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把妖月殿并入云城
    雪隐等人来得很快,在水忆初的高压之下,纵使雪皇再不情愿也不得不让雪隐前去尝试传承的接受。

    这一接受便是三天。

    第四天的上午,水忆初还在研究那个古怪盒子的时候,雪国禁地突然一阵剧烈震动。等在外面的福亲王激动得走来走去,忐忑不安地看着洞口的方向。

    感觉到动静的雪皇也匆匆赶来,大家都等在洞外,等着结果。

    没一会,震动消失了,然后就见浩大的天地规则降临,看那花纹,雪隐俨然已是神皇级别的高手了。

    福亲王激动得老泪纵横,可雪皇的脸色却蓦地阴沉了许多。

    等到天地规则消失后片刻,雪隐才从洞里出来,见着水忆初,就直接跪下行了个大礼:“水姑娘的再造之恩,雪隐此生难忘,日后若有雪隐帮得上忙的地方,雪隐万死不辞!”

    “好啊,那这人情我就承下了,日后有事,必定会来找你的。”水忆初大大方方地受了这一礼。福亲王小心翼翼地从储物戒当中掏出两个玉盒来,递给水忆初:“这个当初是想给隐儿补身子用的,如今隐儿身子已经大好,这东西,就送给水姑娘你吧,当是本王的一片心意,感谢水姑娘你对隐儿的大恩

    大德!”

    水忆初好奇地接过来,打开其中一个一看,双眼几乎放光:“这是……极寒玄冰髓!”“正是。另一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九品丹药烈阳丹,是极阳之物,当时怕隐儿的身子受不住这么强的药力,本王才着人费尽千辛万苦寻来了极寒玄冰髓,想中和药力。如今倒好,隐儿不药而愈,真是大喜,大

    喜啊!”福亲王笑得一脸褶子。

    极寒玄冰髓就是寒冰矿的矿心所在,只要有玄冰髓,便可以源源不断地产生寒冰矿。想到四姐那把坏了的重剑,水忆初便十分开心,终于有机会能给四姐整一把新的了。

    “多谢王爷美意,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水忆初笑着收了起来,“既然此间事了,那我就先告辞了。往后若是有缘,江湖再见。”

    “啊?这么快就要走了?”福亲王一愣,“不能多留几日,让本王和隐儿好好招待一下你们,聊表谢意吗?”

    “不必了,多谢王爷美意。在下已外出多年,是时候回家看看了。告辞!”

    走在返程的路上,沈季还是沉默地跟在水忆初身后充当背景板。宋清繁还记着他曾伤过水忆初的事情,对他也没什么好脸色。私底下偷偷问水忆初道:“他怎么还跟着你啊?”

    “他这个家伙死心眼,非要带我找到哥哥才行。”水忆初也有些无奈。好在他跟久了,她也习惯了他的固执,心底里也接受了这个朋友,便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找无痕?”宋清繁回头偷瞄了沈季两眼,见他的目光一直放在水忆初身上,脸色瞬间古怪了起来,“他……他不会是……是喜欢……”你吧?可惜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水忆初给打断了。“喜欢哥哥!你也这么觉得对吧?”水忆初仿佛找到了同道中人,拉着宋清繁就是谆谆教诲,“我跟你说啊清繁,这小子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跟我强调他要为我哥哥好好照顾我,还一直说要带我找到哥哥。这

    明摆着就是个幌子嘛!他肯定是对哥哥图谋不轨!清繁,你可一定要注意了。我哥哥那个人木讷,风月之事不在行也不敏感,但你可不能大意,不能让他钻了空子,知道吗?”

    宋清繁听得嘴角直抽抽,妹砸,你咋好意思说你哥呢?不在行也不敏感,还有比你更不敏感的吗?心里咋还没点数呢?

    “哎呀清繁,我跟你说话呢,你发什么呆啊!千万记住,不能放松啊!我看好你!”水忆初豪情万丈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看得她眼角也开始抽抽。

    幸好玖儿没遗传他爸,不然往后不得操心死!宋清繁无奈扶额。

    回商会接上了商会众人,水忆初便启程去往云城,云城已经被她占领,往后就作为水家的地盘了。等到将爷爷他们接上来,她就把他们安置在云城。

    没有光明神殿的骚扰,洛云凡带领水云阁等人混得也是风生水起。水忆初回到云城以后,先是给云城建立了强大的护城大阵,再是炼制了一大批丹药给自家人增长实力。

    没几天城主找上门来,将城主之位给让了出来,水忆初接手了城主之位以后,规范了一系列的管理措施。更是号召城中百姓全民修炼,并在他们发誓效忠的前提下亲自为他们改善体质。

    一时间,云城的建设如火如荼,居民实力也在飞速上涨。

    逗留了一阵子,将一切事物都处理得差不多的时候,封九尘和段惊鸿找上了门来。

    “你们要将妖月殿并入云城?”水忆初惊讶地睁大了双眼,“这事……是你们自作主张还是哥哥和小月的意思?”

    “自然是主子和二爷的意思。”

    “小月回来了?”水忆初激动地站了起来。

    “呃……这个倒没有,只是主子用了特殊的传讯工具来联系我们了而已。不过那东西是一次性的,交代了这些以后,就报废了。”封九尘道。

    “这样啊……那他还说什么别的没有?”

    “有啊,主子让我们转告初初姑娘你,他在云中天等你。”封九尘说着,突然开始坏笑,“还有……他说他很想你,嘿嘿嘿……”

    “啪!”后脑勺结结实实挨了一下,疼得他差点飙泪。

    “你干嘛打我?”封九尘瞪着段惊鸿。

    “别笑得那么猥琐,给主子丢人。”段惊鸿木着脸,转而对水忆初道,“不过主子很想你那句话是真的,不是疯子瞎编的。”

    “叫谁疯子呢?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随随便便就给人起外号,你你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呢?”

    那不知道谁一天到晚管他叫木头,不起外号?这话说出来脸打得不疼吗?段惊鸿翻着白眼懒得理他。水忆初微微一笑,抬手到脑后摸了摸水晶铃铛,小月,我回家一趟,就能去找你了,等着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