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她喜欢他要跟他走
    那自己呢?

    跟姑姑又有什么不同吗?

    项子音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她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黑色的身影。大约这一生,她都不会再见到他了。但是那一天他救她时的身影却是牢牢地被她印刻在了脑子里。

    “你为什么救我?”那时她问。

    他沉默了一会,道:“随手而为罢了。如果非要原因的话,大概是因为你的裙子很好看吧。”

    他转头就走了,没有告别,没有寒暄。她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沾染了许多灰尘的水蓝色裙子,久久不语。

    那条裙子她再也没有穿过,而是好好地收了起来。如果有一天,她能摆脱父亲的摆布,能够自由地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就穿着那条裙子去找他。

    天涯海角,只要找到他,就告诉他,她喜欢他,她要跟他走。

    沉浸在自己思绪之中的项子音没有察觉到,项子豪的目光已经落在她身上很久了。她不知道,在她还在做着脱离魔爪的美梦时,她的哥哥,已经悄然地走上了父亲的老路。

    一辆单薄的马车跑在路上,不算奢华,却那般显眼。

    现下马车里就只有水忆初一个人,银倾月被她收到阴阳镯空间当中了。

    那一夜虽然赶在最后关头将大阵破坏救下了水忆初,但银倾月也耗尽的功力。加上之前就被水忆初吸取了一部分生机,救下之后,为保住她的性命,他还不惜抽出了两滴精血入药。

    前前后后这么一折腾,银倾月就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了,只能进阴阳镯当中疗伤。

    水忆初只当他是为了破坏大阵消耗了太多,却不知道他的伤远远比她想象中的要严重许多。

    因为那夜,它出手了!

    霄绝等人自那夜开始就与他们走散了,如今也在赶往冰原的路上。通过契约联系上霄绝,水忆初简单地询问了一下各自的状况。

    “我和花冉没事,云凡和蝉烟轻伤,桑和伤得有些重,目前不适合长时间赶路,我们可能要些时日才能追上你了。”霄绝的声音在水忆初的脑海当中响起。

    听到他们没大事,水忆初这才松了口气:“不着急,你们慢慢走,身体重要。我先去冰原跟眠笙汇合。”

    这边刚刚结束了联系,那边马车就猛地一震,伴随着的是拉马车的角马凄厉的嘶叫声。

    危险的感觉瞬间袭来,水忆初双眼一缩,同时一道寒光从外面穿透帘子飞进来!她急速闪身,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

    下一秒马车就被那道寒光震碎了。

    水忆初稳稳落地,看向周围。

    十几个人,将这一圈都围了起来,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居然只有一个小姑娘!”领头的大汉有些不悦,一双眼放肆地打量着水忆初。

    “老大,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更何况这小妞身段样貌都是极好的,比起那些死物来,不是更难得吗?”立刻就有人接腔,他眼中淫邪的光让水忆初十分不爽。

    听到这小瘦子的话,其他的人看水忆初的眼光也变了味道,一道道火辣辣的视线,像x光一样,在这目光之下仿佛全身**裸的一般,极为不自在。

    水忆初脸色一寒,抬手一道蓝光飞出,就听那小瘦子一声惨叫,双眼处鲜血淋漓。

    “贱人!你竟敢动你石爷的人!”领头的大汉一声大吼,提着大钢刀就要往水忆初身上砍。

    水忆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身形一错,就陡然出现在了大汉的面前,徒手接下了他的大钢刀。

    平日里削铁如泥的大钢刀的刀刃砍在她的手上,竟是一丝伤痕都没有留下,更不能再进一步。

    石爷大骇,定睛一瞧,才发现水忆初的手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的战气,才避免了刀刃伤到手。

    这虽然说明了她不是刀枪不入,却也反映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的实力远远超过了自己。否则,怎么能够仅凭着一层浅薄到几乎看不见的战气,就挡下了他七成力道的一击呢?

    不等他有更多的想法,水忆初纤细白皙的手就已经掐住了他的喉咙。

    石爷被掐的直翻白眼,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

    “放开老大!”

    其他人立刻亮出了武器纷纷冲上来攻击水忆初。

    水忆初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一帮神将级别的挑梁小丑罢了,她根本就懒得跟他们计较。

    魅影步踏出,她在人群之中肆意游走,仿若闲庭散步一般优雅。可是每过一处,就有一人倒下,直到最后,竟是一个站着的人都没有了。

    而她,却是连喘气都不曾,依旧一只手掐着石爷的脖子,悠闲地欣赏着一地小丑的呻吟哀嚎。

    石爷这才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恐惧漫上心头,今日怕是他的死期了!

    偏偏水忆初松了手,任由他像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

    “说说吧,毁了我的马车,是想干什么?”水忆初伸手弹了弹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石爷也不顾脸面了,忙跪倒她的脚边连连求饶,“是小的不知死活,贪图财物惊扰了大人!小的不敢了,求求大人放过我跟兄弟们吧!求求大人了!”

    “打劫本小姐,还出口污言秽语,你觉得,是你几句道歉就能解决问题的吗?”水忆初凉凉地看着他。

    石爷哑口无言,失去了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人!”那瞎了眼的小瘦子突然循着她的声音冲过来跪倒,“大人你大人大量,饶小人一命吧!这些都是石大军的主意,与小人无关啊!”

    石爷闻言,惊诧地看向了小瘦子。

    其他的人也都气愤地瞪向了小瘦子。

    “瘦子!你在胡说些什么?”一个汉子忍不住骂道,“最先撺掇老大干这一票的是你,刚刚出口调戏的也是你!凭什么把老大推出去?”

    “闭嘴!”

    水忆初还没说话,石大军倒是先出声打断了那汉子。

    “大人,都是我的错,是我一个人的错!”石大军低着头道。水忆初有些诧异地挑挑眉,见他死死地捏着拳头,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