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冒险大比奇怪挑战
    “大人,是小人的错,是小人不该痴心妄想。这些跟我那些兄弟们没有关系,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他们都是因为打不过我,才被迫跟我一起干坏事的。我愿以死谢罪,求大人放过他们吧!

    “老大!”

    “老大,你别瞎说!”

    “老大不要……”

    “老大……”

    “你们都闭嘴!”小瘦子尖叫起来,“石大军已经承认了,大人您快杀了他吧!都是他出的馊主意,我们都是被迫的,求大人放过我们吧!”

    “瘦子你还有没有良心?”

    “老大平日里对你那么好,你居然出卖他!”

    “瘦子你会有报应的……”

    大家七嘴八舌地叫嚷起来。

    “你们给我闭嘴!想死也别拉上我……”瘦子也激烈地反击道。

    水忆初抬手一挥,那瘦子尖利的声音就戛然而止。

    鲜血顺着他的脖子往下流,染红了他的衣衫,然后,他倒下了,溅起一片飞尘。

    瞬间安静。

    “聒噪。”水忆初嫌弃地挥挥手将灰尘扇开,这才扫了一眼石大军,“行了,有人替你偿命了,你起来吧。”

    石大军脑子瞬间宕机,大人的意思是……不杀他了?

    “愣着干什么,还要我请你起来?”水忆初凉凉地扫了他一眼。

    这石大军还有几分义气,正好她伤势未愈,不想动手,便放过他了。

    石大军这才反应过来,一咕噜爬起来。

    “天快黑了,你们弄坏我的马车,让今晚我无处栖身,所以你们的老窝今晚就归我了。”水忆初扫了他们一圈,“有没有意见?”

    众人哪里敢有意见,一个个都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带路。”水忆初朝着石大军道。

    石大军立刻上前带路,他身后就是水忆初,剩下的人断后。

    没有人给小瘦子收尸,白茫茫的草原之上,夜幕降临的时候,他的尸身就被出没的野兽分食了,连骨头渣都不曾留下。

    从石大军口中,水忆初得知自己已经到了莽荒冰原的外围了。在这片茫茫冰原之上,覆盖面最广的就是各个等级的冒险队,力量最强的是冰原东面的雪国,消息最灵通的是各处游走的散修。这十几个人就是冒险队的成员。冒险队跟幻蓝大陆上的佣兵团类似。不同的是,冒险队的人数较少,一般在五到二十人左右,并不专职接任务,而是在固定区域活动,以猎取魔兽挖掘矿产之类的方法来换

    取资源。

    冒险队等级越高,活动区域越大,越接近冰原中心,能够得到的资源就越多。

    跟佣兵工会一样,冒险队也有一个便于管理的权利中心,就坐落在冰原东南面,距雪国不远。“大人,我们也不是故意去找您麻烦的,实在是日子过不下去了,才会出此下策。我们冒险队已经是最低级的冒险队了,若是三天后的冒险队大比上,我们还不能晋级,我们队就要被迫解散了。”石大军无

    奈地叹气。

    水忆初不置可否。

    石大军等人有苦衷,但她也很无辜啊,如若她没有过硬的实力,只怕今日倒霉的就是她了。

    她不可能因为石大军有苦衷就原谅他,但也不至于一直揪着他的错处不放。

    说到底都是这世界太残酷,弱肉强食,谁也不能怪谁。

    “到了,这就是我们队的营帐了。大人,您今晚就住我的帐子吧。我去跟其他人挤一挤。”石大军说道。

    本来应该让水忆初住女队员的帐子,可是他们队里没有女人,就只能委屈她一下了。也不知道大人会不会介意。

    可是水忆初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就走进了帐子之中。

    “我要休息了,不要打扰我。”水忆初的声音从帐子里传来,随后众人就感觉到了结界的波动。

    “果然是大人物,这般谨慎。”一个队员感叹道。

    “唉……若是大人愿意出手相助,我们队一定能保下来。”另一个队员随口道。

    一句话说得人心浮动,大家都纷纷燃起了希望。“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今天我们已经开罪了大人,大人没杀我们已经跟给面子了,你们就不要妄想了!”石大军立刻警告众人,若是让大人知道他们如此得寸进尺,没准一个不喜,反而要了他们的命怎么

    办?

    一句话就让众人熄了火。

    “唉……难道我们真的没活路了吗?”

    “不一定啊,我们拼一拼也许还有希望。总比那锋狼冒险队好,得罪了戴翼大人,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谁说不是呢,听说三天后的大比,戴翼大人的飞翔冒险队要向锋狼佣兵团发起挑战。”

    “是啊是啊,他们还打了赌,输了的队要当场解散呢!”

    “不可能吧,那飞翔冒险队可是一级冒险队,那锋狼冒险队才三级,不是说高级的冒险队不能向低级挑战吗?”

    “有什么不可能的啊,都去冒险队中心认证了,还能有假吗?”

    “唉……实力弱就只能被欺负啊!”

    “行了吧,咱们都自身难保了,你们还有功夫去同情别人。”

    大家吵吵嚷嚷了一会就各自散了。

    水忆初在帐子里,将他们的话全部收入耳中,但是并没有什么感觉。

    弱肉强食,这是自她懂事起就一直明白的一个道理。这是社会优胜劣汰的方式,没有人能幸免。

    当年的她不能,重生后的她也不能。

    摇了摇头,将这一切都抛在脑后。她闪身进入阴阳镯当中。

    银倾月感觉到水忆初的靠近,立刻收功,从闭关室里面走了出来。

    “你的伤势如何了?”水忆初关切地问道。

    “好了一些。你呢?”

    “我没事。”“你身上的伤还未痊愈,最近最好少动手,先把身子养好再说。”银倾月叮嘱道。他心中有些懊恼,这一次它横插一脚,他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阿弥陀佛了,但是短期之内不能再动手。这就意味着冰原之行

    ,他不能再帮衬着水忆初了。

    真是该死!

    “小月,你不要着急,霄绝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等到了冰原,我就去跟眠笙汇合,有他们护着我,不会有事的。”水忆初安慰道。

    银倾月点点头,心情仍旧好不起来。得联系白衣,让他加快动作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