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世上可以不再有你
    ..,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以为现在还轮得到你来说话吗?晨,你还真是你一如既往的天真。从你因为月嫉妒初,憎恨初的那天开始,我的诞生和强大就是命中注定的。我是你的恶念,是你心中最肮脏最黑暗的地方,你以为把我

    抽出来封印就完事了?你错了!物极必反,作为光明系的天成者,你是一切真善美等美好的代名词,但是从你产生了恶念开始,你就不再完美,你的力量就会一天天削弱,你的心魔并不会随着我的封印而消失,而是隐藏在你看不到的地

    方慢慢生长扩大。

    现在的你,已经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了,只要我愿意,这世上以后都可以不再有晨这个人!就像现在这样,你只能被关在识海的某个小角落里面,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发生,却无能为力。”

    晨心头大震,绝望如同海浪,将她一层一层地淹没。“没关系的,你没得到的,我会帮你得到。你没能享受到的一切,我也会替你享受。谁让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呢。你爱的,我会抢过来,你恨的……我也会让她形神俱灭。从现在开始,你就在待在识海里好

    好看着吧。”

    雪国。

    说是一个国家,但实际上只有三个城。雪国的都城叫做风雪城,与莽荒冰原接壤的是冰雪城,由飞龙大将军掌管,中间的叫寒雪城,由朗亲王掌管,最后才是都城,是直系皇室的所在。

    朗亲王是雪国国王的弟弟,但是同父异母的他曾经也参与国王的争夺,只是最终放弃了。若不是手握雪国皇室的惊天秘密,也不能活到今日。

    “听说当初你父亲的呼声更高,为何最后突然放弃了王位的争夺?”水轻羽好奇地问道。“唉……因为当时王叔他派人抓走了我的母亲。”雪隐叹了口气,“当时我母亲已经怀上了我,被抓走以后没有人好好照料,曾动了好几次胎气,我差一点都没保住。我父亲不得已放弃了王位争夺,才换回了

    母亲,但是母亲身子已经消耗过多,生下我以后没多久就去世了。我也因为先天不足身体孱弱,这些年也在断断续续地吃药,才能保住性命,修炼自然也就耽搁了。”

    水忆初看了看他,想起了自己的幼时。刚刚穿越而来的时候,她何尝不是如雪隐一样处境艰难。若不是因着穿越让她带着前世记忆,只怕那时候就死在了落霞镇上。

    “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你足够强。”水忆初想了想说道。

    “可是我的身体根本不支持我修炼,我即使有心变强也无能为力。”“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小的时候身体也孱弱的很,但是我从五岁开始炼体,慢慢的身体素质就提上来了。三年以后,我就能徒手扛下一只低级魔兽的一招了。你只要有心,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要相

    信你自己。”

    强行给雪隐灌了一碗心灵鸡汤,水忆初就听到外面护卫队的队员汇报道:“世子,冰雪城到了。”

    冰雪城的城主是飞龙大将军,好巧不巧的,这飞龙大将军正是荣娜皇后的父亲。荣娜皇后的儿子雪飞霜天资不差,然雪国皇室自有血脉传承。只有接受过雪国皇室传承的皇室子嗣才有资格接任国王之位。

    上任国王去世之前只将这传承殿的打开方式交代给了朗亲王一个人,这些年来,朗亲王以此为筹码,才保得自己一家的平安。导致雪飞霜已经一百来岁了,还没有接受过雪国的皇室传承。

    每每想起这事,荣娜皇后就恨得牙痒痒,明里暗里找了雪隐多次麻烦,就想杀了雪隐,让朗亲王好好地悲痛一番。

    “哎哎哎!停下停下,干什么的?”守城的卫兵一看这护卫队就知道来人是谁了。自打荣娜皇后那边收到赤熊失败的消息开始,他们就奉了飞龙大将军的命令在此等候多时了。

    大将军说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雪隐留在冰雪城,最好是能借机杀了他。

    取得雪隐首级者,赏七品丹药一颗,圣器一把,上品灵石一千。

    这么丰厚的奖赏,谁能不动心!不过是个废物世子,他们这么多人还能搞不定不成?

    “大胆!我家主子是朗亲王世子,要进城,赶快放行!”护卫队新队长怒喝一声。

    “哎呦,你们听听,来头可真大啊,是朗亲王世子,可吓死我了!”一个守卫故作姿态地嚷嚷道,众人闻言哈哈大笑。

    讽刺的意味太过明显,护卫队员一个个气得面红耳赤,纷纷拔出了武器。

    “呦呦呦,怎么的?你们还想动手?也不打听打听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冰雪城,我们城主大人可是大名鼎鼎的飞龙大将军,国王的岳父!你们活腻了吧,敢在这里撒野!”

    “就是啊!来找死吗?”

    “我看他们是觉得跟着个废物主子太丢脸了,才故意找借口以死明志呢!”

    “说得有道理!哈哈哈……”

    “哈哈哈……”

    “真是放肆至极!”护卫队新队长大喊一声,提着剑就冲了上去。

    对面立刻跳出一个守卫应战,两人就在城门口乒乒乓乓打了起来。

    “真是没教养啊,说着说着就动手,你们主子就是这么教你们的吗?”一个守卫看着热闹还不忘讽刺。

    “这叫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一个废物,你指望他有什么教养!”另一个守卫立刻接腔,两人一唱一和配合默契。雪隐坐在车里,面上没有波澜,但是一双眼睛已经快要喷火了。他的双手紧紧揪着自己膝盖上的衣服,浓烈的恨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可是他只能忍着,即使忍到青筋暴出,也不能冲动地跳出马车为自

    己辩解一句。“恨吗?”水忆初将车帘微微撩起一条缝,看了看外面的情形,“我有办法让你短时间里能提升实力出去教训他们。但是你很清楚,一旦你动了手,就等于是向飞龙大将军宣战,未来会如何就难以预料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