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水忆初,你爱我吗
    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这一方的每一片土地之上,黑色的巨大身影终于现出了它的全部身形。

    水忆初远远回望了一眼,只见一条通体漆黑的巨龙在浓厚的乌云之中飞舞,搅动着风云。

    “龙?”水忆初有些惊讶,那灰袍老者竟然倒腾出了一条龙!

    “不止是龙。”银倾月拉着水忆初,极快地往远方遁走,一张俊颜凝重,“那是裘瑛。”

    “什么?裘瑛?”水忆初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

    离得远了她没看清楚,但是被这么一提醒,她再看过去就发现了端倪。果然是裘瑛——许琅的坐骑,黑暗巨龙裘瑛!

    “怎么把这杀神给招来了呢!”水忆初忍不住懊恼。

    “你也不用太担心,当年它被我重创,几乎垂死,若不是……”银倾月说着,突然猛地一顿,脸色一僵。

    “若不是什么?”水忆初用尽全力才能跟上他的速度,也没注意他的脸色,随口问道。

    若不是它突然介入,他被迫重伤堕入轮回,又怎么会放任许琅和裘瑛这几个祸害留存世间?

    只是初初,这残酷的真相,我要怎么告诉你?它那么强大的敌人,我又怎么能让你去面对呢?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我解决了它,就能真真正正地跟你在一起。

    曾经,我没能保护好你,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许琅不行,它更不行!

    “没怎么,总之他这些年来都在养伤,如今也是接受了那老头的生命献祭才能出来,实力并没有恢复。”银倾月含糊地带了过去,“不过就算是这样,它现在的实力也在神皇之上,不是你能够对付的。”

    “不能对付也要对付啊,那个灰袍老头用心头血和生命献祭才把它找来,它就肯定要服从天道规则,帮他杀了我们啊!”水忆初心念飞转,不停地思索着应对的方法。

    银倾月并未做声,却是侧过头深深地看着她,一双潋滟的紫眸变得十分幽深,仿佛无尽的深渊一般。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的水忆初并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

    风云的涌动终于停止,黑色巨龙乘着风,朝着两人急速追去。

    银倾月回头看了一眼不断追击过来的裘瑛,一脸冷峻。

    突然他停下了脚步,交握着的手将依旧在飞奔的水忆初拽住。水忆初没有防备,一个趔趄就跌入了他温热的怀抱之中。

    “怎么了小月?”水忆初瞪大了眼睛,疑惑地抬头看着他。

    他低着头,看着她的眼睛,那么深沉,那么诚挚地开口:“初初,你爱我吗?”

    水忆初一愣,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问她这个问题,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月,你怎么突然……”

    “水忆初,我爱你。”银倾月截断她的话,将她抱得紧紧的,“我本想多陪你一段时间,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初初,我在云中天等你。”

    水忆初还没反应过来,唇上就传来一抹温热,而后一阵风从面前刮过,她就脱离了那个温暖的怀抱。

    冲天的兽吼响起,水忆初抬头看过去,白衣银发的男子立在高空之上,深紫色的雷霆是他的背景。

    那个宽厚的背影,深深地印刻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狂风吹得她双眼发涩,有种想流泪的冲动。而高空之中,深紫和纯黑碰撞产生了巨大的气浪。水忆初被强烈的光芒刺激得睁不开眼,耳边是震天的兽吼和……他温柔的声线:“初初……”

    晨曦的微光终于亮起,晨风微凉,撩起她鬓边的发丝,轻柔地蹭着她的脸颊。

    她这才收回了怔讼的视线,揉了揉发酸的双眼。

    他走了半夜,她也站在那里看了半夜。

    心里有点空落落的,有有点莫名的烦躁。他临走前的那几句话她回想了半夜,总觉得那时候他的眼中带着几缕她看不懂的忧伤。

    裘瑛跟他一起不见了,在那超强一击之后,双双消失了。她猜,是他借着双方对战的力量划开了空间,将裘瑛带去了云中天。

    他的表情那么严肃,恐怕以他的实力,对付裘瑛并未万全把握。况且之前为了救她,还隐隐受了伤。

    水忆初有些担心,想知道他如今状况如何,又无从得知,烦躁得想杀人。

    我一定会变强的,小月,我一定很快就去找你的!

    水忆初双手紧紧握成拳,背着冉冉升起的朝阳往冒险队中心走去,身体两侧留下了两条鲜血滴出来的印迹。

    雪隐等人正在客栈之中用早饭,雪隐忧心忡忡地端着碗,没吃几口,连那中年男子找了个借口离席也没有多问。

    中年男子走到隐蔽处,从储物戒里面掏出了一个通讯水晶来,呼叫了某个人。

    “什么事?”那头的声音低沉,是个男人。

    “雪隐昨晚把那个保命符用掉了。”

    “什么?当真?”

    “千真万确。所以我特来请示,要不要动手?”

    “你们现在在哪里?”

    “在冒险队中心的云客来客栈里。”

    “冒险队中心……我知道了,我会让人去接应你行动的,务必要让雪隐永远留在那里!”

    “是!”

    切断了通讯以后,中年男子在原地站了一会,脸上的纠结和不忍一闪而过,继而变为了坚定。

    “哎,昨晚的事情你听说了吗?”有一桌冒险队员开始聊天。

    “你说城东那边的?我听说了,好家伙,那女人可真猛,连宋家的长老都不放在眼里,真是太彪悍了!”

    “那宋家的长老向来眼高于顶,上次我在路上看见一个人不小心撞到了他,就被他当场格杀了,凶残得不得了。活该被治了!”

    “他死了也是活该,但是可惜了那个小美女。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他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居然搞出那么可怕的魔兽出来,杀了多少人啊!”

    “命都没有了,还怜香惜玉个屁!”

    “唉,不知道那个美女还能活下来不?”

    “怎么可能!那魔兽可是兽中之王的龙,她一个小姑娘,还能强得过巨龙?”“啊!”正聊着,当中突然有个人惊叫了一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