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银倾月你重色轻友
    ..殿主的绝世宠妃

    “十品,神丹。”银倾月的声音突然凝重了一下。

    水忆初瞪大了双眼,神丹……传说中的神丹?

    “这世界上,有人能炼制神丹吗?”水忆初愣愣地问道。

    “至少目前没有。”银倾月的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

    水忆初沉默了好一会,才深深吸了口气,道:“你有丹方吗?”

    “只知道需要的药材品种,没有炼制方法和配比。”“什么?”没有方法和配比,也就意味着要自己去慢慢摸索调制!十品神丹,主药材就有十种,其他的辅药更是多达几百种,全都不知道配比,那不同的组合得有多少啊!就是穷尽一生,也不一定能够摸索

    得出来吧?

    况且天道会给他们那么多时间吗?不可能的!

    “初初,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到最后,我们也反抗不了天道,你会后悔吗?”

    “会。”水忆初轻轻抚摸着水晶铃铛,就像抚摸着他的脸一般,“我会后悔,没有早一点意识到自己的心意,那样的话,也许我们会有更多的美好回忆。”

    银倾月的嘴角又一次忍不住上扬。

    钟离从门外走进来,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伸手抱住自己的胳膊夸张地搓了搓。

    银倾月一见到他,笑得春光灿烂的脸就黑了一大半,低头温柔道:“初初,我这里有点事情要处理。你要尽快来云中天找我啊!”

    “嗯,你先去忙吧,我会尽快的。”

    关了通讯,水忆初才想起来银倾月忘了把药方给她了,微微汗了一下,水忆初捶了捶自己的脑袋,真是的,矫情个什么劲,连正事都忘了!

    银倾月一脸满足地关闭了通讯,一抬头,脸就垮了下来:“你来干什么?”这个没眼色的家伙,没看到他在跟他的初初浓情蜜意吗?还非要来打断一下!

    钟离撇撇嘴:“啧啧啧,认识你这么久了,这死人脸就没变过。没想到你这万年大冰山也是会笑的啊,哎呦,腻死我了!”

    说着他还夸张得捏起了兰花指,学着水忆初的强调道:“我会后悔,没有早一点意识到自己的心意……啊……”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被踹了出去,像流星一样划过天际。

    “啊啊啊啊啊……银倾月,你重色轻友!”

    银倾月弹了弹并没有任何灰尘的衣角,嫌弃道:“聒噪。”哼,我家初初也是你能学的吗?你不嫌恶心我还嫌恶心呢!

    听到这一声的人众多,本来在院子里弹琴的叶浅曦闻言,更是怒不可遏,甩手就将手里的琴砸了个稀巴烂。

    两个下人吓得瑟瑟发抖,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月,我对你也是真心的啊,我也不必那个水忆初差啊,凭什么你就是看不到我?凭什么?”

    发泄了好一通之后,叶浅曦才冷静了下来,朝着一边的侍女问道:“对了,蒲心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回圣主话,蒲心通过光明神殿传来消息,目前已经与她的身躯融合,实力已经恢复了曾经的六成。”

    “嗯,速度还不错。她现在是不是还在绮蓝大陆上?”

    “是的。按理来说,她的实力已经超出了绮蓝大陆的范围,但不知为何,天道并没有针对她。所以目前为止,她还是留在了锡兰大陆,继续休养。”

    “传讯给她,不要再休养了,出去帮我办件事。”

    “请圣主吩咐。”

    “莽荒冰原上的冰魂珠就快要出世了,我要她去把冰魂珠抢下来。这一次争夺水忆初也会去,如果可以的话,让蒲心把她给我杀了。就算杀不了,也要把冰魂珠抢下来,万万不可让水忆初得到冰魂珠!”

    “是,属下这就去联系蒲心。”

    侍女退了出去,叶浅曦独自坐在铜镜边,一边梳理着她那如瀑的长发,一边盯着镜子当中的自己。

    “晨,你看到了吗?不管你为他做了多少,他都是不会领情的。这样的男人怎么就值得你付出那么多?不过没关系,现在有我在,他欠你的,我都会帮你通通讨回来。呵,天道之子不得眷恋红尘,曾经我那么爱他,还是要为了他压抑自己的感情,生怕自己成为他的羁绊,害了他性命。可如今这算什么呢?他已经被红尘裹身在无法逃脱了。既然注定了要死,那我为什么

    要成全他们?他就算是死,也应该为我而死,而不是为水忆初那个贱人!晨,你说是不是啊?”

    没有人回应她的话,蜷缩在她识海深处的某个小角落里的晨,听着她的自言自语,默默地流下了两行清泪。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本来喧闹的街市也渐渐安静了下来,酒馆快要打烊了,然而萧玉宸还在酒馆之中,喝得伶仃大醉。

    天上开始下雪,从开始的小雪到后来越来越大。

    在冰雪城,下雪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一年当中有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雪花漫天中度过的。

    雪飞絮撑着一把纸伞,急匆匆地跟着下人走到酒肆。推门进去,瞬间暖意融遍全身。

    将伞扔给下人,自己径直走进去,整个酒馆里已经空了,就只剩下了萧玉宸一人还在酒桌边。

    他身边横七竖八的摆着十几个酒坛子。有的已经空了,有的还剩一些酒,正在涓涓地往外流。

    “宸哥哥,别喝了,你都喝醉了!”雪飞絮过去夺去他手中的酒坛。

    萧玉宸醉眼朦胧,眯着眼睛仔细看了又看,才认出了她来。

    就是这个女人,长得一副单纯可爱的模样,总是喜欢挂着无辜的表情,一次又一次的说着那些引人误会的话,一次又一次的离间他和轻羽。

    “雪飞絮,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宸哥哥,你喝醉了,飞絮扶你回去吧。”雪飞絮说着就伸手去扶他。萧玉宸猛得甩开,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指着她:“别碰我,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公主,全天下人就都要围着你转吗?雪飞絮,你也太自以为是了!我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相反,我讨厌你,很讨厌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