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理想泡沫一触就破
    ..殿主的绝世宠妃

    “我没有,我爱她,我是真的爱她,全世界没有人比我更爱她!是她背叛了我,是她抛弃了我,也抛弃了你!为了那个野男人,她放弃了我们,我要帮你把娘找回来,有什么不对?反而是你,你不帮我把你

    娘带回来,反而还去帮他救那个野男人,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胳膊肘往外拐,也没有你这么向外的!早知你是如此的,当初我就该一把掐死你,而不是留你在这世上气我!”

    “够了!水青阳,你在说什么浑话!”二长老气得拍案而起,恨不得揪着他的领子打他两拳。“是!她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我,可那又如何?你就是个好东西吗?水青阳,为人子,你没有尽过一天孝道!为人兄弟,你从没有想过,你的离开会给家族给你的兄弟们带来多少压力和苦难!为人父,你从没有过一点慈爱之心,尚在襁褓之中的亲生女儿也能随便抛弃!为人夫,你从不曾理解自己的女人,也不曾真正尊重过妻子的意见!像你这样一个,不孝不慈,不仁不义的人,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大呼小叫地说教?”水忆初也火了,“我告诉你水青阳,要不是因为我答应过爷爷要把你带回去,我现在就一掌劈了你!我从来没见过像这样软弱无能又厚颜无耻的男人,你简直是刷新了我的三观!身体里流着跟

    你一样的血脉,我都觉得可耻!我告诉你,在我心里,你从来都不是我父亲,我父亲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慕容骁!”

    “混账东西,你竟然认贼作父!”

    “那又如何?这个贼三番两次救过我,而我的亲生父亲在干什么?一次两次都把我往火坑里推,永远想的都是利用我!我为什么不能认他做父亲?”

    “逆女!我……”水青阳气得抬手,就想扇他耳光。

    可水忆初岂是那么好欺负的,只一拂袖就将他给打出去,让他狠狠撞在了柱子之上。

    “眠笙,出来!”水忆初怒喝一声。

    玉眠笙从空间之中应声而出。

    “给我看好他,没有我的命令,他哪里也不准去!他日我回水家之时,再将他交给爷爷处置,自此以后,他生老病死,皆与我无关!”水忆初气得甩袖就走。

    大厅之中留下来的人皆是面面相觑,一个个看着水青阳的眼神都十分古怪。大家纷纷怀疑,自己崇拜了这么多年的英雄人物,曾经的少年天才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

    水忆初回到房中,将自己关了起来,背抵在门上,一口气长长的呼了出来。

    仿佛所有的力气一下子被抽光,水忆初靠着门软软地滑了下来,直接坐在了地上。

    抱膝而坐,将头埋在双膝之间,水忆初能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终于还是死心了。

    在今天之前,他也许还能抱着一丝幻想,还能抱着一丝侥幸。可今天过后,什么都不剩了。

    或许她命中注定,父母情薄。虽然对此早有认知,可还是忍不住心痛。

    毕竟这是她心心念念盼了两世的父爱啊!

    理想太过脆弱,像阳光下的泡沫,一触就破。梦碎了,她也该清醒了。

    吸收了冰魂珠以后,水忆初的实力又精进了许多,已经达到了飞升的标准,若不是水忆初将自己的实力往下压着了几分,只怕当场就飞升到云中天去了。

    也是时候该把事情了结了,就去找小月了。

    时间的脚步匆忙,一晃她已飞升数年有余。忙起来时不曾觉得,一提起思念就犹如潮水一般滚滚而来,想起当年那个慈祥又有些傲娇的老头,水忆初心中一片柔软。

    是时候该回家看看了。

    呀,好像忘了点什么。一想起万灵宫,水忆初才想起,好像很久都不曾见过沈季了,他去哪儿了?

    哎呀算了,先不管他了,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再说。

    先去雪国的帝都,看看雪隐那边情况如何了。

    上次说到冰宫打开,需要雪国皇室的血脉,本已达成共识,谁知道突然出了小叔的事情,又被苏吟雪一个打岔,她到现在才想起这茬,也不知道当时雪国何人献出了血脉。

    况且那荣娜皇后那般嚣张,不去解决一下,也实在是对不起自己。

    留下二哈守着商会,水忆初便带着宋清繁两人上路往雪国都城风雪城去了。先经过的是雪隐家的寒雪城,岂料一进城就看到朗亲王在大肆张榜寻找神医。

    “糟了,是雪隐出事了。”水忆初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水忆初伸手就将那榜单揭了下来,对守在旁边的士兵说道:“麻烦带路。”士兵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又看了看宋清繁,一脸为难:“姑娘,此事事关重大,不是可以胡闹的,姑娘你这么年轻,怕是炼丹师等级也高不到哪里去吧,还是不要在这时候去触王爷的霉头了。世子现在情况

    危急,姑娘若是拿这个玩笑,只怕下场不会好过……”

    “你只管带路,所有后果我一力承担。”水忆初淡淡道。

    士兵见她态度坚决,也没再多劝,只好带着二人前往王府。

    一进王府就看到满院子熙熙攘攘的大夫,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讨论世子殿下的病情。

    “呵,这场面可真是壮观,怕是整个雪国的大夫都在这里了吧?”宋清繁笑道。

    “别说那些了,先去找雪隐。”水忆初说着就要往大夫最多的地方走。

    走到那房间门外,就听到里里面嘈杂的诊断言论和朗亲王焦急的询问声。

    “哎,你是干什么的?世子殿下正在里面接受诊治,现在可没空理你们。就是要攀附也不该挑这时候啊,一点眼力见都没有!”站在门口的护卫立刻将两人拦下。

    “放心吧,老娘儿子实力都比你高了,对你家世子灭兴趣。我们是大夫,来治疗世子的。让开。”宋清繁没好气道。

    “大夫?哎呦我说姑娘,现在都流行这种借口了吗?我告诉你啊,王爷现在就在里面,你们撒这种谎,一会被戳穿了,王爷大发雷霆,你们两个小命就不保了!赶紧走赶紧走!”

    水忆初也懒得解释,直接伸手抓住他的肩膀就将他扔了出去。“男人真的不要话太多。”宋清繁轻笑一声,随着水忆初进屋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