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 就允许她留在这里
    听到水耀希没有被吃,水忆初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但是一听到他跑进了寒风洞,水忆初的心又猛地提了起来。

    不过无论如何,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消息,闪电貂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伸手直接穿透它的身体取出了它的魔核,水忆初冷酷的眼神看得它直接凉到了心底。“你明明……”闪电貂瞪大双眼,满是不可置信,死不瞑目。

    水忆初将它随意丢在地上,冷酷地施展了一个清洁术将手上的血迹祛除掉:“不好意思,我貌似只说了会考虑……”

    “冰娅,出来。”水忆初将冰娅从阴阳镯空间里召唤了出来,随手将闪电貂的魔核扔给了它,“这是三级超神兽闪电貂的魔核,你也是冰系,应该对你有作用。”

    冰娅一听,双眼放光,抱着魔核就差没流口水了。

    “你回去消化吧。”水忆初将它收了回去,转而把魅影流雪扇拿了出来。

    “魅雪,我要进谷,你跟着我。”

    魅影流雪扇化为了人形跟在了水忆初身边,一边走一边道:“主人,我感觉到里面有股强大的气息,有那么一点点熟悉,不知道是敌是友。”

    “我也感觉到了。”水忆初神色凝重,“不过无论敌友,我都得进去。三哥进了寒风洞,不知道能撑多久,我一定要尽快赶去他身边,兴许还能赶得及带他出来。”

    魅雪没再说话,但是做好了防备状态,紧紧跟在水忆初身后。

    云中天,初月殿。

    银倾月坐在床上调息,蓝衣的钟离就在不远处的桌边摆弄着自己的医药箱。

    见他收功,便走过来,抓住他的手腕探脉。

    “嗯,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了。切记最近不要动手,等其他的药材找到了再说。”钟离淡淡说道。

    银倾月敷衍地点点头,心道要不是我家初初有危险,我才不稀罕出手呢!

    钟离认识银倾月时间也不短了,一见他这幅模样,就知道他是在敷衍自己,气得不打一处来:“银倾月我警告你,你最好把我的话记在心里,再擅自动手加重了伤势,我是不会再救你的!”

    银倾月低着头,另一只手摩挲着袖子里面的水晶铃铛,眼皮都懒得抬:“啰嗦。”

    钟离气笑了,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啰嗦?我啰嗦是为了谁啊!嗤……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没见过比你更没良心的人!”

    银倾月摩挲着铃铛的手微微一顿:“钟离,再过不久她就会来云中天了。”

    “什么?”钟离微微一愣,“那她的修为如何?”

    “最多是云尊级别。”银倾月的脸色有些凝重。

    “云尊修士是云中天最低级的存在了,如果她真的只有这种修为,在云中天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不止是寸步难行,是根本没有活路。”银倾月握紧了铃铛,“你知道我这一次是因为什么受伤吗?”

    “不是因为跟裘瑛大战吗?”钟离愣了。

    “是,也不是。”

    “什么意思?”钟离糊涂了。

    “在与裘瑛交战之前,我就已经受伤了。而且那一次的伤,才是重伤的根源,跟裘瑛交战,不过是让我的旧伤复发罢了。”

    “什么?那你之前的伤是怎么……”

    “是它出手了。”

    钟离一双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它出手了?!”

    “那天我们中了光明神殿的计,初初她被苏吟雪拉进了生机掠夺大阵之中祭了阵。若不是我及时赶回,此刻初初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生机掠夺大阵?这么邪恶的大阵不是早就失传了吗?怎么这世上还有人会摆?的确失传了,但是摆阵的人是上古的人,一开始就知道此阵,是不是失传根本没有关系。”

    “那她为什么要摆这大阵?”

    “为了解除封印。”银倾月的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蒲心的封印。”

    “蒲心?”钟离想了一会,“哦,是晨手下那个光明系银龙?”

    “对。”

    “幸好水忆初没死,献祭不成功,封印不就解不开了?”钟离松了口气。“哪里有那么幸运。”银倾月苦笑了一声,“我赶到将初初救了出来以后,本是想毁了大阵,可全力一击之后,它出手了。大阵被我毁了一大半,而我也被它趁机重创。万幸是初初的魂魄还没有找回一半,暂

    时还没有被它察觉。它着急保下蒲心,才没有追击我。”

    钟离震惊了:“所以说,其实你对上它,根本连一招扛不住……”

    银倾月苦笑着:“是啊,一招都扛不住。”

    “那接下来呢?你打算怎么办?”

    “抓紧时间找天衍丹药材的下落吧。另外万象大阵也要加紧布设了。”

    “月,你真的觉得你能反抗得了它吗?”“我不知道,但是我已经妥协过一次了,我不想也不愿再体验一次。钟离,在初月殿里,你是认识我最久的,努力了这么久,我没有办法放弃说服自己放弃。这一生,我是为了她而活的,就算真的走不到最

    后,至少我努力过,我没有遗憾。”

    “唉……”钟离长叹一声,“罢了,你已经无可救药了,我还能劝你什么呢?不过那个叶浅曦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你伤势既然已经稳定了,要不要去处理一下?”

    “哦?她这几天有什么异常举动吗?”

    “她自来到初月殿开始,就一直在四处拉拢人心,弄得现在整个初月殿上下都以为她是你的女人,初月殿的女主人,都对她恭恭敬敬的。”钟离撇撇嘴,有些不爽。

    “哼,挑梁小丑罢了。”银倾月冷冷地说道,“白衣,进来!”

    等在房外的白衣闻声忙走进来:“爷。”

    “去告诉叶浅曦,菩提树树心的事算本殿欠她一个人情,日后必当奉还。现在她可以走了。”

    “可是……”白衣有些为难,“叶小姐早知道爷您会这么说,所以她今早就让属下带话给您,说她什么都不缺,若您真的想还她人情,就允许她留在这里。”白衣说完,就觉得整个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下降,一瞬间的死寂让他清晰地听到了自己如鼓的心跳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