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周瘫子又出来作妖
    “嘿,还不都是那个突然冒出来的队长的功劳么!好家伙,那人简直就不是个人啊!魔兽都没有他那么恐怖的防御力吧?”

    “谁说不是呢?那神皇级别的攻击,打在他身上简直就跟闹着玩儿似的,连个痕迹都不留下!”

    “嗯,我怎么记得他被那周振强打断了肋骨呢?我当时在台下都听见咔嚓声了。”

    “不会吧?要真是断了肋骨,那后来怎么还能那么神勇地继续战斗呀!”“就是就是,那当时那周振强被揍的多惨呀!那时候他的级别不是提升到了神皇中期了嘛,还不是被那个锋狼冒险队的队长给吊打。嘿,这家伙,平日里就知道仗势欺人,结果这次被人打成了狗,真痛快!

    ”

    “那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我当时离得近,我看见了!那周振强之所以临时提升了实力,是因为他服用了禁药!”

    “什么?禁药?这种东西不是不允许在大比时候吃的吗?”

    “哎呀你傻呀,周振强是什么人?人家可是一级队的队长,这么点儿小事,裁判还不得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

    “那也太不公平了吧!”

    “笑话,这世界弱肉强食,哪来那么多公平可言!再说了,就算提升了,不还照样被人家揍成狗吗?要我说呀,拳头大才是最重要的,那锋狼冒险队的队长才是真心厉害呀!”

    “可他再厉害又有什么用?他那几个手下,伤的伤残的残,中毒的中毒,很快这个队就剩他孤家寡人了,还有什么用呀!”

    “谁说不是呢?那林青和杜平都还好,不过那个叫江岸的小子可就惨了,哎哟,中了毒,到现在都没个解药,估摸着应该撑不过今晚了。”

    “不只是他,那个副队长雷鸣,被周振强一掌打在了心脉上,如今也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哎呀,行了行了,不说这个了。喝酒喝酒,明儿还有一天的比赛呢!”

    水忆初听到这些脸色顿时难看了好几分,有时候只要一个两个同名,那还能抱些侥幸心理,可是竟然听到三四个熟人的名字,她就没有办法再淡定了。

    雪隐自小就会察言观色,看水忆初脸色不善,还以为她是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劝说道:“这里是冒险队中心,每一年总会在这里进行冒险队大比,这种事情很是常见,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可是水忆初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站起身来,走到旁边那张桌子,拿出了一块极品灵石,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两个问题,回答我,这块极品灵石就是你们的。”水忆初冷声说道。

    在这桌上喝酒的几人,先是被她弄得愣了一下,继而反应过来一阵狂喜。那可是极品灵石啊,一块就能抵得上他们一年的收入!

    “说说说,你问什么我们都说!”一个人笑眯了眼。

    “没错没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另一个人也眉开眼笑,一双小眼紧紧地盯着那块极品灵石不放,恨不得把眼珠子抠下来粘上去。

    “第一个问题,锋狼冒险队现在人在哪里?”

    “他们现在在营地里,他们的营地离这儿不远,一直往前走就能看见了。”

    “第二个问题,你们刚才说到的周振强是谁?”“周振强是我们这里一级冒险队飞翔冒险队的队长,不过这都是之前的事了。今天他们打赌,输的队伍就要当场解散。本来锋狼冒险队必输无疑,可谁知道他们那个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队长突然回来了,力挽

    狂澜,竟然让他们赢了这场比赛!所以飞翔冒险队,昨天就解散了。”一个人回答道。“没错,昨天比赛结束之后,那周振强被锋狼冒险队的队长打得半死不活,被人抬回营地去了。虽然他们解散了队伍,但是周振强的妹妹在另一个一级队里面,所以现在飞翔冒险队的其他成员解散之后都入

    了那个冒险队。”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水忆初也没有吝啬,直接将那块极品灵石丢给了两人。

    雪隐等人都站了起来,水忆初回头走到他们身边,淡淡说道:“不好意思,世子,我有些私事需要处理,看来不能跟你们一起去雪国了。”

    “无妨,姑娘既是有急事,那便去处理吧,我们也不着急,正好在此处歇息几日。”雪隐温和地笑道。

    水忆初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店里,直奔锋狼冒险队的营地而去。

    顺着大路一直往前走,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嘈杂的吵闹声。“哈士奇我告诉你,老子今天带来了五十人,你以为就凭你一个人的力量,就能跟我对抗吗?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我还能留你一个全尸!”被打的筋脉尽断的周振强躺在担架上,全身上下也就只有眼睛和

    嘴能动一动了。

    站在营地门口的二哈挖了挖耳朵,一脸不耐烦:“我说周瘫子,你都这样了,还出来作妖呐!”

    “混蛋!要不是因为你,老子能变成这样吗?我告诉你,今天你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不把你折磨到不成人样,老子就不姓周!”

    原本哈士奇并不当一回事,这些人来的再多,也不够他玩儿的。

    但偏偏一个灰袍老者从队伍里走了出来,顿时哈士奇的脸色就凝重了许多,因为这老者是神皇高阶的高手。

    “就是这小子打伤的你?”那灰袍老者脸上带着一抹不屑的神情,上下打量着哈士奇。

    “没错,宋老,就是这小子打伤了我,还去宋老为我做主呀!”周振强嚷嚷着。

    “小子,算你命不好,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给我听好了,老夫是隐世宋家的人,今日下了阴曹地府,待阎王问起来,你别不知死在何人之手!”

    “隐世宋家好大的威风呀!我倒要看看,今日我在这里,谁敢动我的人!”清亮的女声传来,让哈士奇心头一震。

    这突然闯入的声音,让众人皆为之一愣,纷纷转头看过来。只见一袭水蓝色长裙款款而来,五官精致如画,美艳仿佛九天玄女,圣洁又不失艳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