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极限逃亡命悬一线
    “都给我去死吧!”水青溪双手一握,万千水之箭齐发。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天际,一众宋家弟子被万箭穿心,鲜红的血仿佛白色冰原上开出的一大朵一大朵鲜红的花朵,凄艳中透着绝望。

    透明的神魂从那些人的身体里纷纷冒出,然在密密麻麻的水之箭的包围下,均未能逃出生天,被陆续碾碎,消散于天际。

    只有宋德忠的神魂,在出窍的一瞬间失去了踪迹,快得没有人注意到。

    秘术持续的时间很短,这一击,已经将水青溪体内的灵力全部耗光,他的身子晃了晃,有些不稳。眼前一阵阵发黑,让他几乎要晕厥过去。

    但他还是强撑着,跌跌撞撞地跑到龙绣的身边跪下,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进了怀里,哑着嗓子轻声唤道:“阿绣,阿绣……”

    队里其他人皆有伤在身,唯独炼丹师只是轻伤。他修为差,宋家弟子一动手,他就被威压震晕了过去,因此反而没有人对他下手。

    这会儿悠悠醒转,看到队中惨相,大惊失色,连忙掏出丹药给大家分了下去。然后跑到龙绣身边,见她身下大片血迹,心中凛然。

    拿出止血丹给她服下后,立刻为她把脉。

    “如何?”水青溪嘶哑地问道。

    炼丹师一噎,不敢去看他凄惶的表情,遗憾地摇了摇头。

    水青溪只觉得心头一滞,有什么从下而上,直直冲到了喉头。他一张嘴,一大口鲜血喷出,眼前一黑,双耳嗡嗡作响,而后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站在冰风谷往北十里的一处高地上,水忆初举目远眺,藏着冰魂珠的地下冰宫出世,出口就是那日她探过的寒风洞。

    然此时,整个冰风谷都被一层无形的结界给包裹了起来,就连她都不能动摇这结界分毫。

    各方势力都加快了速度,三天之内,几乎所有大势力都赶到了冰风谷外,各种小势力也是闻声而动,齐聚莽荒冰原。只短短三天,苍茫的冰原就变得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水忆初看着那层越来越薄的结界,眉头越拧越紧。三天了,她还没有任何三叔他们的消息,除了找到残留下来的战斗都痕迹之外什么线索有没有。

    虽然战场被刻意清理过,但她还是从各种蛛丝马迹当中看出了当初战况的惨烈,就是不知道三叔他们是否依旧安好。

    “主人,我找到霄老大了。”二哈的声音突然在识海中响了起来。

    水忆初一喜:“在哪里?”

    “主人。”霄绝沉稳的声音紧跟着响起,让水忆初浮躁了好久的心一下子踏实了起来,只要有霄绝在,这次冰原行就更有把握了。

    “主人!”花冉的声音也接连传来,“我们在冰风谷往西三十里的背风坡!”

    “嗯,我马上过来找你们。”水忆初说着,身形一闪就掠了出去。

    “站住!”

    “给我停下!”

    “再跑老子打断你们的狗腿!”七八个男子遍体鳞伤,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中狂奔,身影踉跄呼吸粗重,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一般。其中两个男子身上还背着人,一男一女,皆在昏迷之中,每一次颠簸,他们都会滑开一些,仿佛一不小

    心就会从背上栽下去一般。

    在这些伤兵身后大呼小叫的一群人,皆抄着武器,个个实力高强,面目狰狞。

    “快!前面就是背风坡了,那里的地势易守难攻,我们可以躲一躲!”其中一人边跑边喊。

    炼丹师一听,双眼一亮,长时间的奔命让体能最差的他根本无法负荷,若不是一股子求生欲在支撑着他,恐怕此时,他早就双腿一软倒下了。

    跑跑跑,闭着眼睛跑!众人都用尽了力气,只为了活下去。

    水忆初速度极快,远远看到背风坡的轮廓,心中微喜。偏偏就在这时,花冉的声音从那头急急传来:“主人,出事了!你快来!”

    水忆初一愣,脸色骤变,立刻加快了脚步。

    虽然用尽了平生最大的力气,然重伤的水家子弟们如何跑得过那些穷凶极恶之徒。双方距离越来越小,绝望在每个人心头萦绕不去。

    “大家不要放弃,再坚持一小会,背风坡就在前面了,只要到背风坡我们就安全了!”

    “你们以为你们真的跑得掉吗?”追上来的一个大汉直接一个飞跃,从众人头上跳过去,拦在了他们前进的道路上。

    反身大刀一横,用力一劈,跑在最前面一直鼓励着他们的人就被拦腰斩断,血飞溅三尺之高,上半身已经掉落在雪地里,下半身还因着惯性继续往前跑了一截,才轰然到底。

    浓重的血腥味深深刺激着众人的神经,后面追来的人已经将众人包围在了当中。

    “跑?想跑到哪里去?劝你们老实点,乖乖把得到的宝贝交出来,大爷还能考虑留你们一具全尸。”

    众人皆是面白如纸,背靠背站在一起,将背着水青溪和龙绣的两人围在其中。尽管恐惧,尽管绝望,却依旧不屈地站着。

    “也许我们今日要留在这里了。”炼丹师一边喘着,一边轻笑道。

    “怎么?你怕了?”另一个人嘲笑道,“胆小鬼。”

    “我才不怕呢,只是可惜了,我还没娶上媳妇儿呢!”

    “是啊是啊,可惜了,我们都没媳妇呢!”另一个也笑道。

    “兄弟们,今生止步于此,来生希望还能遇到你们,再跟你们做兄弟,一起闯荡大陆!”又一人笑道。

    “真是一群疯子!”拎着带血的大刀,男人讽刺地看着他们,“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让大爷们从你们一程,你们就去下面做兄弟吧!”

    各种武器都举了起来,水家众人的神经都绷到了极致。

    武器在他们的眼中无限放大,他们已经感觉到了死神的手指抚过了他们的脸。

    永别了,世界!

    “唰唰!”

    破空之声响起,觉着武器耀武扬威的众人在同一时间齐齐到底,脖子上的血洞皆是涓涓冒血,像是一个个小喷泉。原本以为死定了的水家几人,皆是怔讼地看向了这个救下他们的女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