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介意多我这个人吗
    ..,

    水忆初是了解自家哥哥的脾性,隐隐猜测他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却因刚才贺袅袅的话而有所顾及。

    “我的朋友们,也许今日我们要有一场血战了。也许我们都会活下来,或者我们都会死去,你们害怕吗?”水忆初在心里问每一个契约伙伴道。

    “主人放心,我们与你同在!”每一个还能联系上的契约伙伴,都通过神识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这样坚定不移的信任,让水忆初心底暖暖的,也更有勇气了。

    再不犹豫,她脚下一个用力,高高跃起,直奔那顶上的冰魂珠而去。

    “哼,果真还是贪婪!”贺袅袅见状,在心中冷嘲。

    “她拿到了冰魂珠,快抢!”

    不知是谁振臂高呼了一声,所有人都跟着动了起来。仿佛场面又回到了在冰宫外对峙的一幕。支持水忆初的和反对水忆初的分为了明显的两派,互相对峙,混战在了一起。

    水忆初抓着冰魂珠,只觉得,冰凉彻骨,寒气一阵一阵的,从手心涌入她的身体之中,快速向她的四肢和躯干蔓延。

    冷,无边无际的冷,彻骨的冷。

    仅仅一个呼吸之间,她就被整个冻成了冰雕。就在这么紧急的关头,她还是毅然决然的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玉盒,将冰魂珠塞进去,在被冰冻住的前一秒,将盒子扔进了墨无痕的怀中。

    “不!妹妹!”墨无痕见状,目眦欲裂,疾步冲上前来,就想这冻住她的坚冰给劈碎。可无论他怎么用力,蛮力又或者灵力,都不能动摇这冰块分毫。

    “冰魂珠在他身上,大家快抢啊!”混乱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的矛头,又冲着墨无痕来了。

    此时墨无痕哪有心思理他们,直接将装着冰魂珠的盒子,扔向了韩家。

    韩梦瑶一个高高跃起,接过盒子就立刻往外冲。韩家的其他弟子和长老,紧跟其后为她作掩护。

    一时间场面再次混乱,众人都跟着韩家的人呼呼啦啦地往外跑。只留下了稀稀拉拉的几人还在这里围着水忆初。

    “真是奇了怪了,这冰怎么就是化不了呢?”封九尘等人用刀砍用火烧,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能将水忆初身上的冰给弄碎。

    突然,冰宫一阵剧烈的摇晃,晃得各位几乎稳不住身形。

    墨无痕用了全力,往冰上狠狠一抓,将手指插进了冰块之中死死地抓住。鲜血从他的指尖流出,慢慢地渗进了冰块之中。

    好在震动持续了没有一会儿就停止了,就在众人还未曾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白衣女子就蓦然出现在大厅之中,她的身边跟着一身银色盔甲的水耀希。

    “呵,当初你就很少用冰系,总是说我冷酷无情,厌弃我,也厌其冰系。如今,倒是自食恶果,被自己厌弃的灵力封了起来,感觉如何?”贺袅袅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就是你这个女人,把阿呆封在里面的?”宋清繁见他说着风凉话,瞬间就炸了毛。

    “你是……哟,还是个老熟人,可惜到现在都没觉醒,难怪我没认出来你。清清?墨?哎呦,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当年的熟人都来了呀?我这冰宫和数十万年都没这么热闹过了。”贺袅袅走近水忆初。

    “你要干什么?”宋清繁和墨无痕立刻闪身,挡在水忆初面前。贺袅袅却不以为意,停下了脚步,目光越过两人落在水忆初的冰雕之上:“看看,阿初,这就是你当年费心费力要保住的人。弱的要死,就知道拖后腿!若不是为了他们,当年你就不会得罪琅,如今也不会

    落到这个地步。这世上最无用的东西就是感情,阿初,倘若你早早听我的话,舍弃了感情,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说完,她就不再多话,带着水耀希转身就走。没有人拦她,也没有人能拦得住她。

    离开了冰宫以后,贺袅袅站在冰宫外,看着广阔的平原,一时有些茫然,她也不知道现在该去哪里。

    “带我去她自小长大的地方看看吧。”贺袅袅想了想说道。水耀希这一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听到命令立刻行动,反而是扭过头看着她问道:“你既然觉得感情是这世上最无用的东西,那现在又是在做什么呢?心甘情愿的被封在这冰宫数十万年。听说她在大阵中陨落堕轮回,便创造了我,让我一次又一次轮回在各个位面寻找她。你总说你是这世上最无情之人,但其实,你只是把你所有的感情都给了那一个人罢了。你气她怨她,也不过是因为她给你的爱,远不及你为

    她付出的爱罢了。”“不,你错了,我其实从来都没有怨过她。”贺袅袅抬头望着天,“我只是太过了解她,当年她太注重感情,否则也不至于让自己陷入泥沼,进退两难。我只是不想他为难,他下不了手的事情,我来替他做。他从来不知道那些事情的真相,但我曾亲手抹杀她创造出来,我的兄弟姐妹,这是事实,她气我封印我都在我预料之中。我只是没有想到,她会愿意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复活墨,甚至为此浪费了绝大部分

    实力,最终在那一场大战中殒命。”

    “你其实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可为什么从来都不让她知道?”

    “我不想让她难过。对她而言,我们都是她创造出来的孩子。但是对我而言,她是我唯一的母亲。”

    “你的世界里除了她,难道就不能再有别人了吗?”水耀希看着她,目光沉沉。

    “别人?呵,有啊,不是还有你吗?”贺袅袅偏过头,看着他,微微一笑。

    水耀希眸光闪动,仿佛内里思绪万千。

    她才突然反应过来:“哦对,你是傀儡,不算得人。”

    他没回话,半晌,她道:“走吧。”

    她转身要走,却突然被他拽住手腕。她回头疑惑地看过去:“嗯?”

    “再有一月,就到你的傀儡术失效的时间了。”

    贺袅袅脸上的表情一僵,眸光顿时冷了下去:“所以呢,你急着摆脱我了是吗?”“不,我是想说,袅袅,一月以后,你的世界里介意多我这个人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