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救治雪隐全城通缉
    ..殿主的绝世宠妃

    朗亲王正在气头上,看到两个年轻女子走了进来,还以为又是哪家不知深浅的小姐想趁着这时候过来献殷勤,当下就怒喝道:“侍卫呢?不是说过闲杂人不许放进来吗?”

    水忆初远远就看到雪隐昏迷在床上,脸色已经苍白到几近透明,当下也懒得废话,直接抬手一挥,战气将众人推开到两边,冰系灵力从地面而上,直接将他们的双脚冻住,让他们动弹不得。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朗亲王脸色大变,拼命想挣脱脚上的坚冰,可是无济于事,“你是不是荣娜那个贱人派来的?不许你碰我儿子!”

    水忆初才不理他,直接走到床边给雪隐把脉。宋清繁站在一边,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哎呦,外伤挺重啊。”

    “内伤也不轻。”水忆初收回手,从储物戒中拿出了八品的生血丹和疗伤丹给他喂下。

    “混账东西,你们给我儿子吃了什么?荣娜,你个贱人,你不得好死!”朗亲王还在挣扎,一面大喊,“来人呐,快来人呐!”

    “吵死了,闭嘴。”宋清繁抬手就点住他的哑穴,一手挥出在门口结了个结界,防止有人前来打扰。

    水忆初拿出针,唰唰唰得在雪隐的身上飞速下针,引导药力的吸收。

    只见雪隐的脸色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不断地变得红润起来,可没一会又慢慢苍白。

    “嗯?”水忆初疑惑了一下,在他身上几处穴道按了按,又摸了摸脉,顿时了然,“这种阴毒的东西不是灭绝了吗?怎么还有漏网之鱼?”

    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枚黑色的毒丹给他喂下,没一会,雪隐就在床上翻滚了起来。痛苦让他的脸扭曲得不像样,口中也不断地发出嘶吼声。

    朗亲王疼在心里,却动弹不得,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

    突然,雪隐一个翻身,“哇”得一大口黑血吐出,一个黑色的小东西也跟着被吐了出来。

    水忆初随手一个清洁术将他身上清理干净,然后再次拿出了生血丹和疗伤丹。喂下没多久,雪隐就幽幽醒转过来,睁眼看到水忆初的瞬间,还带着几分迷茫。

    “水姑娘,你跟圣女打完了?”雪隐虚弱地问道。

    “那都是半个月前的事了。”水忆初说道,“花冉,出来。”

    绿衣的小姑娘又长大了些许,不用水忆初吩咐,一看到雪隐,就明了了主人的意思,二话不说直接开始疗伤。

    水忆初扭头对宋清繁道:“等下外伤就交给你处理了。”

    “没问题。”

    水忆初这才看向了众人,挥手解了冰冻,让众人恢复了自由。

    “孩子,我的孩子!你可算醒了!”朗亲王第一时间扑到床边。

    “父亲,让你担心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朗亲王说着,扭头就朝水忆初深深一鞠躬,“多谢神医的救命之恩。”

    “不必多礼,雪隐是我的朋友,救他是应该的。”

    “小儿有您这样的朋友,真是他三生有幸啊!”

    “先不说这些了,我的朋友等下会给世子处理外伤,我想请王爷您借一步说话,可否?”

    “好说,好说,请随我来!”朗亲王一边引着水忆初往外走,一边大声吩咐道,“管家,将这些庸医统统送走!”

    二人来到偏厅之中,水忆初坐下就开始问正事:“王爷,世子是怎么弄成这样的?”“唉……还不是荣娜皇后搞的鬼。冰宫出世之时,本王本不愿隐儿前去,可谁知那荣娜皇后向皇上谏言,说是那个神殿通缉的水忆初打伤了大王子,不宜再让大王子贡献血脉。可这皇室之中,雪国血脉最纯

    正的就只有大王子与我儿。因此皇上便下了命令,要我儿前去协助打开冰宫结界,又设计绊住我。这才让我儿差点被放干了血丧命!”

    “原来是这样……”

    “是啊,你说那个水忆初是怎么想的,好端端地干嘛要招惹那大王子呢!平白拖累了我儿,真的是……唉!”

    水忆初听得一脸尴尬,这荣娜皇后也是真会找借口,她只见过那雪飞霜一面,还根本就没有碰过他一根毫发好么!“对了,我听雪隐说过,飞龙大将军手下有一支秘密军队,虽然只有百人,但是每个都精通暗杀能以一敌百。之前我杀他之后放过了他的神魂,就是想套出他秘密军队的驻扎点。可是世事难料,冰宫一行我

    出了状况,反倒让他找了荣娜皇后将我的商会迫害至此。此仇,我必报!”“那个秘密军队本王也有所耳闻,只是他们甚少露面,至今都没有人知道他们具体的位置。不过,我最近听宫里的探子说荣娜皇后曾瞒着陛下数次在深夜去到皇宫禁地。那处是雪国皇室传承的所在,她一个

    宫妃,瞒着陛下深夜前往必有图谋。只是之前本王一直在忧心我儿,没有多做理会,知道的情况也不是很多。”

    “既然如此,那我今日便前往皇宫看看。”

    “哎,姑娘,皇宫守卫森严,又高手重重,你这般贸然前往,不妥呀!”“无妨,放在以前我还会犹豫一下,现在嘛,就没有这个必要了。雪隐这边我朋友会照看,必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王爷尽管放心。我之前答应过雪隐要帮他得到雪国皇室传承,等到我去将皇宫里那些碍眼

    的家伙都除掉,您再带雪隐前往吧。”

    随后,水忆初就交代了宋清繁几句,又留下了花冉,一个人往风雪城去了。

    这刚刚到城门,就被守卫拦了下来,只见他拿着一张画像仔细比对了一下,确认不是他要找的人,才挥挥手:“行了,进去吧!”

    水忆初一边往里走,一边回头瞄了一眼那画像。嗬,这不是沈季那个笨蛋吗?这家伙情商那么低,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人了,竟然被通缉了。看他们这封城戒严的架势,怕是沈季还在风雪城当中。得了,从皇宫出来以后顺便去找找他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