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小豆芽,好久不见
    ..殿主的绝世宠妃

    雪飞絮脸色猛地一白,连身形也跟着晃了一晃。跟着来的侍女看不下去,一步上前,怒斥道:“萧玉宸,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们公主何等尊贵的身份,能看上你区区一介商贾已经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你竟

    然还不知好歹!”

    萧玉宸随手拎起一个酒瓶灌了一口酒,讽刺地笑道:“难不成我还应该荣幸?”

    “你……”侍女气得直瞪眼。

    萧玉宸一口将瓶子里的酒灌下,直接将酒瓶扔在了地上。清脆的碎裂声,让整个酒馆里都瞬间死寂。

    萧玉宸喘着粗气,指着雪飞絮:“你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雪飞絮一张小脸涨得通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要掉出来的样子:“宸哥哥你不要这样,飞絮不是故意的,飞絮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萧玉宸冷笑着打断她,“你是不是想说你只是喜欢我?还是说你只是不甘心输给了轻羽?还是你只是不相信自己堂堂一个公主却连一个商贾都搞不定,所以苦苦纠缠?”

    “不是的,我……”萧玉宸又一次打断了她,咆哮道:“雪飞絮,你别装了!你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良善的人,你其实根本就不想救耀希,你何必这么勉强自己呢?给了我希望,又让我绝望!离间了我最心爱的女人,又让我失

    去了最好的兄弟!你想干什么?想让我痛苦,来报复我对你的不屑一顾吗?那恭喜你,你成功了,所以你可以滚了。”

    他的手指着门的方向,神色冰冷,眼中是恨是怨是痛苦是哀伤。她多想伸手去抚平他紧皱的眉头,可是她不能,因为他不会让自己接近。“宸哥哥对不起,你说得对,我确实不是一个良善的人。我喜欢你,所以我包容你,纵着你。但是水轻羽和水耀希却不是我的朋友,甚至水轻羽还是我的情敌,我根本没有理由要去帮助他们不是吗?我唯一对不起你的地方,就是我骗了你,拿找水耀希的事情做幌子接近你。但是其他的事情上,我不欠你什么。”雪飞絮冷静了下来,说起话来也条理清晰,“萧玉宸,有件事情请你搞清楚,我是公主,我喜欢你才会纵容你,不代表你也可以在我面前如此放肆。我当真想要一个人,从来都不需要问他的意见,你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本来我是想让你心甘情愿与我在一起的,但现在看来,不可能了,那

    就别怪我用强了。带走!”

    唰唰两条人影落下,一左一右就朝着萧玉宸抓去。

    一红一白两条光束从酒馆外面急速飞进来,直接顶在两个黑影的肚子上,将两人给击飞出去。

    “什么人?”雪飞絮脸色大变。

    “堂堂公主想要男人,自有大把送上门来,何必强抢呢?”

    水蓝色的身影从外面袅袅婷婷走进来,倾国倾城的容颜,让雪飞絮的脸顿时就绿了:“水忆初,又是你!”

    “不好意思公主殿下,天色已晚,我就先带萧哥哥回去了,不劳公主相送。”水忆初清浅地笑着,走过来搀起萧玉宸就往外走。

    雪飞絮肺都快气炸了,一边的侍女问道:“公主,您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雪飞絮反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刮子:“不放能怎样,你打得过她,还是他们两个能打得过她?一帮废物!”

    刚刚被击飞的两个男子立刻爬起来,灰溜溜地站到公主的身后。

    “公主息怒,小环的意思是,她不过是个小丫头片子,我们一起动手,还能能连她一个小贱人都拿不下吗?”侍女低声下气地说道。

    “哼!连我外公都死在了她手上,就凭你们三个废物,也想逞英雄?”雪飞絮冷笑道,“少给本公主自作聪明,明天一早,就启程回宫。等他们到了都城,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再慢慢收拾他们也不晚。”

    “是。”三人齐齐应道。

    是夜,醉酒的萧玉宸已经被水忆初送回了房,哭到昏厥的水轻羽也被水忆初抱到了床上。夜凉如水,水忆初思绪万千,竟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一个人拎着一壶酒登上了房顶,对着月亮喝闷酒。

    风声突然大了些许,水忆初顿了一下,立刻警觉起来,几乎是同时,两仪火从丹田里飞了出来朝着她的身后袭去。

    只听见令人牙根酸软的破空声接二连三响起,只是瞬间,两仪火就跟来人过了十几招了。

    水忆初已经感觉到了来人的气息,心念传声给红纱白纱,玩玩就好,不必认真。

    两仪火得令,跟来人周旋了一会,就回到水忆初的丹田里。

    “哦呀小豆芽,好久不见,怎么这见面礼越来越带劲了啊?”

    深紫色的锦袍衣摆铺在屋顶上,酒红的长发随风飘扬,赫连千盏那张妖娆的脸再一次出现在水忆初的面前。

    水忆初却是第一时间将视线下移,看向了他的胸口,依旧是松松垮垮地敞着,露出一大片一大片的白色肌肤。

    不紧不慢地灌了口酒水,水忆初凉悠悠地说道:“这雪国的女子比较奔放,最是喜欢你这种小白脸,傍晚我才遇见了一个强抢良家男的彪悍小姐,见了你这样的,怕是最走不动路。”

    赫连千盏:“……”默默将领口拢好,淑女坐。

    水忆初瞥了他一眼,“噗呲”就笑了,从储物戒里面又拎了一瓶酒出来扔给他:“逗你的,还真信啊。”

    手忙脚乱地抱住酒瓶子,赫连千盏幽怨地看着水忆初:“你都跟这个那个家伙学坏了。”

    水忆初听罢,浅笑不语,默默喝酒。

    “嗯,这酒真好喝,掺了灵果的酒不多,也就只有你们炼丹师才能这么奢侈。”赫连千盏感叹道。

    “你也是来夺宝的?”水忆初随意地问道。

    “啊,老头子要求的,来走个过场呗。”赫连千盏无所谓地耸耸肩。

    “赫连傲他……如今怎样?”水忆初偏过头去看他,“上次你回去以后,他可有为难你?”赫连千盏的身体下意识一僵,仿佛感觉到某个地方还在隐隐作痛一般,但立刻就挂上了吊儿郎当的笑容:“小豆芽,你是在关心我吗?是不是许久未见,突然发觉其实我比银倾月那个两面派要帅气可靠许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