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姐妹闲谈倾月重伤
    ..殿主的绝世宠妃

    “什么,居然敢欺负我小妹,死得也太便宜了!”水轻羽抬脚就要去踹宗耳的尸体,被水忆初一把拉住。

    “四姐,人都没了就算了吧。”水忆初拖着她往楼上走,“咱们回房里去说会话,让他们把这里收拾了。”

    “二哈,去一趟赤熊冒险队,别让周振强跑了。”水忆初心念传声给二哈,“还有……让雪隐带人把那些人葬了吧。”

    回到房里,水忆初给水轻羽倒了一杯水:“自那日大能遗迹分开以后,已经许久不见你们了。这些日子,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世道艰险,每天都是朝不保夕的,哪里还有什么有趣可言。倒是你,被两大神殿联手通缉,可真是出息啊!”水轻羽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水忆初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这也不是她愿意的啊……

    “好嘛,让你们担心了,都是我的错。”水忆初连忙点头认错。

    “好了小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做了什么,让神殿这么大动干戈?”水轻羽担忧地问道。

    水忆初心道两大神殿联手通缉是因为许琅的缘故,只是这件事她并不想让亲友们知道,有些危险她一个人去面对就好了。

    “也没什么,不过是我与光明神殿的圣女有过节罢了。”水忆初避重就轻道。

    “那黑暗神殿呢?黑暗神殿与光明神殿一向不和,你若只是得罪了光明神殿,他们看热闹还来不及,怎么也会插一脚?”

    水轻羽死死盯着她的目光十分犀利,让水忆初想扯个谎圆过去都不行。无奈之下,只好轻描淡写道:“哦,我认识的一个前辈被黑暗神殿抓了,我去把他救出来了而已。”

    “而已?”水轻羽双眼一眯,大有风雨欲来的架势。

    水忆初缩了缩脖子:“然后,顺便拆了黑暗总殿……”

    “拆了黑暗总殿?”水轻羽惊得一跃而起,因着太激动,手臂上的麻穴磕在了桌子上,瞬间酸爽。

    “四姐!”水忆初一惊,看她一张脸皱成了桔子皮,又是歉疚又是想笑。水轻羽伸出一根手指头戳在她的额头上:“你个小没良心的,还敢笑你老姐!小兔崽子你胆子不小啊,黑暗总殿是什么地方,那是黑暗神殿的老巢,就不说里面有多少高手坐镇,单是住在圣城里的黑暗教徒

    就有数万,你有几条命,就敢往虎口里送?气死我了你”

    水忆初被戳得一晃一晃的,也不敢吱声反驳,只能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水轻羽。

    训了她一通,水轻羽的气消了一大半,看她这无辜可怜的小模样,一颗心又软得不行,最后一点怨气都转为了无奈和心疼。

    改戳为揉,将她的头发揉成鸡窝,水轻羽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不许再有下次了。”

    水忆初小鸡啄米一样点头。水轻羽终于满意地放过了她:“三哥和小叔他们现在在雪国都城里。自那日从大能遗迹里面出来以后,我们与你分散,一时半会寻不到你的下落,反而因着在遗迹附近逗留而被各种想黑吃黑的人找麻烦,所以后来我们干脆就另寻生路了。兜兜转转到了莽荒冰原,玉宸说,这里交易困难且需求量大,是发展商业的好地方,所以我们就在这里做起了小本生意,有了一定积蓄以后,就将商会总部建立在了雪国境

    内。”

    “所以现在三哥他们都在商会里?”“嗯,冰原异动,据说有异宝将要出世,所以最近这里来往的客流很大,各个地方的商铺生意都比较繁忙。这里正好是我负责的区域,这几天我就是担心人多是非多,才多走动走动,谁想竟然遇到了小妹你

    。”

    “嗯,我这次就是为了冰原异宝来的。”

    “你一个人?”水轻羽皱起了眉头。

    “四姐,你放心吧,以我如今的实力,这大陆之上,已经没有几个人能伤得了我了。”

    “什么意思,难道你已经是……”水轻羽瞪大了双眼。

    水忆初笑而不语,只是微微点头。

    冰原角马拉着车稳步前行,车里水忆初、水轻羽和雪隐围着小桌而坐。

    因着雪隐气质温和文质彬彬,水轻羽多看了他好几眼,看得雪隐有些尴尬,耳根子都红了。

    “四姐你矜持点。”水忆初悄咪咪地拽了拽水轻羽的袖子,却被她一个爆栗敲在头上。

    “瞎说什么呢!”水轻羽白了她一眼,“我是觉着他的性子跟萧玉宸有点像,才多看了亮眼罢了。”

    “萧哥哥?”水忆初乐了,“确实有点像呢!也很久没见萧哥哥了,他如今怎么样了?”

    水轻羽脸上的笑意突然一僵,撇了撇嘴:“他如今好着呢,雪国国王最宝贝的小公主看上他了,你说是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雪国公主?谁啊?”水忆初好奇地问道。

    “雪飞絮。”雪隐开口,眼中深深的仇恨和怨气一闪而过。

    水忆初几乎瞬间想到:“是荣娜皇后的女儿?”

    “没错,是荣娜皇后的小女儿。”雪隐点点头,“她还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哥哥,是雪国皇室的大王子雪飞霜。”

    “四姐你这幅神情,莫不是那公主不讨人喜欢?”

    “不讨人喜欢?呵呵,小妹,你形容得太含蓄了。”水轻羽翻了个白眼,“别提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见水轻羽不愿多谈,水忆初也就没有强迫,转移了一个话题。

    云中天。

    银倾月卧房之中,一身白衣被鲜血染得透红的银倾月躺在床上,倾世容颜此刻已经失去了血色,苍白得几乎透明,

    一身蓝衣的翩翩公子在床边为他把脉,白衣黑衣紧张地站在床边等候结果。蓝衣公子收回手,脸色凝重:“月,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吗?我说过以你的身体状况,除非服下天衍丹,否则每一次出手都是在消耗你为数不多的生命力,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我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以你现在的状况,伤口愈合的速度是正常人的百分之一吗?任何一点小伤没有及时处理好都有可能会断送你的性命,你倒好,这伤都快伤及心脉了,就这么相信我的医术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