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少主都死了好几回
    ..殿主的绝世宠妃

    贺袅袅离开后的第三天,宋清繁等人就像冰冻中的水忆初带出来,原本众人想将她带回妖月殿,但在途中遇到了玉眠笙。

    水忆初虽在冰冻之中,但意识还算清醒,心念传声给玉眠笙,告诉他自己正在领悟冰系灵力。于是众人便将她放在了冰原极寒之处,由宋清繁和玉眠笙守着护法。

    这一守就是半个月。

    都说洞中无岁月,修炼起来时间的流逝浑然不觉。此方还算平静,但水忆初被冰冻致死的噩耗,传回到冰雪城中,让本就失去了兄长的水轻羽大受打击,一病不起。

    萧玉宸强忍着悲痛,衣不解带地照顾水轻羽,偏偏那水飞絮又来搅和。

    水清溪自那日大战之后,便受伤颇重,龙绣也因为流产,身子倍加虚弱,一时间整个商会上下乱成了一团。

    “宸哥哥,半月之期已到,你如果再不答应我,我母后真的不会放过你们商会的!”雪飞絮再一次苦口婆心地劝道。

    萧玉宸扭头看了看,人丁凋敝的商会,昔日热闹的景象已不再。多数子弟都因为荣娜皇后的打击,前后丧失了性命,如今早的早死的死,留下来的已经不多了。

    其实萧玉宸心中十分清楚,无论他答不答应,从初初杀了飞龙大将军的那一刻起,荣娜皇后就绝不可能放过商会了。

    一想起初初,萧玉宸就猛然记起,刚刚飞升上来的画面。那时候少年鲜衣怒马,踌躇满志,全然不知这世道有多么艰险。

    曾经满心以为自己能做出一番大,作为,名扬天下,可如今才寥寥数年,一起同行的兄弟就没剩多少了。初初和耀希死了,小叔重伤,小公主每天以泪洗面,轻羽也一病不起。

    他们的未来,他一点光芒都看不到。他不知道这条路,是否已经走到了尽头,他也不知道,如今他还能够再为他们做些什么。

    他还想起自己年迈的父亲,和总是一身红衣、活泼开朗的妹妹。他们也许还在家中等着他的归来,可也许,他再也回不去了。

    “宸哥哥,你到底还在犹豫些什么?我就这么差吗?那水轻羽都病成这个样子了,我还比不上她吗?”雪飞絮恼了。“雪飞絮,你说完了吗?说完就可以走了。”萧玉宸向来温润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一丝的笑容,“你知道我们商会为何要叫眠狼吗?眠狼就是睡着的狼,我们在等待着头狼的出现。可如今头狼已经死去,那就商

    会,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要杀要剐,你们都放马过来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说完,他扭头就上楼了,在没看雪飞絮一眼。

    “萧玉宸,你会后悔的!”

    “砰!”

    “啪!”

    “咚!”

    “哐当!”

    “快点快点,都给我利索点儿!这儿也砸掉,那也拆了,快点快点儿!”一队官兵拿着武器,将整个商会包围起来,不停地打砸。

    商会余下的伙计们从楼上纷纷伸出脑袋,木然的看着下面。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眼神之中满是凄然和忧伤。

    “昔日三少还在的时候,谁敢上门如此挑衅。”伙计甲苦涩地笑了笑。

    “是啊,若是少主还在,这帮龟孙子,也早就被拆了骨头了。”伙计乙也感叹道。

    “大哥,你说少主他这次真的去世了吗?”二长老靠着栏杆,轻声问道。

    “谁知道呢,少主都‘死’过了好几回了,最后还不都是安然回来了。希望这一次,也是个假消息吧。”大长老长长的叹了口气。一想到当年两次听到水忆初噩耗时水无涯那悲痛欲绝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心颤。

    “你们几个,上去把那些人都给我抓下来!”官兵头头又开始指挥。

    “扶我出去。”听着外面的动静,水轻羽挣扎着坐起来,对身边的萧玉宸说道。

    肖雨晨也觉得这也许是他最后的放肆了,便也没有反对,扶着她慢慢的走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一队队官兵手持着锋利的刀刃,从楼梯气势汹汹地冲上来。

    “誓与商会共存亡!”突然一个伙计大声喊道,直接拿出了武器,朝着官兵冲了过去。

    “不要,阿勇!”其他人大惊。

    “老子跟你们拼了!”阿勇大喊着,冲入了人群。

    十几把尖刀已瞬间朝他身体刺过来,他的眼中倒映出那些官兵疯狂的嘴脸。他想,这也许就是他在人世间看到的最后的画面了,真是难看呀!

    电光火石之间,蔚蓝色的水之箭,万箭齐发,从门外刷刷地射了进来。

    离阿勇最近的那一圈,官兵尽数倒地,人头攒动的楼梯之上,也瞬间倒下了一大片。

    “什么人?”官兵头头大惊,顺着水箭的来源找去。黑袍裹身,头戴斗笠,完全看不清他的面容。

    “你是什么人?敢妨碍官兵公务!找死吗?”官兵头头大声地吼道。

    他抬起头,面容裹在黑袍之下,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双泛着杀气的黝黑的眼。

    “找死的是你。”他如是说道。

    蔚蓝色的水箭,再一次万箭齐发。这是这一次有了准备的众官兵伤亡并不多,只是或多或少的受了些轻伤,死了那么几个罢了。

    “混蛋!本将军是奉了容纳皇后的命令前来办理公务,你竟敢阻拦,罪无可恕!来人呐,给我上,杀了他!”

    “杀!”余下的数百人纷纷举刀冲向黑衣人。

    “快,保护那位朋友!”大长老一声怒吼率先冲了下去,其他人也紧跟其后。

    黑衣人见势不妙,转身就要跑,可还没等他跑起来,余光便瞥见银蓝色的光芒自天际而来。

    他愣了一下,仔细看去,只见那银蓝色光芒,以追云逐月之势袭来,掠过层层叠叠的士兵,堪堪停在了他面前。

    所有被那光芒扫到的人和物,皆成为了晶莹剔透的冰雕。

    大街之上,瞬间一片死寂。黑衣人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随后追来的大长老等人也没反应过来,附近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们更是看得目瞪口呆。“爆。”清越的女声传来,所有冰雕应声而碎,散落了一地的碎冰渣子,竟是一滴血都没能流出。全部冻在了冰块之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