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给我们一个痛快吧
    “耳哥,耳哥!”周小梅抱着宗耳,见他吐血紧张得不得了,又满心愧疚。

    宗耳没顾得上说话,抬起手想从储物戒指里面拿药。

    周小梅见状连忙手忙脚乱地从储物戒当中拿出疗伤的丹药给他服下,见他脸色微微好看了一些,才小心翼翼地问道:“耳哥你怎么样了?”

    “无妨。”宗耳摇摇头,被她搀着慢慢站了起来。

    “可恶!你这个小贱人,连招数都这么恶毒,心肠简直坏透了!”周小梅气急,又不敢再贸然行动,只能干干地骂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哪里恶毒了?”水忆初冷笑道,“技不如人,只能像只疯狗一样乱咬人,你这样的人真是可怜。”

    “你说谁可怜?”周小梅一听,又压不住脾气了。要不是宗耳死死拽着她,只怕这会又冲出去了。

    “阁下今日一定要管这闲事吗?”宗耳寒着脸,“阁下可知今日在下此行是受何人所托?”

    “何人所托与我何干?”水忆初无所谓地扫了雪隐那边一眼,没有宗耳参与,护卫队与赤熊冒险队的队员们不分伯仲,雪隐的安危几乎没有威胁。

    “是雪国荣娜皇后的命令。”宗耳接着说道。

    满以为爆出荣娜皇后的名字以后,这实力高强的神秘女子会有所忌惮,却不想,水忆初一脸疑惑地冒出一句:“荣娜皇后?没听说过。”

    “什么?荣娜皇后你都没有听说过?绮蓝大陆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七品炼丹师之一,你竟然孤陋寡闻到连她的大名都没有听说过!真是个土包子!”周小梅见机讽刺道。

    七品炼丹师,难怪能说动这莽荒冰原的一级队之首。水忆初暗自思忖着,感情雪隐这小子得罪的是皇家人啊,难怪连身边的护卫队长都叛变了。

    “哼,怎么了?这下知道怕了?”周小梅见水忆初不说话,以为她被荣娜皇后的大名镇住了,开始得意起来。

    “怕?”水忆初笑了,“区区一个七品炼丹师罢了,也就你们这些没见识的家伙会当个宝了。少说废话,雪隐是我罩着的人,今天你们识趣就快带着人滚,否则,就全都把命留下来!”

    “你疯了?你敢跟荣娜皇后作对?”周小梅瞪大了双眼。

    “那又如何?”水忆初已经失去了耐心,抬起双手,掌心蓝色光芒大盛。

    “一个七品炼丹师的号召力有多强阁下当真不知吗?何必非要淌趟浑水?”宗耳不死心,一想到荣娜皇后许诺的那株岁寒龙眼枝,他就忍不住心间发颤。

    该死的周振强,竟然拿这还没到手的东西作为报酬去拉拢宋家长老,结果现在好了,事儿没办成,宋家长老死了!

    该死的,这消息偏偏还有第三人知晓,那宋家长老的徒弟已经发话,若是不交出岁寒龙眼枝,他就将宋长老的事告诉宋家,到时候赤熊冒险队要面对的就是隐世宋家的追杀!

    真是头疼至极!

    “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你们不收手,那我们就靠实力说话吧。”水忆初不想再说什么,赤熊的人伤了雷鸣等人,二哈又伤了周振强,她与他们无论如何都有仇,化解不了了。

    宗耳看了周小梅一眼,又看了看那方正跟雪隐的护卫纠缠的众兄弟,狠了狠心,握紧了手中的大刀。

    横竖都是死,拼了!

    “小梅,你退后。”宗耳沉声说道,战气疯狂运转起来。

    周小梅立刻后退十几步,担忧地看着他。

    “就依阁下所言,一招定胜负吧!”宗耳举起大刀,战气蜂拥而上,依附在刀刃上,舞得虎虎生风。

    “裂天刀——盘古开天!”宗耳一声震天狂吼,人高高跃起,凌空朝着水忆初的头顶砍下去。

    水蓝色的裙角被风吹得呼呼作响,她束在身后的发丝也在狂乱地舞蹈。

    大刀直直落下,握着刀的宗耳面目狰狞,她只是站在原地,淡然地看着他,脸上没有表情,一派从容淡定。

    墨黑的双眸像是千年寒潭,幽深死寂,波澜不兴。宗耳只觉得对上她目光的一瞬间,仿佛看到了死神。恐惧油然而生,像是死神的锁链一样,紧紧缠住了他的脖颈,让他无法呼吸。

    刀落下,他的眼中已经不再是孤注一掷的镇定,而是慌乱和怀疑。

    “他的刀势……乱了?”雪隐自看到宗耳高高跃起时就提起来的心,突然就放下了一半,被震惊所代替。

    从来没有见到过有人能用一个眼神就让对手自乱阵脚,水姑娘她的实力究竟有多高?

    刀落在她的额前,仿佛被什么挡住了一般,再不得寸进半步。

    宗耳惊恐地顺着刀尖往后看,只见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正握着靠近刀柄附近的刀刃。那手小小巧巧,白皙精致,嫩得仿佛吹些风就能在上面划出口子一般,偏偏什么防护都没有,连层护体灵气都不见!

    这是什么恐怖的身体强度,硬接神皇高手的致命一击,竟然连点痕迹都没留下!这哪里还是人,是魔兽变得吧?

    “天呐!水姑娘也太强了吧?”一个护卫队员正好解决了对手,站在雪隐身边护着,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

    “她从来都很强。”雪隐看着她,双手慢慢地握成拳。

    如果他也有这么强的实力,或许现在他就不会落到这般境地了吧。

    “这就是你最强的一击了吗?”水忆初看着他,淡淡说道,“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你可能要输了。”

    宗耳苦笑了一声。

    水忆初握着刀的手一个变招握住他的手腕一拧,咔嚓一声,手骨碎裂,刀伴随着宗耳的惨叫声落地。

    她未停歇,往下一用力,就将他悬在半空的身子狠狠拽落下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浅浅的坑。

    “耳哥!”周小梅眼睛都红了,就要冲过来。

    水忆初另一只手随意一挥,绿色的藤蔓从地下冒出,将周小梅捆了个结结实实。宗耳只觉得全身骨头都要碎了,痛苦又无奈地回首看了周小梅一眼,他低声恳求道:“给我们个痛快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