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万灵宫主水家青阳
    ..殿主的绝世宠妃

    蓝色的水之锁链凭空飞出,穿过围观群众,将藏在角落里的某个人捆住,揪了出来。

    “飞絮公主,这场戏好看吗?”

    依旧是一身水蓝色长裙,三千墨发用一根发带扎成了高马尾,发带上系着流光溢彩的水晶铃铛。水忆初翩然落下,就站在雪飞絮面前。

    “少主?”

    “是少主!”

    “少主没死,少主回来了!”

    “少主回来啦!少主万岁,水家万岁!”

    两个长老皆是双眼湿润,嘴巴开开合合好几次,愣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是你,你不是死了吗?”雪飞絮惊讶得眼睛都要脱了眶。

    “真是不好意思,都说祸害遗千年,我可没那么短命!只不过我回来了,你们就要倒霉了。”水忆初冷笑道。

    抬手两道金弧打出去,就将她的手脚筋全都挑断了。她凄厉的叫声,让所有听到的人都觉得毛骨悚然。

    黑衣人见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雪飞絮身上,转身就想偷偷地走掉,却陡然听见背后传来清越的女声。

    “做好事不留名,万灵宫主什么时候也有这样高尚的品德了?”

    黑衣人身子一僵,什么话都没有说,加快了脚步就想离开。

    “十多年不曾见过,父亲大人何必着急走呢?难道就不想跟女儿叙叙旧吗?”水忆初又一次叫住他。

    “什么?我的天哪,我没听错吧?”

    “少主的父亲大人,那不就是……二爷?”

    “青阳?”大长老和二长老面面相觑,眼中皆是不可置信。

    “墨星辰,许久不见,你竟还能将本宫主一眼认出,不愧是本宫主看好的人,不错不错!不过我可不是你父亲,你认错人了。”黑衣人假装镇定地说道。

    水忆初嘲讽地笑了笑:“哦,你说的对,连亲生女儿都不敢承认的人,确实没有资格做我的父亲。不过水青阳,我飞升之前曾答应过爷爷一定会找到你,把你带到他面前,所以抱歉了,你今天不能走。”

    “我不是……”他还想狡辩。

    “你那么喜欢娘亲,难道从来都不知道娘亲的母家百里家,有能够辨认血脉的能力吗?无论你承认或不承认,你是谁,我们两个都心知肚明,何必再装。”

    实在想不出理由圆谎了,黑衣人只好转过来,慢慢的将,头上的斗笠摘去。

    一张满是沧桑的脸从斗笠下露了出来,大长老和二长老两人看得老泪纵横。“真的是你,青阳,真的是你!”大长老一边哭,一边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十多年了,你爹有多惦记你,你知道吗?少主自小长大,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吗?因为你的离开,这些年水家遭受的苦难有多少

    你知道吗?你怎么才出现啊……”

    说到后来,大长老已泣不成声。

    “行了,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丢脸的事情,我们还是关起门来,自家人说吧。”水忆初冷冷地说道,瞪了水青阳一眼,“杨公主应该不会逃跑的,是吧?”

    说着,她就拎起烂泥一样瘫在地上的雪飞絮,大步走进了商会之中。

    水青阳只觉得脚步有些沉重,看着那少女光芒万丈的样子,他突然想起曾经那个刚刚飞升的小姑娘。那时候她还那么稚嫩,虽然有心反抗,却没有能力,只得虚于委蛇,强颜欢笑的小模样甚是可爱。

    今日再见,她手段狠辣,神情冷酷,眼神之中也仿佛淬了冰一般的冰冷无情。她再也不是那个能任由他搓圆捏扁的小姑娘了!

    一堆人关起门来说话,水轻羽早在看到水忆初完好无损归来之时,便已泪崩,直接哭晕了过去。

    水忆初给她服了补身体的丹药,又用针灸为她顺了一遍经脉,才让萧玉宸将她带下去休息。

    “小叔和小公主的伤势如何?”水忆初问道。大长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清溪的伤势好了一些,但是由于丹药供给不够,也才堪堪恢复了六成。至于小公主,身上的伤倒是没什么,只是失去了孩子以后,一直郁结于心,日久天长的以泪洗面,总归

    是把身子拖垮了。”

    听到龙绣的情况,水忆初心中仿佛堵了一块,闷闷的有些难受。只盼她能够早日想通吧!

    “行吧,那我晚一些再去看看小叔他们。”水忆初点点头,只要跟她一道回来的宋清繁给大家介绍道,“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宋清繁。”

    大家相互认识过之后,话题终于转到了水青阳的身上。

    “万灵宫主此番出现在这里,应该不是巧合吧?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宫主是来找我的,对吗?”

    “没错,我是来找你的,只是听到传闻,以为你死在了冰宫之中。”

    “那再让我猜猜,你来找我,是为了我娘吧?”水忆初悠闲地玩着指甲,漫不经心地说道。

    “不错,确实是为了你娘。她在哪里?”水青阳问道。“她当然跟我爹在一起。”水忆初冷笑了一声,“你其实一直都知道她在哪里不是吗?只是因为你实力不够,抢不过人家才一直选择蛰伏。后来你的腿受伤了,你的实力便因此不进反退,你才会把主意打在我

    的身上,不是吗?”

    “对,没错,你说的都对!但那又如何?你是我的女儿,为我抢回你娘亲有什么不对?”水青阳激动了起来。

    “哦,抱歉,我想你说错了一句,我不是你女儿谢谢。我实在不觉得,自我出生起就把我独自丢在幻蓝大陆的人,有什么资格做我的父亲。哦,还是个中了毒的孩子。”

    “可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跟素昔的亲生女儿!这一点你永远无法否认,你身上流着我的血!”“你又错了,我身上流的不是你的血,而是水家的血!谁信呀?我实在不明白,谁家那么良好的血脉,为什么会长出你这样自私自利的人!这十几年来,你可有一天想到过爷爷,可有一天想到过我是家,可有一天想到过我?你有没有想过爷爷一大把岁数撑着水家有多么辛苦?你有没有想过身中毒药的我,多年来不能修炼,要被多少人欺辱?你有没有想过失去你以后的水价,荣光要由谁来继续?你引得了皇室对水家的忌惮却又撒手不管,你可有想过以后水家的基业要如何保住?没有,通通都没有,一次都没有!你说你爱娘亲,那你为什么不祝福他?他已经找到了她想要的幸福,你为何还要苦苦纠缠?你根本就是自私,根本就是偏执,就只是可耻的想要占有她,根本就不是真的爱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