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故人来访黑衣僭越
    ..殿主的绝世宠妃

    “不会死。”银倾月言简意赅地冒出了四个字,差点没把蓝衣公子气得冒烟。

    “不会……我呸!你看看你现在这幅鬼样子,跟死了有什么差别?”

    “你有办法,我知道。”银倾月一脸淡定。

    蓝衣公子简直要气死:“是,我是有办法,但这不是你可以肆意妄为的资本!你若是再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也会回天无力的!”

    “我没有不爱惜自己。”银倾月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眼中的温柔那么明显,“没给她一个未来之前,我不会死。”

    蓝衣公子一噎,竟无言以对,都什么时候了,还猝不及防地被塞了一嘴狗粮,这感觉也真是酸爽。

    拿出医药箱,泄愤似的故意用了刺激的疗法,想让银倾月多吃些苦头,变一变脸色也好。可是自始至终,银倾月都噙着淡淡的笑,一手在袖子里摩挲着水晶铃铛。

    “行了,不闹了。月,你的身体真的不能再拖了,短时间内不能再出手,另外天衍丹的药材也要尽快集齐。”

    “天衍丹的材料实在是太稀有了,我们已经派出了所有我们能调动的力量去寻找,可至今为止,也才找到其中一味。”白衣苦着脸,眉头皱得简直能夹死一只苍蝇。

    “报!”一个下人跑到门口,朝着里面道,“殿主,有个女子带着这个盒子前来拜访您!”

    “盒子?什么盒子?”黑衣疑惑地走过去将盒子接过,送到银倾月的床边。

    蓝衣接过替银倾月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支晶莹剔透的碧绿色花朵,沁人心脾的香味在开盒的瞬间散发了出来,让闻到的人顿感通体舒畅。

    “菩提树树心……”银倾月双眼微微眯起,轻声念道。“菩提树树心,自带禅意,仅闻其味便可清神醒脑祛除杂念,若是服下,更是能够勘破心魔,开阔心境,从此修为精益不受心魔束缚,是世间至宝,也是天衍丹的材料之一!太好了,是谁这么大方?”蓝衣

    公子惊喜地一跃而起。

    “故人来访,千陌你都不出来迎接一下吗?”清纯的女声从门外传了进来,紧接着女子绝美的脸庞就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晨。”银倾月愣了一下。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千陌怎的还唤我旧名啊?真是没有诚意呢,枉费我大老远地给你送药来。”叶浅曦笑盈盈地说着,款款而入。

    “有心了。”比起叶浅曦的热情,银倾月就冷淡了许多,“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菩提树树心过于珍贵,没有让你平白相送的道理。”“千陌,你明明知道,只要你要的,只要我有的,都不会拒绝。你又何必非要划分得这么清楚呢?”叶浅曦有些失落地轻叹道,“罢了罢了,我知道如今你心里只有水忆初,也早不强求什么了。不过是想以朋

    友的身份多帮你些,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

    黑衣看着伤心失望的叶浅曦,又想起害得主子一身伤的罪魁祸首水忆初,心里的天平立刻就倾斜了。

    “姑娘不远千里前来相助,我家爷心中必定感激万分。只是如今爷身体不适,才稍有怠慢,还请姑娘见谅,别往心里去。”黑衣挺身而出给出了一个台阶。叶浅曦眼睛亮了一亮,一脸希冀地看向银倾月,见他依旧一脸冷漠,眼神才慢慢黯淡下来,强颜欢笑道:“千陌你的伤这么重,肯定累了。那我明天再来看你,今日我就在你这里暂住一下,你不会介意吧?

    ”

    银倾月还没说话,黑衣就抢先开口道:“不介意,爷当然不会介意了。姑娘,我先带你去休息吧。”说着就引着叶浅曦走了出去。白衣后背的冷汗已经流成了河,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银倾月的目光盯着黑衣的背影,眼神越来越冷,戾气越来越重,直到他出去的瞬间,杀气终于毫不掩饰地释放了出来,瞬间就将床幔全都划成了碎片

    。

    白衣和蓝衣公子都心跳如擂鼓,低着头不敢吱声。

    “白衣,你去下刑堂,等下他安顿好叶浅曦以后,你就带人把他压进刑堂,往后本殿的身边,再也没有黑衣这个人。懂?”

    银倾月嘴角的弧度邪魅而诡谲,看着蓝衣公子手里盒子,眼波微闪。

    “怎么了?这,这盒子里……的药,有问题?”蓝衣公子被他盯得发毛,结结巴巴地问道。

    “药没问题。”银倾月又复闭上眼,但是人就不一定了……

    蓝衣公子隐隐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并未有多问,默默将盒子收了起来。

    黑衣离开以后,叶浅曦就一个人坐在了梳妆台前,她嘴角微勾,眼中闪着得意的色彩。

    一个晃神,她的神情就全然变了,罥烟眉紧蹙,原本正在梳理的一缕长发也被她紧紧攥在了手中。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她问。

    表情又是一变:“呵呵,你看不出来吗?我是在帮你啊,晨。”

    “帮我?你少胡说八道了!月和初两情相悦,你现在跑来插一脚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拆散他们?”

    “难道不该拆散他们吗?喜欢月的又不是只有初一个人,凭什么上辈子她独占了月,这辈子还要继续独占?”表情一瞬间狰狞,那握在手中的梳子也应声化为了粉末,悉悉率率从她的指缝流了出来。

    “你不能这么做!君子有成人之美,你这种做法跟小人有什么区别?”“君子?哈哈,我本就不是什么君子。小人?你说得一点都没错,我本来就不是个好人不是吗?不然你也不会把我抽出这具身体封印在天之南了。可是那又如何?我还是回来了。晨,好人你已经做得够久了

    ,这具身体你也已经用得够久了。这也是我的身体,轮也该轮到我使用了。”

    “当初我就不该留下你。”“不,别把自己说得这么高尚,你无非是怕灭了我你自己也会死,才会留下我。哈哈,要是让那些人知道,世间至纯的光明力量孕育出的光明女神心中存在着如我这般可怕的恶念,怕是下巴都要惊掉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