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4章 荣娜之死古怪盒子
    怒气冲冲的水忆初一个水球扔在了昏迷的荣娜皇后的头上,将她泼醒。

    荣娜皇后迷迷糊糊地醒来,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水忆初一把揪住了领子,拎了起来。

    “啊,你要干什么?”荣娜皇后惊慌失措地挣扎。

    水忆初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给我闭嘴,我问你什么答什么!你若胆敢再耍什么花样,别怪我不客气,我就拿刀把你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活生生疼死你!”

    “你这个恶魔,恶魔!”

    “我问你,铁笼之中那只狮鹰,你们从何处得来?”

    “我不知道……啊!”一块鲜血淋漓的肉就从荣娜皇后的身上掉了下来,疼得她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像死人一般。

    “我耐心有限,别给我扯慌!”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求求你放过我……”

    “说!”水忆初一声暴喝吓得她一哆嗦。

    “我说,我说!是宋家人给我们的!”

    “宋家?他们为什么要给你?”“是为了冰宫。世人皆知,冰宫的结界若要打开,时机和雪国皇室血脉缺一不可。但若是仅仅打开结界,并不需要用到多少血。但是冰宫之中有一处,藏着一本绝世秘籍,据雪国皇室典籍记载,是雪国皇室

    开宗老祖留下来的,非雪国皇室血脉之人不可得,得到也不能修炼。”说着,她期期艾艾地看了水忆初一眼。

    “看着我干什么,继续说!”水忆初狠狠瞪了她一眼,吓得她又是一哆嗦。“那时父亲大人刚刚命丧你手,宋家的宋轶长老知道我正在为父亲大人寻找合适的肉身夺舍重生,便找上我,跟我做了一笔交易。他把那只魔兽给了我作为父亲的新身体,交换条件,就是让我,带一个雪国

    皇室之人去见他们宋家的少主,然后……”

    “然后什么?”

    “然后……让他们换血。”

    “放肆!”吐得昏天黑地刚刚缓过来的雪皇,一听到这话气得七窍生烟,“我雪国皇室流传的至宝,你竟吃里趴外地给了外人!还混淆我们雪国皇室的血统!简直岂有此理!”

    “陛下,陛下,我知道错了陛下,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怕不只是换血吧?事实上,你根本就是打算,将雪隐身上的血全部放干,换到宋家少主身上!但你没想到,雪隐的生命力如此顽强,即使被放干了血,也还没有立刻死去,而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偷偷服

    了生血丹,勉强保住了一条性命。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送回了朗亲王府,发现他没有如你所料那般死去,才又着人下了手,在他身体里放了吸血虫,想要活活吸干他的血肉。我说的对也不对?”

    “什么?你竟如此狠毒?”雪皇惊讶地看向荣娜皇后。

    “陛下,陛下,你不也不喜欢那个臭小子吗?他的天赋体质已经觉醒,若不将他扼杀在摇篮里,将来必定会是陛下的心腹大患呀,臣妾这么做都是为了陛下呀!”

    “说的好听,不过是怕他挡了你儿子路罢了。”水忆初冷笑道,“那宋家可有告诉你,他们从何处得到了这只魔兽?”

    “……他们倒是没有细说。”

    “这样啊,那你也没什么用了。”水忆初说着,直接掐住她的脖子一个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荣娜皇后就归了西。

    “主人,雪隐这边已经基本没事了。”花冉心念传声过来。

    “嗯,那你们就把他跟福亲王一起带到皇宫禁地来吧。”水忆初传声道。

    “陛下,我还想去看一下雪国皇室的传承之地,不知可否?”

    “这……雪国皇室的传承,只有雪国血脉才能接受,姑娘你这是……”雪皇有些为难。

    “我只是看看,对你们的传承还不感兴趣。”

    “哦,那就好,那就好……”雪皇脸上笑着,心里却在吐槽,不感兴趣你还看什么看!

    “嗯?你说什么?”谁出双眼顿时危险地眯了起来。

    “没,没,没什么!哦,寡人是说,还是寡人来给姑娘引路吧。”来到雪国传承之处,水忆初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熟悉之感。雪国是冰雪之国,国中灵师多以冰系和水系为主。这雪国皇室的传承是雪国开宗老祖留下的,不止是冰系,水忆初还隐隐感觉到了一股土系的气息

    。

    “你们皇室的老祖宗是土冰两系?”

    “是土冰水三系。”

    “哦。”水忆初点点头,没深究,在里面随意走走看看。

    再往里走了一些,水忆初突然发现在雪国皇室的传承柱后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台状突起,上面盛放了一个看起来颇为老旧的盒子。

    “这也是你们老祖留下来的?”

    “这个,寡人也不清楚,寡人的爷爷还在位时,这东西还没有出现。但后来不知道哪一天,它就突然出现在这境地之中,没有人知道它是从何处而来。”

    水忆初点点头,只是觉得有些好奇,但也没有太过究竟。毕竟是人家雪国皇室的东西,她也不至于雁过拔毛,什么都惦记。

    可她一转身,那台子上的盒子却突然飞了起来,突兀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害她一时没刹住脚,直直撞了上去。

    盒子看起来老旧,但质地却非常的坚硬,饶是水忆初这样强悍如魔兽的身体素质也疼得直飙泪花。

    “我的天哪!这是怎么回事?水姑娘你没事吧?”雪皇大惊,生怕水忆初一个不高兴连他一起灭了。

    “无妨,只是撞了一下而已。”水忆初摇摇头,伸出手去,那盒子就乖巧的躺到了她的手心。

    “这……”雪皇傻眼了,就出现在他雪国禁地的东西,就是他雪国的东西,怎么吃里扒外往别人跟前凑呀!

    他心疼万分,却又不敢直接开口讨要,纠结得不行。

    水忆初想把盒子打开,可仔细看了看,这盒子严丝合缝竟是一点缝隙都没有,也没有锁孔之类的东西,俨然为一体,也不知道怎么打开。

    “真是奇了怪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呀?”水忆初嘀咕着,伸手就将盒子收了起来。

    “陛下,这盒子主动前来找我,说明我与它有缘,你该是不介意我将它带走吧?”“不介意,不介意……”雪皇心疼得滴血,面上却强行挤出一抹笑容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