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 闯入皇宫放肆挑衅
    福亲王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一时羞恼大声吼道:“笑什么笑,都给我上,把他拿下!”

    “等等!”水忆初往前一步,“福亲王,我朋友长年潜心修炼不通人情世故,故而与亲王之间有些误会,不妨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解释?还要怎么解释?他潜进了本王的王府,还带走了本王的女人,这都是本王亲眼所见,还需要什么解释!”

    “沈季你说,你为何要潜进他的王府,还要带走他的女人?”

    “前天我在街上偶然碰到她,她说她被家人逼嫁,求我救她。她约我在王府后门逃跑,我以为王府便是她的家,没想到却是他的夫家。”

    “不,不是这样的!”项子音冲了出来,“沈大哥,我是被逼的,我真的是被逼的!我不喜欢他,我只喜欢你!你要相信我!你要相信我啊!”

    沈季退后一步没让她扑到自己身上:“但是你骗我了。”

    “沈大哥,我求求你救救我吧,沈大哥,我真的不喜欢他,我不想跟他在一起!沈大哥,我爱的人只有你呀!”

    这一声声的哀泣仿佛一个个耳光扇在福亲王的脸上,让他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的十分好看。

    “给我把那两个狗男女抓起来!”福亲王一声怒吼。

    沈季应声而动,水忆初都未曾动手,就见他黑色的身影在人群当中穿梭,不一会儿那些官兵就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

    “许久不见,实力长进得蛮快的嘛!”水忆初打趣道。

    沈季见她笑靥如花,不知为何愣了一下,感觉心突然跳得好快。

    “看来今天这事不能善了了,既如此,我本就要进皇宫找麻烦,那不如就一起好了。”水忆初道。

    水忆初纵身一跃从二楼跳下,只听得咔咔几声脆响,就见福亲王瘫软在地上。

    水忆初只手将他拎了起来,招呼了一下沈季:“趁着天色还早,走吧!”

    俩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往皇宫的方向走去。

    “报!不好啦!不好啦!陛下,皇后不好啦,有人杀进皇宫里来啦!”

    时辰太早,俩人都还未曾起床,就听到外面宫人在大呼小叫。

    “究竟是什么人,胆敢如此猖狂!”荣娜皇后一声怒喝,气冲冲地爬起来,由宫女服侍着开始梳洗。

    陛下也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听着外面嘈杂的声音,一边由太监伺候穿衣。

    “报!陛下,皇后不好了,那两人已经杀到内宫中来了!二门防守的卫兵已经全军覆没了!”

    正好打到这边来的水忆初和沈季二人听得一阵无语,不过是把他们打晕了罢了,怎么这话听起来好像他们有多么嗜杀一般。

    “放肆!一大清早就如此大呼小叫,大惊小怪,惊扰了圣驾,你们该当何罪!来人呐,给我把他们拖出去杖毙!”寝宫的大门一开,荣娜皇后就端着架子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骂。

    嗬,一看就知道皇后跟那什么公主是亲生的,这刁蛮的脾气简直一毛一样啊!

    水忆初在心中腹诽着,抬手就将福亲王和雪飞絮,通通扔到荣娜皇后的面前。

    “啊,这是什么东西!”荣娜皇后杀了一大跳,定睛一看,竟是两个人,其中有一个还如此眼熟。

    “呀,这不是公主吗?”还是荣娜皇后的贴身宫女颇为眼尖,一眼就认出了雪飞絮。

    “什么?这是絮儿?”我拿皇后大惊,仔细看了又看才相信,这确实是她的女儿,“天哪,我的女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谁伤了你?”

    “不好意思,正是区区在下。”水忆初慢悠悠地走过来,“你就是荣娜皇后?怎么不见飞龙大将军呀?”

    “飞龙大将军?”随后出来的雪皇听到这里,有些糊涂了,“飞龙大将军不是在驻守冰雪城吗?怎么会在这里?你又是何人?竟敢在我皇宫之中如此放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我是来特意来寻皇后的。皇后娘娘,不知我眠狼商会成立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不是无依无靠的。荣娜皇后,难道你不该给我个解释吗?”

    “你是水忆初?”

    “没错,我就是水忆初。另外我还想请教一下皇后您,我什么时候伤害过大王子了?您这脏水泼得太离谱了些吧?”

    “贱人,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若不是你,我父亲怎么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嗯,如今的样子,你是说……没有躯体只剩下神魂的样子吗?”

    “你还敢提!来人哪,给我把这个女人拿下,本宫要她碎尸万段!”

    “那你怕是没这个本事吧!”水忆初笑嘻嘻地躲过所有人的攻击,一边遛着他们玩,一边悠闲地与皇后聊天。

    “我听说皇后娘娘最近行为有些异常,总是大半夜的偷偷往禁地跑,不知陛下可知此事啊?”水忆初故意提及此事,并说得一波三折,意味悠长,活生生叫人误会。

    雪皇看着皇后的眼神瞬间就变得微妙起来。

    “你少血口喷人!”

    “我是不是血口喷人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今天来是跟你算我商会这笔账的!”

    “哼,你用见不得光的手段害死了本宫的父亲,本宫杀你几个下人怎么了?你该不会以为本宫仅仅杀了几个下人,这事就算完了吧?本宫告诉你,做梦!本宫要的是你偿命!”

    “偿命?”水忆初冷笑道,“对,确实该偿命,所以今天我就是特意来送你上路的!”“放肆!水忆初,你如今已经是两大神殿联手通缉的对象,竟然还敢这么招摇,在寡人的皇宫里大放厥词,就不怕寡人告诉神殿你的下落吗?”雪皇虽然心存疑虑,但也是家丑,在外人面前自然不会多做追

    究。“那陛下尽管去说吧!就是不知道,是陛下的通知快,还是我拧掉你脑袋快。”水忆初笑吟吟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