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我们再也不可能了
    萧玉宸派人将雪隐送回家以后,就一直在商会等着水轻羽和水忆初回来。

    一直等到第二天,水轻羽和水忆初才回到商会。向来穿蓝衣的两人破天荒的一袭白裙,让萧玉宸不由地双眼一缩。

    “轻羽……”他急忙迎上去,可是水轻羽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一样,双眼没有焦距,直接撞开他,就上楼去了。

    萧玉宸眼中满是痛苦,正想追上去,却被水忆初拉住。

    “萧哥哥。”水忆初的声音有些沙哑,低低地说道,“三哥他,没了……”

    最后两个字简直就飘出来的,说完,水忆初自己眼底又有了些许的湿润。

    萧玉宸如遭雷劈,瞬间脱了力,踉踉跄跄地往后倒去,撞到了桌子,然后瘫坐在了椅子上。

    水耀希死了……

    为了给水轻羽找寒冰矿,死了……

    因为他,轻羽的剑才会裂,才需要寒冰矿……

    “呵,呵呵,哈哈哈……”萧玉宸状若疯癫,怆然大笑。

    楼上,水轻羽抱着水耀希的长枪,背靠着门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萧哥哥,你别这样。”水忆初想安慰他,可是这话听起来那么无力。

    “哈哈……”萧玉宸慢慢停下大笑,苦涩地扯了扯嘴角,“初初,我跟你四姐,再也不可能了,因为,我不配了……”

    两行泪落下,他慢慢站起身来,又哭又笑的,跌跌撞撞地往商会外面走去。

    水忆初没有去追,此刻她心里也乱糟糟的,根本没有能力去安慰任何人。

    浑浑噩噩地上了楼,路过水轻羽的房间,听到里面撕心裂肺的哭声,她鼻子也酸酸的。随手推开一见客房的门,水忆初把自己关在房里,一个人蜷缩在床上发呆。

    系在头上的水晶铃铛突然响了,将水忆初从神游中拉回了现实。

    将铃铛从头上取下来,见它一亮一亮的,水忆初顿时眼睛就湿润了。这个传讯器,就只有她的小月才能接通。

    她颤抖着手接通传讯,听到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质感如玉的声线饱含着温柔,用她熟悉的语调唤道:“初初,是我。”

    “小月……”水忆初喊完,眼泪就止不住成串得往下掉。

    水忆初的鼻音太重了,银倾月立刻就觉得不对:“初初,怎么了?”

    “三哥,三哥他……没了……呜呜……”

    含糊不清的话从那头传来,水忆初低声啜泣的声音让银倾月心里一揪一揪地疼,而这话里的信息更让他震惊。

    “初初,别哭,到底怎么回事?”

    水忆初呜呜咽咽地把事情说了一遍,说道后面人也稍稍冷静了一点,没有再哭了。

    “初初,逝者已矣,你三哥若是知道他的离开会让你们这么伤心痛苦,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宁的。”“天?”水忆初双手紧握,指甲掐进了手心也浑然不觉,满是嘲讽地冷笑道,“不惩恶,不扬善,不打击黑暗,不扶持弱小,天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看着众生苦苦挣扎,为活下去而像野兽一样争斗

    对天而言,很有意思吗?”

    银倾月心脏猛跳,以前也不见水忆初对天这个词这么敏感啊,怎么突然抨击起天来了?难道是她已经想起什么了?

    “小月,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也觉得,天是不可战胜的吗?你也觉得命运是不能更改的吗?”

    水忆初问得风轻云淡,但其实心已经紧张得几乎停跳。她在等银倾月的回答,她想知道银倾月的态度,想知道他是否也像她一样有决心。

    半晌,银倾月才开口,低沉的声音传来:“天,是不可战胜的。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不被倾覆,而其他的,它没有义务去管。”

    水忆初的心凉了大半,手中的铃铛差点因为她的无力而掉落下来。

    沉默良久,静谧得他们彼此都只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银倾月,我来到这世界这么久了,一直都在被迫地往前走。为复仇而修炼,为复兴家族而奔走,为对抗强敌而不停地战斗。这些都是命运加在我身上的责任,我不能推脱,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你不同,

    你是我唯一主动的坚持。我不太懂爱情,我只知道,你是我上辈子加这辈子唯一想要永远留住的人,若人阻我,我杀人,若天阻我,我就逆天!我是不会妥协的。”

    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银倾月几乎要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笑出来。深呼吸好几次,才平静了些许:“初初,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吗?”

    水忆初一愣,一个晃神,仿佛看到银倾月那张倾国倾城的盛世美颜就出现在她的面前,那一双潋滟的紫眸亮得逼人,只一个眼神就能让人连灵魂都沉沦进去。

    “嗯?”那头又传来了低沉而充满磁性的挑逗声。

    水忆初这才回过神来,脸颊有些发烫:“咳,我们在说天道的问题,你不要岔开话题。”

    银倾月沉吟了一瞬,坚定地说道:“逆天,是一条充满了艰险和挑战的路,强大是必须的,但仅仅是强大还不够,还要有逆天的气运。”

    “气运?”水忆初愣了一下,“这个怎么找?”

    “水滴石穿。想以一己之力向天道挑战,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只有集中大陆群众的力量和信仰,才能拥有逆天的气运,才能抵御天道的言灵攻击。”

    “言灵攻击?你说得是……言灵师的力量?”

    “嗯。言灵师的力量就是来源自天道,所以是一脉相传的,就是利用了信仰之力转换形态去攻击人的。”

    “只要拥有了逆天气运就可以了是吗?”

    “小傻瓜,哪有那么简单,还得有天衍丹。”

    “天衍丹又是什么?为什么我的丹药传承里从来没有这种丹药的名字?”

    “这个……”银倾月一噎,糟糕,说漏嘴了,“嗯……这个,你就先别问了。总之,只有服下了天衍丹,才能拥有极其强悍的**,才能扛得住天罚的攻击。”“天衍丹是几品的丹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