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6章 比想象的更在意我
    “这就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贺袅袅站在角落里,远远看着水家的大门。

    如今的水家甚是繁荣,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来往往十分热闹。“小妹三岁的时候被送往了分家,十三岁才回来这里。”水耀希道。从他陷入冰风谷,恢复了傀儡身份和记忆的以后,他的修为大幅增长,相应的,因着是冰系的关系,性情也越来越冷清,只有对着他在乎

    的人,才有那么一丝丝温情。

    “为什么?她那般出众的天资,不该是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吗?”

    “并没有。小妹生来三魂不全,天生短智,到三岁仍不会言语,修炼天赋更是为零。所以被当做废物送往了分家。”

    “废物?”贺袅袅仿佛听到了史上最大的笑话,“我可真是开了眼界了,她若还算是废物,那他们那些人是什么?渣滓?”

    “他们只是普通人,与我们自然不同。”水耀希淡淡道。

    “怎么?你在这里待久了,也跟她一样对这里有感情了?这么向着他们说话。”贺袅袅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淡去了,变回了冷硬。

    水耀希低下头,能看到她修长白皙的脖颈,像天鹅一样优雅。

    “袅袅,你在害怕什么?”

    “我?笑话,我怎么会害怕?”贺袅袅立刻抬头大声反驳道。

    “你就是在害怕。”水耀希伸出双臂按在墙上,将她困在自己跟前的狭小区域内,“你怕我对他们有感情,超过对你的感情,你怕我在意他们超过你,然后你就会失去我。对吗?”

    他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让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灼热之感。脸不知为何开始发烫,让她觉得很不自在。

    “笑话,你不过是我创造的一个傀儡罢了,你若是敢背叛我,我就毁了你再创造一个不就好了。有什么稀罕的!”

    “可你确确实实就是稀罕了,袅袅,你现在这般是在骗我,还是在骗你自己?”水耀希低声浅笑道,“虽然不是很确定你对我究竟是哪种感情,但是我知道,你在意我,比你想象得更加在意我。”“你胡说!感情不过是那些无聊的普通人打发时间的无聊东西,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无能无用的东西!况且你只是个傀儡,说什么在意不在意的,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跟普通人待久了,你修为没涨,他

    们那死不要脸的臭德行倒是学得不少!”

    “呵呵……”水耀希也不恼,低声笑着。

    “你笑什么?我说得不对吗?”贺袅袅恼羞成怒。

    “对,都对。但是袅袅,你脸红了。”

    贺袅袅气得抬眼瞪他。却见他眸光浅浅,带着温柔的碎光,满满地都是她。心蓦地就软了,仿佛灌了蜜,又仿佛泡进了醋缸,又酸又甜的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心跳失了固有的频率,她莫名地有些慌乱,用上了灵力狠狠拍开他:“我是你主人,你简直放肆!”

    他胸口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撞在小巷的另一面墙上,血从他的唇边溢出来,给他白皙的皮肤添上了几分妖冶。

    贺袅袅见他嘴角染红,愣了一下。她也不是第一次见他受伤,甚至好几次还是她盛怒之下亲手打得,可是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她见着那血,觉得格外的刺目,好想将它擦去,让它永远不再出现。

    “袅袅,你心疼了。”水耀希不怒反笑,嘴角还挂着血,看起来像是被打傻的地主家的大儿子。

    贺袅袅瞪了他一眼:“我没有!”

    “好吧,那这血我不擦了,就让袅袅多看看,反正你也也不心疼。”水耀希站直身子揉了揉胸口,一副“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的样子,看得贺袅袅一阵心虚。

    “哼,我竟不知我的傀儡术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一个破铜烂铁做出来的傀儡肚里还这么多花花肠子。”贺袅袅一个帕子砸在他脸上,“还不擦掉,丢人现眼!”

    水耀希见她已经恼了,也不再逗她,用帕子擦掉血迹,然后堂而皇之地将帕子收进了自己的袖中。

    “少给我搞小动作,洗干净了再还给我!”贺袅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水耀希抬脚就跟上。

    “不进去看看吗?”水耀希问道,“小妹在家里还是住过一段时间的。”

    “看什么看,都是一帮臭男人,有什么可看的!”

    小巷子出去就是家青楼,临近傍晚,姑娘们好多都站在外面拉客,看到水耀希就像饿狼一样扑上来。

    “三少!您去哪里了?好久都没有见到您了,可想死奴家了!”

    “就是就是,许久见不到三少您的英姿,奴家茶饭不思,都瘦了好多呢!”

    “三少!今晚留下来嘛,让奴家好好地伺候伺候您吧!”

    一群莺莺燕燕围住水耀希,直接将贺袅袅给挤到了一边。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一双双不老实的手就往他身上招呼。

    贺袅袅看得脸都青了,看来还是青楼的常客啊!

    一拂袖将一群莺莺燕燕全都打飞出去,贺袅袅大步冲到水耀希面前,“啪”就是一耳光:“下流!”

    说着扭头就走,大约是气急了,连一贯优雅地姿态都不维持了,走得裙角都带风。

    水耀希平白挨了一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哎,这是谁啊?怎么怎么嚣张?”

    “就是啊,我的腰啊!”

    “小贱人,还敢甩三少耳光,她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啊!”

    见水耀希抬脚去追贺袅袅,众女子忙又缠上来。

    “三少你别生气,那女人不懂事,哪里比得上我们姐妹们贴心。”

    “就是啊,三少,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啊!还敢给你甩脸子!”

    “三少,你的脸怎么样了,还疼不疼啊?”

    众女的慰问还没结束,又一次被打飞出去了。

    水耀希愣了一下,看到冷着脸站在不远处的贺袅袅,心里甜丝丝的。她竟然回来了!

    “傻站着干什么,舍不得是不是?还不给我过来!你再下流,我阉了你!”贺袅袅怒气冲冲地喝道。水耀希忙凑过来:“袅袅我冤枉,我跟她们不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