪眼婆娑地问道,她已经不能修炼了,空有一个公主名分,根本寻不到好夫家,“可我也是为了你呀!我冒着生命危险救你出来,不惜被父皇

    折断手脚,赔上了一生修为,都是为了你呀!你不会嫌弃我的对吧?一定不能因为这个嫌弃我的,对吧?”

    “我跟不跟你在一起,与你能不能修炼是两回事。凭借公主你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何苦执着于我?”

    “可我爱的只有你,我想要的也只有你啊!”

    “所以你想要什么?当他的妻子吗?”贺袅袅不耐烦地问道。

    “贺姑娘不必动怒,我知你与耀希两情相悦,也不愿拆散你们。可我等待了这么多年,只想在耀希身边留有一席之地,能够让我日日看到他,陪伴他便足够了。”

    “不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直说,你想要什么吧!”贺袅袅的干脆利落与龙锦的温柔大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下让不少人都不自觉地偏向了龙锦。

    就连坐在前方一直未曾开口说话的水无涯,也微微皱了皱眉头。

    龙锦没说话,只是一双美目含情脉脉的看向了水耀希,仿佛将所有的决定权都放在了水耀希的身上。

    “真是可怜啊,明明是二公主先认识的三少爷,为何如今却要这样低声下气。真是气死人了!”

    “就是就是,二公主那么好的人,哪里比不上那个小妖精,真不知道三少爷怎么想的,这还需要犹豫吗?”

    “二公主哭得我心都要碎了,这么好的姑娘,为三少爷等了那么多年,真不知道三少爷怎么狠得下心啊!”“我不会给你名分的,我也没有资格。当年我与你并没有太多的接触,或许偶尔有动过恻隐之心,但那不是爱情。或许你会觉得我忘恩负义,又或者寡情薄意,但那都不重要,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也知道我

    想要什么。二公主,不要再纠缠了,我与你注定无缘。你既然要用你当年的恩情来说事,那今日,我就把这恩情给还了吧。”

    众人不明所以,不知水耀希将以什么方式来还恩,却见他双手抬起,两道冰刃在他手心形成,毫不留情地反手划了几下。

    血从他的四肢冒了出来,只见他骤然跪了下去,四肢呈现诡异的形状。竟是将自己的手脚筋脉全都挑断了!

    “我的天哪,三少爷这是疯了吧?”众人大惊。

    “希小子,你这是做什么!”水无涯大惊,忙过来扶住他。

    站在暗处的水忆初也没想到三哥会如此决绝,一时没反应过来,没能阻止。

    好在她如今炼丹水平已到了八级,帮人接通经脉,且能恢复修为已经不成问题了。

    她正要走出去,却听水耀希又开了口:“如此,往日恩怨一笔勾销。”

    龙锦已经吓呆了,她从来没有想过水耀希宁可自残也不要她,一时难堪至极。

    “不,怎么会这样,耀希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龙锦摇着头,一脸不可置信。

    贺袅袅见水耀希这般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便平静下来,见他那喷涌不止的血流,双眸光黯了黯,有些气闷。

    可恶,就不能心疼一下自己吗?为了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希小子,你怎么这么傻,你让爷爷怎么办呀!”水无涯悲痛难耐,三孙子自小便成熟懂事,又一直是家中小辈里的佼佼者,是他最大的骄傲之一。

    可如今却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的前程给废了。这让他不禁想起了当年的青阳。上天为何对水家如此不薄?难道这就是命吗?当年的青阳是如此,如今的水耀希又是如此!水家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